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台湾学生占领议会历史性合法/ 吉歌
(博讯2014年03月26日发表)

    
    一、坚决反对“选票/弹劾万能论”
    
     千百年的人类斗争历史告诉我们,捍卫正义和自由,最终靠的是人民的斗争,尤其是其中的自由战士的斗争。宪政及权力制衡制度的产生,是人类斗争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当然,结果变成了成果,又使得人民的斗争获得了更好的制度性支持。
    
     必须认识到,一个民主的选举包括弹劾制度,发挥的进步作用,只是阶段性的、有限的。人类社会中邪恶的存在广泛而持久,没有一劳永逸的时候。人民群众必须始终保持高度警惕,确保对任何统治者的斗争态势永不动摇,才能不断推动历史进步。
    
     二、当今“非常规法”普遍反历史
    
     关于游行示威、结社、言论、革命、普选和公投等法律,也即“非常规法”。在当今世界的大量国家和地区,由于继承了历史上统治阶层的腐朽堕落惯性,存在大量反自由、反历史和反进步的成分。这些成分并未通过当今世界的法律体系得以充分自我修正。
    
     必须看到,法律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不仅有服务职能,还有统治职能。它也集中反应统治阶层的利益,成为其剥削和压迫人民的工具。因此,在政治斗争中将“非常规法”奉为圭皋显然是迂腐有害的。“非常规法”,还并非是真正公认的契约。它需要和中下层大众进行充分互动才可能勉强有效,但迄今为止,地球上还没有一个国家达到这样的水平。
    
     三、坚决反对将政府和体制神圣化
    
     在中世纪,宗教神圣化曾经荼毒了大量生灵,沉重压抑了人性。如今,什么“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国会神圣不可侵犯”等遗毒谬论又沉渣泛起。确实,在道德和法律的保护下,有些权益不可侵犯。但将其神圣化就堕入了原教旨主义的误区。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没人反对的体制,必然是僵化守旧的体制。只要有道理,道德可修正,法律可重建。世界上其实什么都可以反,如果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反的话,那只能是自由这种跨越历史的超越理念。
    
     自由和平等的普世价值,是判断道德和法律(包括宪法)是否合理的终极武器。而当这些道德和法律条款背离真理的时候,人民自然有权将其打破。“世界级自由战士”斯诺登对美国政府的卓越斗争,正是一个教科书般的典范。
     .
    
     理论示例:台湾学生占领议会历史性合法
    
     根据以上的理论分析,台湾学生冲入并占领立法会,完全历史性合法。议会只是个开会的地方,没必要将其神圣化。议会属于人民,人民当然有权将其“征用”于示威。首先充分保障人民示威的权力,才是最重要的,其他则居于其次。至于议员要开会,以政府的资源,找几百个有足够条件的地方都不成问题。
    
     同样可知,近些年,美国人民占领华尔街的运动,也历史性合法。马英九这次动用武力野蛮驱散示威群众,为反民主的行为,看来他是步入了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后尘。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3/2014032602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