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习主席也该坐下来好好和疆独组织谈谈心了/ 金复新
(博讯2014年05月31日发表)

    我在没有看过NBA电视直播前,根本不知道美国人是如何执迷于数据的。看过之后才明白美国人的民主精神原来从此而来!你看比赛的现场,两队的各项技术数据和分析数据也在同步统计。不仅是两队的数据,详细至每个队员的数据,包括得分、投篮、命中率、助攻、三分球、二次进攻、抢断、篮板、突破、失误、控球时间、各种犯规等等,也在不断更新,极其详尽,甚至不仅是场上数据,连同其历史数据也在更新。观众不必听解说,只要看看屏幕下方的数据显示,谁优谁劣,一目了然。
    
    这就是拿数据说话,和美国人的民主是一个脾气,民主靠的就是投票,投票就会产生数据,精确到人头。谁当总统谁当议员,大事小情,乃至社区事务、乃至市场分析、乃至公司董事会管理,只要有了无法解决的争议,全靠那冷冰冰的得票率说话。走在街头,总有人拖住你请你填问卷调查,哪怕身在家中也还是躲不掉电话调查,他们什么事情都要做个统计。他们管理国家和管理公司的模式几乎一模一样,人人都是国家的股东,议会相当于董事会,总统相当于总经理,监察部门类似于监事会,就多了个武装力量。可以说,没有投票,民主就无从谈起,更准确点说,没有统计数据,民主就无从谈起。不是别的,而是数据把民主与科学有机地结合了起来。
    彭将军北京火车站前广场当街阵斩刀劈维族分裂主义恐怖分子
    
    
    
    然而在支那,人们不喜欢数据,都习惯于信口开河,喜欢抛开科学谈民主。支那人对任何事情都用“模糊数学”来描述,从没一个准信。明明绝大多数台湾人不是希望独立就是希望维持现状,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有人想和大陆统一的,但大陆人却总爱说什么“绝大多数台湾同胞盼望统一,台独分子只是极少数极少数的一小撮。”明明哪怕你中国的GDP再高,屁股再崛起,西藏人也不愿意和它们生活在一起,要自F宣泄不满,它们依然厚颜无耻地煽情说:“绝大多数藏族同胞的心都和我们在一起,那些自杀的僧侣是受了达赖的唆使。”明明你看见无官不贪,但党会一脸庄严的样子告诉你:“毕竟绝大多数党员干部是好的嘛,我们要看主流嘛。”明明民怨沸腾,大家恨这个党都恨得咬牙切齿,都不认为党代表了自己的利益,只代表了它自己贪得无厌的利益,它却告诉你:“我党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人民群众毕竟还是支持我党的嘛。希望动乱的人只是‘极少数极少数’(李鹏语)。”明明你看见大家都一脸凶相,可有的人总爱假装感慨道:“毕竟还是好人多啊。”你要问它们,凭什么认定是“绝大多数”而不是“一小撮”,是作了调查还是作了公投,有了这些数据,采下的结论?它就开始王顾左右而言它。原来这都是中国人想当然的说法,纯属不负责任的瞎掰。
    
    当你问为什么中国人不喜欢投票不喜欢做调查,不喜欢数据,而喜欢随便下结论时,它们就会找出很多借口,说投票要花掉很多钱。“That will cost too much money.”似乎“It is better to save money than to have an honest election.”(省钱要比真实的投票选举好)。它们觉得还是凭自己想象乱说最环保,不仅家庭小事全凭家长制一人说了算,社会上也不兴投票,全凭谁背景深、拳头硬、嗓门高、嘴巴大说了算,就连军国大事也只需橡皮图章,象征性投投票,集体鼓鼓掌装装样子就能通过。中国任何事情,经过这么一搞,都成了一笔笔连审计局也查不清的糊涂帐。这样的民族劣根性当然方便了当权者,为它们的蛮不讲理、胡说八道、强奸民意、指鹿为马、混淆视听、自说自话、信口雌黄、愚弄人民留下了空间,社会上的种种不公也就不奇怪了。
    
