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周晓辉:大唐集团副总意外死或与周永康案有关
(博讯2014年04月03日发表)

    
    据大陆媒体3月31日报导,大陆知名的电力企业大唐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兼大唐集团广西桂冠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桂冠电力”)董事长的蔡哲夫于3月29日意外身亡,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之中。据介绍,蔡哲夫在大唐集团主要负责人事工作,今年以来身体状况一直不佳,而且情绪低落抑郁,其去世可能与此有关。
    
    蹊跷的是,蔡哲夫曝出死亡消息的时间正是周永康马仔、四川富豪刘汉受审之际,而蔡哲夫从今年开始的“身体状况不佳、情绪低落抑郁”背后的原因究竟是是什么?“今年”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从蔡哲夫的经历看,其毕业于辽大哲学系,早年在辽宁省委组织部工作,2000年11月至2004年8月任中共丹东市委书记,2004年8月起任辽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2006年11月调至大唐集团公司任副总经理。是什么背景使没有任何相关工作经验的他,进入了这家利润丰厚、有着国企背景的电力系统?或许我们从早前大陆媒体披露的一个收购案可以一窥端倪。
    
    据不久前《新京报》报导称,刘汉为了保持与周永康之子周滨的关系,大概在2005年左右,将经济效益良好的天龙湖电站和金龙潭电站以5亿元卖给了四川汇日电力公司,2个月后,汇日电力公司将这两座电站以27亿元卖给大唐电力集团旗下桂冠电力公司,转手净挣22亿元。
    
    资料显示,四川汇日电力公司由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汇日电力公司全资设立,法人代表叫陈炜民,是一名香港商人。《新京报》援引熟悉刘汉之人的话称:“以刘汉的精明和不会吃亏的性格,他会把营利的水电站转手给人,背后一定有很复杂的关系,也许是为了讨好某位高层,也许是洗钱,很难说清。”
    
    有意思的是,在四川汇日电力公司从由刘汉控股的黄龙电力接手时,桂冠电力就已与汇日公司达成了协议,这无疑是一个“局”。当年桂冠电力负责该项目的李姓副总经理所言的“汇日公司和桂冠电力是战略合作伙伴”也验证了这一点。而显然,桂冠电力如果直接从黄龙公司购买,收购成本将远远低于27亿,但如果汇日电力公司的幕后老板就是周滨,就可以理解这个匪夷所思的收购案了,即刘汉和桂冠电力公司就是为了让周滨赚取中间巨额利润。
    
    毫无疑问,作为收购方的大唐电力集团或桂冠电力公司中也必有与周家有关联之人。这个人是谁呢?虽然资料显示蔡哲夫是2006年11月进入大唐集团的,似乎发生在收购案之后,但并不意味着他不知晓这个收购案,或许他在收购案之后被调入大唐集团正是为了确保后续不会出现问题,以及处理相关关系,甚至在日后继续为周家输送利益。
    
    没有人否认,能将其空降至大唐集团的这个人的官职肯定是不低的,至少是中央一级的领导,而且在能源领域如履平地。从前述收购案涉及的人来看,这个大领导很可能就是周永康。那么,蔡哲夫与其在哪里产生了交集?
    
    笔者的推测是二人产生最大交集的可能性是在其任丹东市委书记期间。丹东是中共向朝鲜输送重要物资的基地,除了食物等,朝鲜80%的石油进口量正是通过位于丹东、跨越鸭绿江的长达11公里的输油专线输送的,负责输送者是“中朝友谊输油公司”。该公司隶属于中石油天然气管道局,成立于2002年。在石油系统盘踞32年、掌握着朝鲜经济命脉的周永康自然受到了朝鲜最高领导人的特殊礼遇,,而周对于至关重要的丹东一把手蔡哲夫也不会不加以笼络的。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根据海外披露的资料,丹东也卷入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曾任一把手的蔡哲夫能不知情?或许,也正是因为他是个知情者,甚至是参与者,才被周永康提拔重用。
    
    然而,随着去年底周永康被捕,中央610头目李东生落马,众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以及和周有关的官员、商人被抓,让暂时置身事外但与周家存在交集的官员、商人焦虑不已,或许,蔡哲夫就是其中的一员。欲跑不能,欲脱身也不易,毕竟上了贼船难下船,在面临着可能被抓的结局下,精神上巨大的压力让其情绪低落、抑郁,进而导致身体状况不佳,出现意外也就不难理解了。中国俗话说的好,“白天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出了意外的蔡哲夫一定做了亏心事了。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4/2014040313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