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逸明: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博讯2014年03月23日发表)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刘逸明
    
    面对克里米亚独立引发的舆论狂潮,《环球时报》显然已经慌了爪子,当然,也说明中国当局也为此而倍感挠头,否则不会用这种笨拙的方式来“灭火”。用逻辑混乱的文章企图达到“灭火”的目的,其实是适得其反,只会让世人更为耻笑。能够让一个国家长治久安,能够让少数民族不愿意独立的政治制度就是宪政民主制度,只要宪政民主制度在中国落地生根,民族问题等很多社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环球时报》这样的官方喉舌和王海运这样的御用专家也就不用枉费口舌在读者面前逻辑混乱地指手画脚了。
    
    克里米亚危机和马航客机失踪成为了最近国际舆论的焦点,就连中国民众的视线也被这两大焦点牵扯了过去,其重要性显然已经压过了一年一度的“两会”。
    
    乌克兰经过了长时间的动荡,没想到节外生枝,最后造成国家分裂。克里米亚在公投之后宣布独立,并加盟俄罗斯。这使得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顿时异常紧张,双方大有剑拔弩张、战事欲起之势。
    
    克里米亚得以独立,显然跟俄罗斯的背后支持密切相关。众所周知的是,中俄在处理国际事务上往往配合默契立场一致。而中国跟西方虽然也往来密切,但因为制度的隔阂,往往貌合神离。
    
    针对克里米亚危机,很多人都在揣测中国的态度。从中俄如胶似漆的关系看,中国显然更为支持克里米亚独立,但要从中国当局以往对“主权高于人权”的宣示看,似乎又不太支持克里米亚独立。不过,在情况尚不明朗的时候,大多数人仍然倾向于判断中国会支持克里米亚独立,因为从中共执政的历史看,意识形态非常混乱,对利益的考虑会比对价值观的坚持更为看重。
    
    虽然中国高层一直未就克里米亚危机明确表态,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3月7日却针对俄罗斯可能面临欧美的制裁表示:“中方在国际关系中一贯反对动则动用制裁,或者是以制裁相威胁。”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跟以往的态度大不一样了,外交部代表的中国显然此时是在避重就轻,决口不提乌克兰将一分为二的问题,反而将反对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放在了第一位。
    
    当克里米亚在3月16的公投中最终以96.77%的高票支持“脱乌入俄”时,有太多的人为此欢呼雀跃,认为这是民主的胜利。此时此刻,不难设想的是,中国当局的态度一定是非常纠结的,既有喜又有忧。喜的是盟友俄罗斯又下一城,并能在日后收俄罗斯与欧美斗的渔翁之利,忧的是台湾、新疆、西藏、蒙古等地区说不定哪一天也会仿效克里米亚公投而名正言顺地独立。
    
    中国当局对克里米亚问题的暧昧态度早就被外界看透,一向强调“主权高于人权”的中国如今却大张旗鼓地支持乌克兰国家分裂,支持克里米亚以尊重民意的方式独立,这是让世人大跌眼镜的事情,不仅沦为国际笑柄,也让很多中国国内民众无法理解。
    
    毫无疑问,在克里米亚的问题上,中国当局再度陷入了意识形态危机。为了缓解这种危机,官方不得不通过媒体打圆场。《环球时报》向来都乐于充当官方的枪手,为了平息非议和打击少数民族的独立愿望,3月19日,该报刊登了王海运的文章《中国不必为克里米亚公投纠结》。
    
    该文称中国必须坚持“尊重国家领土统一完整”的国际法基本准则,同时必须坚持“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的权利。如果两者发生冲突,那就要看“历史经纬”。在该文看来,俄罗斯吸收克里米亚加盟只不过是收回祖上基业,和支持分裂不是一回事。
    
    事实上,在克里米亚公投之前,俄罗斯军队就已经开进克里米亚,而克里米亚隶属于乌克兰,从国际法的角度讲,这显然是一种侵略行为。上述文章在谈及克里米亚问题上,似乎更看重克里米亚的历史,而将国际法弃之敝屣。法律有时候是不讲人情的,有些事情违法却未必违背道德。从历史角度和克里米亚人的意愿看,俄罗斯的做法无可厚非,但从乌克兰宪法和国际法的角度看,俄罗斯显然违法了。
    
    当然,克里米亚人作为乌克兰的少数民族,有寻求独立的权利,那也是在摆脱俄罗斯操控的情况下独立,然后它想加盟到哪个国家都不可指责。台湾问题是上述文章绕不开的问题,作者认为,承认克里米亚公投结果,并不会造成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被动,克里米亚和台湾没有可比性。作者的论据是“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统一台湾具有绝对充分且没有争议的国际法理基础”。
    
    不难看出,作者王海运秉承的是自相矛盾的双重标准。作者还谈到了西藏、新疆问题,他再次强调两地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过去、现在都是祖国母亲的孩子,任何势力都休想以任何形式从祖国母亲怀抱中将其夺走。稍微具备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西藏、新疆在历史上并非一直是跟中原统一的,很多时候,双方都是各自为政,甚至势不两立,过去是不是中国的领土要看是哪个朝代,以哪个朝代为标准。
    
    台湾与克里米亚,说有可比性也有,说没有也没有,从独立需要尊重民意这一角度看,克里米亚与哪里都有可比性。克里米亚跟新疆和西藏的可比性显然比台湾更强一些,克里米亚得以独立,中国当局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新疆和西藏地区赴其后尘的,这也是《环球时报》作为中国当局传声筒发表此文的意义所在。
    
    不过,上述文章除了逻辑上漏洞百出之外,还故意隐瞒了一些历史问题,譬如说黑瞎子岛附近与俄罗斯原本有争议的领土在江泽民时代被划归俄罗斯的问题,外蒙古问题等等,要谈“历史经纬”,中国是不是该现在就像俄罗斯那样软硬兼施地将这些地方收回?只可惜,想学普京的习近平即使有这个想法也没有这个实力。
    
    面对克里米亚独立引发的舆论狂潮,《环球时报》显然已经慌了爪子,当然,也说明中国当局也为此而倍感挠头,否则不会用这种方式来“灭火”。用逻辑混乱的文章企图达到“灭火”的目的,其实是适得其反,只会让世人更为耻笑。
    
    在克里米亚独立之后,临近乌克兰的摩尔多瓦地区也宣布加入俄罗斯,从这种情况看,俄罗斯虽然独裁专制,但民族政策显然要比中国高明得多,否则,不会有这种吸引力。在中国的历史上,很多朝代的民族政策都非常成功,譬如说唐朝,当时很多周边的国家都自觉加盟,可见,当一个国家真正强大的时候,根本就不用担忧少数民族会独立。而真正的强大不是仅仅建立在武器先进、GDP领先上的,更应该有对所有人的尊重。
    
    能够让一个国家长治久安,能够让少数民族不愿意独立的制度就是宪政民主制度,只要这个制度落地,民族问题等很多社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环球时报》这样的官方喉舌和王海运这样的御用专家也就不用枉费口舌在读者面前逻辑混乱地指手画脚了。
    
    2014年3月19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3/2014032300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