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习近平们就不可能把机会让给你们/何岸泉
(博讯2014年04月18日发表)

    
    习总日记(2014,4,18)
    
    一
    
    17日就韩国客轮“岁月”号沉没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失踪,向韩国总统朴槿惠致慰问电。
    
    电文内容:惊悉贵国“岁月”号 客轮16日不幸发生严重事故,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失踪,特别是其中包括许多青年学生,令人深感痛心。我谨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对遇难者表示深 切的哀悼,向遇难者和失踪人员家属及伤者致以诚挚的慰问。中韩两国人民有着深厚友谊。我高度关注此事,中方愿随时向韩方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帮助。
    
    客船已经是一种由成熟技术制造出来的交通工具,怎么还会发生从事故发生到倾覆长达2个小时内,无法帮助全部乘客脱险的惨剧?迄今为止,还有200多人失踪。说明客船设计和救援系统方面都有问题。
    
    为遇难者和他们的家人痛心。
    
    二
    
    学者冯崇义昨天发表了一篇指名道姓的文章,《习近平的党国情结》。有必要予以回应。
    
    冯:【由列宁、斯大林等共产党人1918年创立的党国体制,是祸害人类的一个大毒物。】
    
    习:这个断论显得突兀。苏联倒了,中华还在挺立着,而且越挺越坚强。我们的党国体制养活着14亿人,而且每天派遣数以万计的游客携带大量美元拯救世界尤其是西方工业国奄奄一息的经济,怎么可以说党国体制是“祸害人类的一个大毒物”?根据2008年西方经济危机至今看来,我们的党国体制不但不是“大毒物”,而且还是拯救世界的“火车头”。
    
    我是根据事实说话,而你呢?冯博,你是在根据事实说话吗?
    
    冯:【在世界人类起步走向自由民主的时候,共产党人横插一杠,用党国体制这个大毒物诱使几十个国家民族偏离人类文明之常轨达几十年之久。本来,人类在经历了中世纪漫长的王权专制之后,在十七世纪开辟了宪政民主的新时代。英、 美、法三国捷足先登,相继走上了宪政民主的康庄大道,其它国家急起直追,使宪政民主逐步成为世界潮流。远在东方的孙中山大声疾呼“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并同其他先进的中国人一起于1912年创建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不幸的是,被错误意识形态迷惑的共产党人首先在俄国创立了党国体制并对外推广,用无比野蛮的暴力使专制统治以新的形态借尸还魂。在党国体制这个大毒物的祸害之下,一些国家偏离了从王权专制向宪政民主演进的正常轨道,误入党 国专制的岔道。首开这一恶例的俄国,在这条岔道上走了七十三年,现在正在返归正道的路途左摇右晃。连地处欧洲心脏的德国和意大利,也挡不住党国专制的勾引 而在党国专制的岔道上害人害己二十余年。最惨的是中国、北朝鲜、越南、老挝、古巴五国,至今仍然被困在党国专制的迷途岔道上,昏昏然病入膏肓、茫茫然不知所措。】
    
    习:这段充满了情绪化叙述。不予置评。
    
    冯:【习近平在最近的欧洲之行中宣示,民主制度在中国试过了、走不通,一党专政才是中国“自己的路”(习近平好像不明白一党专政不是中国人自己的路,而是从俄国移植进来的别人的路),国际舆论为之哗然。】
    
    习:我不否认一党专政是从苏联引进的政治制度。我所说“自己的路”,是相对“民主的路”而言。就好比我买了一双鞋子,这双鞋子就是我自己的鞋子了,你总不能说是别人的鞋子吧。又好比我外出旅游走自己的路,虽然这条路别人也走过,你总不能说我在走别人的路吧。
    
    我 也不否认民主制度也可能在中国行得通。但中华民国已经试过了,没有成功,现在轮到我党试验走一党专政道路。如果某一天我们失败了,你们再试着走民主制度的 路也不迟。反正现在轮到我们党执政掌权,我们就不可能把机会让给你们。凭啥让给你们?就好比打牌,你已经打过一张牌了,现在轮到我出牌。懂吗?
    
    冯:【国际舆论的这种反应,其实是大惊小怪。不走改旗易帜、宪政转型的“邪路”,坚定不移地守住一党专政的江山,是习近平不厌其烦地宣示的一贯立场。国际舆论之所以反应强烈,是因为国际媒体界很多人希望看到一个追求民主法治的习近平。这种期待,又根源于他们善意解读习近平自相矛盾的言行。】
    
    习: 别老拿国际舆论说事,你有什么想法就谈你自己的意见。国际舆论是谁?国际舆论就好比世界人民,一个泛泛而指对象极不确定的名词。同一个国家的媒体都不可能 有一致的立场倾向,更何况涵盖不同国家媒体的所谓“国际舆论”。就好比“世界人民爱好和平”这种话,哪场战争不是人民之间在打?
    
    冯:【的确,习近平登基以来,既左右逢源,又左右开弓,似乎让世人看得眼花缭乱。他既铁腕反贪,又严厉镇压试图配合他反贪的民意及民间意见领袖;他娴熟自如地表露要与底层民众同甘共苦的民粹情怀,又不加掩饰地展现予智予雄、君临天下的帝王气象;他亲自主持制定“全面深入改革”的蓝图, 又宣扬根本否定改革必要性的“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他将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法治列为中国必须践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又坚决反对 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法治的“普世价值”。】
    
    习: 俗话讲“治大国如烹小鲜”。烹小鲜当然要照顾到“小鲜”的两面和内外,两面都要煎,内外都要熟,能做到外脆里嫩当然最好。俗话又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 有”。一个国家民众立场,自然而然有左中右,分激进保守,作为一个国家领袖,怎么能不“左右逢源、左右开弓”?回顾历史,毛泽东极左,一系列阶级斗争运动 给党和国家带来灾难还少吗?蒋介石极右,导致民主制度失败,又给中国人带来什么样的灾难?江泽民胡锦涛放纵权贵集团垄断领导干部贪污腐败,民众怨声载道, 我习总近平反贪反腐难道错了?民间意见领袖薛蛮子之类一个美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扰乱社会秩序增加社会稳定成本,打击他们难道错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讲 中国式的“自由、民主、平等、公正、法治”总比不讲好吧,虚伪总比赤裸裸的野蛮进步嘛。
    
    冯:【习近平既要有所作为,又不能摆脱党国情结,因而他的言行充满矛盾、不能自拔。一党专政已在在全球范围内被淘汰,民主化的世界潮流势不可挡。常常将“世界潮流”挂在嘴边的党国领导们,居然对民主化的世界潮流熟视无睹,实在悲哀。当今党国领导如果不能及时割舍党国 情结而成为中国宪政转型的负能量,他们不仅有辱历史使命,而且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历史罪人。】
    
    习:首先很高兴你确定我“要有所作为”。我认为这是你对我的褒奖。可你想过没有,要有所作为,必须要掌握权力才能有所作为。而在党国体制内,党可能把最高权力交给一个没有党国情结的人吗?会吗?就好比一个公司,董事会会提拔一个不爱公司对公司没有信心的执行长吗?
    
    我以为,党国情结就是爱党。在我们这样的党国,爱党就是爱国。我习总近平不但不以党国情结为耻,反以为荣。
    
    你认为我的言行充满矛盾,只因你不在其位。
    
    (未完待续)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4/2014041817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