    现在新疆骚乱日益严重,已经蔓延到了汉地,在短时间内发动了多起自杀式袭击,人心惶惶,风声鹤唳。而对于如何解决新疆问题,当局五毛和那些鼓吹民主的公知们难得地达成了一致意见,那就是在维族人面对武警的枪口舍死忘生一批又一批前赴后继的同时,依然自说自话地代表新疆人向全世界宣告:“绝大多数维族人都心向北京,维护祖国统一,但都认同自己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都向往和汉人生活在一起。”事实果真是这样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能说说这结论根据的是哪次调查哪次投票的数据呢?还是你们又在自说自话呢?
    
    我们暂且不提那原本就视投票为天方夜谭的五毛,就说说那些整天瘪嘴老太般喋喋不休“普世价值”、“民主自由”的公知五美分们。其实它们才是真正的独夫民贼,在新疆问题上,我从来未见它们之中有人提出要用民主的手段来解决的。真正信仰民主的人在遇到疑难问题时,第一反应就该是条件反射似地说:“那就搞一次公投,做个调查来吧。”而它们只会叫嚣“血洗”、“屠杀”、“学王震”、“不能太软弱”,面对弱者,它们就马上撕下平日“受迫害”的伪装,露出了它们中华野人的獠牙。到最后,第一个提出用“民主”的方式解决新疆的竟然是我这个被它们批判为“宣扬专制独裁”的“封建余孽”,它们难道不感到羞愧吗?
    
    现在正需要你们这些公知拿民主来大做文章,大展身手,可你们这些“受美式民主教育这么多年”的假信徒们,对要不要搞公投做调查,却是有选择的,它们为了“爱国”而患上了健忘症,会突然不认识整天挂在嘴边的“选票”二字,转而捡起老江所谓“主权高于人权”的牙慧,不许台湾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公投自决,和中共站一条战线上。它们连选票这种最基本的人权都去不保护,还谈什么民主呢?可见民主对它们来说只是叶公好龙,是它们游走江湖、诈骗钱财、混碗饭吃的一种障眼法道具而已,它们并非是民主的真实信徒,信奉依然的只是“强权即真理”,和五毛别无二致,残暴虚伪的本性暴露无疑。
    
    一人一票的公投才是最最民主的方式。其实只需要让大家来投票,哪怕是在武警的刺刀威逼下不公正的投票,大多数维族人是不是想当民族分裂分子,马上就会有答案,我们也照样接受。可汉共心虚,连假投票都不许搞。当年大陆不许台湾搞公投,威胁只要公投了,就是宣布独立,就要发动战争。因为它们内心并不糊涂,知道公投下来的结果必定会使它们难堪,多年来的谎言就会被揭穿,人心的向背就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遭到世人的耻笑。
    
    现在这世道,谁只要打出民主的大旗,就占领了道德的制高点。习先生要把握住民主的先机,要“赶在敌人的前面”搞公投,否则,等维子醒悟过来,它们就会易帜,不再提独立,而把“圣战”的旗帜换成“民主”的旗帜,假借要求民主而行分裂之实了。到时候,维子会边扔炸弹边吼叫:“反贪污,反独裁!要求普选!还我新疆民主!”貌似自己之所以这么穷凶极恶,是逼上梁山,是为了民主而献的身,以赢得全世界同情。美帝乘机再也不把维子定义为恐怖分子了,相反还有了半公开支持的借口。内地那些被民众洗了脑的暴民也会将视维子为同志,舆论一转向,“我们”就会非常被动。如果赏赐维子民主,就形成了突破口,它们就要闹普选,一发不可收拾,内地公知普世们一见,群情振奋,也有样学样要求享受同等待遇,局面将无法控制。照贵党几十年来的倒行逆施,得罪过无数的人,血海深仇都积到你们的身上了,那巨大的业力,如山如天,能障须弥,能深巨海,赖得掉吗?你们不还,必定要你们子孙还。贵党是不可能选上总统的,而一旦实行民主,必然军权旁落,贵党就会被清算。即使你们这些老一辈新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那时已经见了牛头马面,群众依旧会拿经济帐来算你们子孙的政治帐,你们的这些红二代红三代,哪个不似王兆国的儿子王新亮那般罪恶滔天的呀?想想你们子孙最后难逃被暴民剥皮抽筋、凌迟处死、千刀万剐的下场,主席先生,听了这些,您还睡得着觉吗?可怕不可怕呀?
    
