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笑蜀:专政体制是中国最大的火药桶
(博讯2014年03月15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笑蜀
    
    笑蜀:专政体制是中国最大的火药桶


    如果说孙志刚死于收容遣送制度,曹顺利则显然死于非法拘禁,及非法拘禁所代表的维稳体制。
    
    曹顺利是中国著名的人权活动家,长期关注上访群体的人权困境,为此向外交部提交《人权行动计划书》,希望以此向联合国反映中国真实的人权状况。2013年9月14日,她应邀赴日内瓦参与人权培训,而在首都机场被失踪,随即被抓捕,被羁押。因其身患绝症,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均遭司法当局坚拒,以致健康状况不断恶化,而于昨日不治身亡。
    
    世界在改变,时代在进步,但中国的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的蛮霸,没有任何实质变化;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之毫无人性,没有任何实质变化。专政不死,法治不立,人权不彰,曹顺利惨案是对这一血色逻辑的最新注脚。
    
    其实像曹顺利那样的悲剧,在当下中国并非鲜见。大学生孙志刚、良心犯李旺阳,都是不受法律约束的国家暴力的牺牲品。仅仅因为坚决捍卫公民宪法权利,即被视为国家敌人,即遭被失踪、被软禁、被判刑、被污名等形形色色的厄运,这早就是家常便饭。
    
    当下中国,法治高调正高唱入云。但专政与法治、维稳与法治,不可能有任何调和空间,不可能双轨并行。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本质上就是失控的国家暴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首先是把国家暴力关进法治的笼子里,即首先是终结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否则,曹顺利惨案就会不断重演,没有谁是真正安全的,无论他今天多么位高权重。
    
    是的,中国不能乱,中国需要长治久安。但事实证明,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才是真正的乱源,才是对长治久安的最大威胁。它们几乎每天都在酝酿人道灾难,几乎每天都在播种仇恨、撕裂族群、制造敌人。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是中国最大的火药桶,随时会让我们民族付出玉石俱焚的惨烈代价,是到终结它们的时候了。
    
    现代文明的道理有千条万条,最根本的一条是尊重生命。在和平主义已是普世潮流之今日,仍必须以生命为代价去叩响这现代文明的大门,本身已经是悲剧;而如果牺牲累累而仍不能叩响,则无疑是最大悲剧。公正的调查、真相的揭示、凶手的缉拿,所有这些工作都必不可少。但所有这些工作,都应该围绕着一个议程展开,那就是对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的清算。如同十二年前的孙志刚惨案终结收容遣送制度,追问今天的曹顺利惨案,必须以终结罪恶的非法拘禁为第一目标,以此作为终结整个专政体制及其变种维稳体制的发端。否则,我们既对不起英年早逝的曹顺利,更无以捍卫我们自己的尊严,更对不起我们的子孙后代。
    
    谁是曹顺利
    
    曹顺利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持法学硕士学位。她曾在中国劳动人事部供职,因揭露单位分房中的腐败现象得罪领导,被解除公职,此后走上维权道路。她关注上访维权群体的生存现状,并为此向外交部提交《人权行动计划书》,指望以此向联合国反映中国真实的人权状况, 遂于2009年和2010年先后两次被判以劳教。
    
    2013年9月14日,她应邀去日内瓦参加人权培训而在首都机场被当局以“非法集会”的罪名带走。当年10月正式逮捕她的时候将其罪名更改为“寻衅滋事”。
    
    在朝阳区看守所内,办案人员拒绝为她治病。后来,看守所迫于各方压力对其进行体检,发现她已染上肺结核,以及肝脏积液、子宫肿瘤和囊肿等诸多疾患。律师和家属要求将其保外就医,遭拒绝。在曹顺利的律师王宇发表“关于曹顺利事件呼吁书”的2月24号,曹顺利已处于昏迷状态计四天之久。
    
    另据王宇律师之前的消息称,以前他每次会见曹顺利时,曹顺利都说是看守所拒绝给她治疗。事实上,王宇律师也多次以曹顺利的身体健康问题,向看守所方面提出对曹顺利取保候审,但却一次次的遭到了当局的无情拒绝,直到今天曹顺利女士被紧急送到999急救中心,当局居然无耻地要人性化给予曹顺利女士保外就医。但是,目前家属如果要签署保外就医手续,可能会有法律上的责任风险。另,去医院看望曹顺利的多位朋友遭拘捕。今日曹顺利不幸离世。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3/2014031519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