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全面深化改革有无地方版本? / 孟立联
(博讯2014年03月09日发表)

    提出这个问题,缘于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决定出台后地方纷纷出台贯彻意见或实施方案。这些意见或实施方案,被称为地方版。
    
     如果地方版概念成立的话,那么中央各部门出台的贯彻意见或实施方案就可以称为部门版。吕立新在全国政协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首次新闻记者会上也希望“希望各个职能部门尽快出台深化 改革的具体方案和措施,积极有序地把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蓝图变为现实”。
    
    如果地方版、部门版成立的话,那么,中央改革决定(可以成为中央版)与地方版、部门版的关系不仅需要厘清,中央版与地方版、部门版的改革权力也应厘清,何况地方版与部门版如何衔 接不仅是一个需要技术上解决的问题。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如果行政审批大幅度减少或行政审批权下放后,部门版的改革举措地方是否有义务执行?如果地方必须执行,是否意味着行政审批的恢复;如果不执行,是否意味着地方 的各自为政。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部门版并不一定就是中央版。事实上,一些部门及其所代表的行业本身就是改革的对象,由部门及其所代表的行业自己提出的改革方案能否与中央版 保持一致并不是确定的,是否能按照中央版的要求进行全面深化改革也不是确定的,何况行业利益本身就是阻扰改革的重大因素。
    
    显然,教育部提出的高考改革思路与中央要求并不完全一致,也与人民要求的高考改革并不完全契合。比如教育部方案提出取消“一考定终身”不合理,改为一年两次或三次,然而“两考定 终身”、“三考定终身”也非合理的、公平的。比如“减少外语权重”对外语学得不好的人有益,但却损害了外语好的人的利益,并且在全球化时代外语作为一种工具越来越受到重视,教育 部的方案有背道而驰之嫌。
    
    虽然不能说教育部的高考改革方案是一闭门造车之作,但缺乏基本情况的了解、目标定位的偏离以及官僚地位(包括政策制定权、决策权)的维护,却是显而易见的,而这恰恰是需要改革的 ,也是全面深化改革所要解决的。因此,教育领域的改革不能在教育系统内解决,其他领域的改革也不能在各自系统内解决。否则,这样的改革有可能堕入系统完善的陷阱。
    
    地方版的改革都是从实际出发,这是不言而喻的。但何为实际,是地方面对的实际还是全国棋盘中的地方实际还是全球中的区域实际,由于角度、层次的差别其把握也是相去甚远的。正是如 此,地方改革的同质化倾向非常厉害,比如一哄而起的申报自由贸易区试点,已然成风新区建设。这种改革,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拼人脉、拼资源,依据上层的支持方向、程度来决定改革的方 向和程度。谁在上层得到的支持越多,力度越大,谁的改革就可能有更大的雄心、更宽的领域、更深的层次。这种将改革与人脉资源捆绑,实质是向中央索取政策。
    
    因此,政策到底应由谁出,政策的制定权、决定权到底在哪里,却是需要改革来明确的,或者说需要改革来回答的。如果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中央版、地方版和部门版很可能会出现各 唱各调的局面。
    
    人民当家作主,本质上就是人民决定政策,决定规则。如果不把政策的制定权、规则的决定权还给人民,还是把政策、规则的决定权留给上面,改革既是不彻底的,有可能走回头路,也是与 改革的总目标不相一致的。把政策、规则的制定权、决定权还给人民,也是中国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要求。应当按照习近平所指出的那样,凡是“对党和人民事业有利的,对最广大人民有 利的,对实现党和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有利的”的改革必须“坚定不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3/2014030916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