[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金芳:以悲怆的灵魂坚强不屈地抗争——关注狱中的良心犯张林
(博讯2014年06月27日发表)

    张林更多文章请看张林专栏
    再过一个月,张林被羁押将满一年,这已经是张林在50年的生涯中第5次入狱。此次从被抓捕到被审判,将近一年的时间司法程序仍未走完,审限一再被延长,如此说明,当局不管怎样构陷,欲拿出令世人信服的所谓“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定罪实属困难。
    
    未成年女儿突遭绑架后失学 各地公民前往合肥声援
    
    2013年2月27日下午,张林年仅10岁的小女儿张安妮被四名国保从合肥市琥珀小学带走,被单独关押3小时,后和张林一起共被非法关押20个小时。随后,张林父女被押回安徽蚌埠软禁,安妮因此失学。
    
    张林之所以把小女儿从户籍地蚌埠转到合肥读书,其原因是大女儿考取了合肥的大学,因一位好友有空闲的房子可以借住,于是一家人搬到合肥居住,不仅节约了大女儿的住宿费用,还可以让相依为命的父女三人相互照顾。合肥市琥珀小学也顺利接收了小安妮的入学。但是,就在一家人共享天伦,满怀希望地开始新生活时,10岁的小女儿突遭国保警察的绑架和单独关押。警方有违天理的恶行不仅打碎了张林一家生活的梦想,同时也令各界正义之士为之义愤。
    
    2013年4月6日至16日,律师援助团和网友围观团从全国各地来到合肥声援张安妮复学,4月8日张林父女被律师援助团和网友围观团从蚌埠解救到合肥,张林和律师网友一起护送张安妮至琥珀小学要求复学被校方拒绝,校方要求张林提供警方的安全保证,这分明是惧于警方的压力而故意刁难。从4月10日开始,山东维权律师刘卫国宣布在琥珀小学大门外的空地上绝食绝水24小时。12日,琥珀小学公开回应张林,称张林未提供在合肥的暂住证、经商或务工证明等材料,张安妮不符合《安徽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办法》第二章第八条要求。对此,张林发表声明给予反驳。期间有网友在广场举行烛光晚会,有网友在街头为安妮单独授课,有网友在安徽省公安厅门前搭帐篷露宿,还有街头演讲等各种声援活动。
    
    2013年4月16日,合肥声援张安妮复学现场遭清场,张林和小女儿张安妮再被国保押回蚌埠。数百名便衣人员参与清场行动,声援的网友被警方带走十余人,当天有些人被释放,还有一些人被户籍地国保接回原籍,另有一些人下落不明,公民记者孙林(网名孑木)、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等人因此遭到行政拘留的处罚。至此,各地公民声援张安妮复学事件暂时告一段落。
    
    秋后算帐,张林等数人遭到拘捕
    
    然而,2013年7月18日蚌埠警方开始实施秋后算账,张林被强行带走,次日被当局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与此同时,关注张安妮复学的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维权行动者李化平等人先后被以相同的罪名刑事拘留。
    
    当未成年的女儿遭遇绑架后失学,做为父亲的张林别无选择,为了女儿他只能奋起抗争,这是本能的爱;公民网友出于义愤,出于对未成年女童失学的关爱进行声援,也完全是正义的公民行动,这一切怎么就成了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他们的所作所为何罪之有?依法争取基本人权的公民获罪,始作俑者却充当执法者!
    
    在历经磨难之后,2013年9月,张林的两个女儿终于得到良心人士的救助前往美国求学,此刻他们的父亲仍在狱中,而协助他们办理签证的义士姚诚(本名谭春生)也于9月3日遭到拘捕。至此,为了安妮求学事件,除张林外,警方还拘捕了周维林、李化平和姚诚。
    
    2013年12月18日,张林出庭受审。法庭上,张林在最后的陈述中,谈到女儿被合肥国保绑架至派出所单独关押时,他热泪盈眶。他的话令人心碎和警醒:希望通过小安妮事件,唤醒包括国保在内的公职人员凭良知做事,不再进行这种文革式的株连。张林还为因为小安妮事件而入狱的周维林、李化平和姚诚表示极其痛心,称他们是世上少有的义人。
    
    至今庭审已过去了6个月,但张林的判决仍迟迟没有下文,审限也一再被延长。也许,再“忠诚于党”的法官也会有良知发现的瞬间?党法再大,它可以大过法律,但大不过一个人的良心!
    
    灵魂的悲怆是全民族的哀伤
    
    张林在50年的生涯中数度入狱,在第三次出狱后,他完成了自传体的小说《悲怆的灵魂》。书稿一经出版,令外界为之震撼。书中,张林叙述了自青少年始对中国社会的思考,叙述了他在中国大陆辗转被关押的遣送站、收容所、劳教所、监狱等18处失去自由的场所的残酷和丑恶,叙述了他去国之后虽生活在自由世界里的苦恼和彷徨,叙述了他毅然抛弃自由生活闯关回国后的再次被关押。作家杨天水在读罢《悲怆的灵魂》评价是:良知是张林的灵魂根基,勇敢是张林灵魂的主导,行动是张林的灵魂的驱力。
    