    虽然我也很讨厌维子,但我要告诉习总,唯有“民主”二字才是解决新疆问题的正确思路,而决不是靠血腥屠杀。要想靠血腥屠杀来解决问题,除非你把维子全部杀光才能达到目的,否则只剩一个维子也要来北京向中烂海扔炸弹的。处理新疆问题,决不能照搬对付贪生怕死的汉人的方式来对付维子,每出一次恐怖袭击就搞一次声嘶力竭的誓师大会,震慑汉人可以,吓唬维子休想,恐怕这正应了网络名人方应看先生那著名的三字口头禅——没用的!现在维子背地里说不定将您这把戏当耍猴笑呢。
    
    而把民主交还给新疆人民,远胜于给他们多少民族优惠政策,远胜一万次誓师大会。既然中国能支持克里米亚(Crimea)公投解决自己的命运,去投靠俄罗斯,为什么就不许新疆这么做呢?
    
    你和彭将军不是私下都信了佛吗?应该懂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道理呀,怎么能大开杀戒呢?否则,下一次恐怕还没等你离开乌鲁木齐,炸弹就炸响了,那多危险啊!彭将军还等你回家吃素包子呢。你明明可以用民主的和平方式解决问题,却受奸人的唆使一意孤行非要走屠杀的道路。试问等你死后到了阎王殿,这弥天的杀生罪业怎么还得清呢?这个单怎么买?恐怕就是菩萨亲临阎王殿,怕也难以为您夫妻二人说情开脱,慈悲慈悲的了。
    
    习主席也要学会借民主的方式新疆解决问题,好好地给美国上堂课,让美国哑口无言,轮运目瞪口呆。迫使“境外敌对反华势力”的政策作全面调整。如果投票的结果真的是大多数维子都喜欢接受您的统治,那最好不过,使得恐怖分子再没有理由搞恐怖袭击,师出无名,处在了不义的一方。如果很不幸,大多数维族人民都选择要逃离您的统治,那也没有关系,因为还有“民主”的第二法宝——谈判。
    
    凡事以谈判的方式解决,好说好散,不要非弄得你死我活,其实谈判也是民主的主要特征之一,在最最民主的美国,连最神圣的法律都不是铁板一块,都有作交易的余地。犯罪嫌疑人及其律师,是可以和检方讨价还价作交易的。若检方自己觉得证据不足,难以说动法官,可以找犯罪嫌疑人谈判,劝其认罪,以获取较轻的罪名(misdemeanor),否则就威胁要以重罪(felony)起诉。往往官司以这种方式结案。
    
    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谁凶得过谁,谁比谁更亡命的问题。谈判是除此之外最好的润滑剂。习总在处理西藏和新疆问题的时候,切忌不要学被臣民绑架了的崇祯那样意气用事,死要面子活受罪,拒绝和我大清谈判,或偷偷摸摸地找大清谈判,那样只能导致国破家亡的悲惨结局。现在到和疆独组织谈判的时候了,习总应该吸取历史教训,勇敢地站出来,主动地而且公开地和民族分裂分子商谈具体的分裂方案,要能忍一切屈辱,一切为了和平,一切为了民族,一切为了人民嘛!虽然没炸死你们当官的,民众再也死伤不起了,希望习总体恤民间疾苦,拿出有效的方案来,可怜可怜百姓吧!疆独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民众不想再听你反复批示“严惩”二字了,您老不是只会说这两字吧?
    
    谈判解决的方案无法有上中下三策,上策是,凡愿意脱离中国国籍者,可以自寻它国接纳,而不丧失中国之领土,如果当今土耳其、哈萨克、吉尔吉斯、土库曼、乌兹别克等突厥国家不肯接纳,也就暴露了它们叶公好龙的虚伪绝情一面,正好可以当做反面教材来教育广大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如果上策行不通,还有中策,划边境数县给这些分裂分子,让其居住在此,成立他们想要的所谓“东土耳其斯坦”国,而愿意接受您统治的维子可以在原地居住。
    
    
    下策,就是把大半或整个新疆割让给民族分裂主义分子,让其独立,愚蠢的人一听这个就要跳起来。而基督教讲:“上帝关上一扇门,必定又会为你打开一扇窗。”上帝不会为你打开所有的门,但又不会不留给你一扇门。有得必有失去,要看得到的是什么,失去的又是什么。你右手拿着东西,左手又想去抓另一样东西,必须要先放下右手的东西,这就带有风险,你会怀疑,右手的东西失去了,左手也未必抓得住另外那样东西,弄不好两样都失去了,就看你敢不敢先去舍?这是要有大魄力的人才能做得到的,成功者无一不是这样破釜沉舟的。
    
    我大清当年做了调查,得知闹得“九州鼎沸”的原因是愚民们向往共和民主,不满“二三王公”阻扰,那么我们就高姿态地发布退位诏书,毅然舍了全国,汉人就绝对做不到。因为我们知道等残酷的事实教育了愚民后,一百年不到的时间就能让它们吃尽苦头,最后又会找上门来哀求复辟的。我大清其实是最民主的。
    
    习总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捆绑做不了夫妻”,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已经和你离心离德了铁了心和你作对,这些维子面目狰狞,一钱不值,远离尚且来不及,你却非要和它们抱一起,这与抱一颗炸弹就寝一样危险而无趣,夫妻反目都可以离婚,为什么民族不能分裂?本来人家就长得深目高鼻,和你不是一家人,不是炎黄子孙,非要一口锅里盛饭吃,尴尬不尴尬,别扭不别扭?为了脸面去和人家称兄道弟,认作同胞,不惜为此背负杀生之罪业,究竟有何益处?我不忍看到您为奸人所误做出蠢事,慈悲慈悲,这才出来给您指点迷津,你要珍惜。
    
    天下原本就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兵法云:“欲将取之,必先与之”。诸葛亮尚且敢七擒七纵,你习主席为什么就不能欲擒故纵呢?要知道这新疆原本就是我大清打下来的和你们中共并无一毛钱的关系,我都还没心疼,你心疼什么呢?把新疆先舍出去,这只是暂时的,因为目前新疆并非只有维子,还有一半的汉人,还有回子等其他少数民族,他们之间本就互相看不顺眼,矛盾重重。习总可以借此机会通告全国,告诉所有喜欢脱离自己统治,盼望不想当中国人的臣民,无论回汉苗藏,都可以乘此机会迁居东土耳其斯坦,过时不候。这样就把矛盾转移到它们身上,借刀杀人,让其自相残杀,甚至勾结它国入境相互厮杀,把其他国家也卷入纷争而不得安息,保证那时的新疆比现在东乌克兰还乱。别看这些国家现在帮维子说话要成立东土耳其斯坦国,真的新疆乱起来,难民望它们那一跑,这些回教国家肯定也要叶公好龙的。此时,这杀生的罪业,当然算不到您身上,而该算它们自己身上,等它们自己折腾够了,背叛你的人死得也差不多了,剩下的人自然就幡然悔悟,对你五体投地,又主动想起您,哀告要回归天朝寻求保护。您再慈悲慈悲,收复新疆,积功累德,做回现成的好人。
    
    那时您功德巍巍,完全有资格改五年一任的主席为终身大主席,过两年我再写文章劝进您称帝,成就霸业,就再也不必担心会有后任者象您追究前任常委一样追究您的责任了,岂不妙哉?舍去的是几百万讨厌的维子,得到的却是千秋的霸业,这买卖划算。
    
习主席也该坐下来好好和疆独组织谈谈心了/ 金复新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5/2014053106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