    1979年,16岁的张林以安徽蚌埠考区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清华大学,在求学期间,张林就积极参加校园民主运动,发起和组织学生社团并担任负责人。毕业后,因不满于沉闷的单位生活,在1986年辞去公职,在安徽、海南、云南等地从事专职民运活动。几年中,出于对自由的强烈渴望,张林曾三次偷越边境未果,多次被关押。
    
    八九民运期间,张林是安徽地区民主运动的领袖之一,1989年6月8日被捕,1991年2月13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蚌埠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1991年6月7日刑满释放。
    
    1994年5月,因在北京与刘念春等人一起参与筹办“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及其他民运活动,张林被押回安徽劳动教养3年。出狱后于1997年9月前往美国。
    
    1998年10月,张林闯关返回中国,第2天被警察抓获,再次被劳教3年。2001年出狱后,着手撰写《悲怆的灵魂》自传体小说等。
    
    2005年1月因前往北京参加悼念赵紫阳的活动张林再次被捕,2月13日被蚌埠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同年3月19日被逮捕,羁押在蚌埠市第一看守所。2005年7月28日张林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2010年2月12日第4次刑满出狱。
    
    直到2013年7月18日,张林第5次遭到抓捕。
    
    张林在《悲怆的灵魂》之《圆明园废墟》中写有这样的话“那是一种灵魂的痛苦。周围的人都麻木不仁,我是如此孤立。生亦何惧?死亦何惧?看来唯有将祸福置之度外,唯有将生死置之度外,或许可以开辟一片灿烂的天空!我期待着,自己终有一天下定决心,把自己献给正义事业,再也无所顾虑!”
    
    在《核桃种子》中张林写道“我是一颗核桃树种,生来就坚硬、顽强,无论环境多么恶劣,无论气候多么冷酷,无论山地多么贫瘠,我都能顽强生长,我都能刻苦思考,只要有一点阳光和一点雨露。”“生性坚硬的性格,使我能抵御共产主义腐朽思想的侵袭。我从来没有出于利益的考虑,浪费光阴去学习马克思主义歪理邪说,或去向掌握政权,控制一切资源的共产党人谄媚。不管共产党多么强大,多么可怕!我宁肯失去一切,甚至生命,也要坚持真理。”“专政奴役改变不了我,毒打虐待改变不了我,穷困潦倒也改变不了我。我像一枚坚硬的核桃,只要我的脑袋还没被铁锤砸碎,我的喉咙还没被镰刀割断,不管什么时候,我还是我!”
    
    在《葬花》的章节中张林这样叙述“我们是活的死人,我们被关在墓穴般的地下工厂里,终年累月牛马般劳作。但是吃的比牛马还差,睡得比牛马还少,挨的鞭打比牛马还多。我们并没有罪, 和我们手里做的葬花一样,我们也是殉葬品,我们是极权暴政的殉葬品,殉葬我们的自由、青春、健康。拥挤的、恐怖的、罪恶的共产主义列车!何年才能停下?何 月才能解体?何日我们才能下车?”
    
    在《悲怆的灵魂》一书中,张林以他内心的呐喊、灵魂深处的苦痛和不屈的抗争,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为我们描述了一个灾难深重的民族的命运,从收容所、遣送站到劳教所、监狱,为了争得最基本的人权,为了保有做人的一点点尊严,你要付出的是血和泪甚至是生命的代价。《悲怆的灵魂》是一个社会的缩影,灵魂的苦痛是张林所代表的群体、代表的民族整体的悲怆。
    
    画不上句号的结尾
    
    也许,在国内的良心犯中,张林并不是坐牢时间最长的,但他却是坐牢次数最多的人之一。如此反复地被关押,他患上了焦虑症、失眠症、失忆症、自闭症、结膜炎、胃炎、关节炎、腰椎等病症,现在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张林,关节炎和腰、腿、颈椎的疼痛加剧。
    
    既然他遭受了如此灵魂和肉体的双重苦难,为何他在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后又毅然从美国回到中国?
    
    在一次长谈中,张林告诉我说美国简直就是天堂,在那里你才能知道自己是一个人。我问他:那你回国后悔吗?“当然啦!”张林毫不犹豫地脱口回答了我。就他回国后所遭到的一切迫害而言这样的回答完全在情理之中。我又问:假如让你重新选择,你肯定不会再回国了吧。“我还是会回来!”仍然是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如果当初张林在国内想过一个人的安逸生活,他大可以不辞职,不搞民运,不和专制执政者对抗;如果当初张林在美国只想做一个自由的人,他也大可以不这样义无反顾地回国。但他说:美国再好,毕竟我的根在中国。一个毕生致力于民运的人,一旦离开了他赖以生存的根基,就失去了生存的本原意义。
    
    是的,张林后悔选择了回国,是因为他知道回国后,他将面临的种种凶险,包括他的亲人会受到无端的牵连;他明知这一切仍决然地回国,是因为他的命运与这个民族的命运系在一起,他没办法只爱自己,更爱不能有尊严地做人的同胞们,为了解救像奴隶一样活着的他们,张林毅然选择了回国。
    
    正因为张林争取的不仅仅是女儿安妮一人接受教育的权利,所以安妮的失学才牵动了无数人的心。如果,一位父亲为了争取和捍卫未成年女儿受教育的权利而获罪,这并不是这位父亲的悲哀!而是一个国家的耻辱!!整个民族都会因此受到良心的拷问!!!
    
    来源:《零八宪章》月刊总第82期 2014年6月26日出刊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6/2014062710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