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曹长青:乌克兰是俄国的第二个阿富汗
(博讯2014年03月05日发表)

    自俄军进入克里米亚后,今天俄国总统普京首次公开讲话,不承认入侵乌克兰,并称“军事解决是最后手段”。乌克兰局势下一步如何演变,俄军只是控制克里米亚,还是要染指乌克兰东部,甚至挥军入侵整个乌克兰?
    
     如果俄国全面入侵,乌克兰难以抵抗,因双方力量悬殊:俄国有86万军队,乌克兰只有13万。而且俄罗斯近年军费猛增,而乌克兰仍是苏联时代的武器。一是因为经济困难,乌克兰没钱投资军事;二是也有偏安心理:西方国家不会入侵,跟俄罗斯有深厚文化历史连结,对俄国入侵缺乏设防。
    
    再加上克里米亚60%是俄国人,又是自治政府,在俄军进入前,当地议会把原总理废黜,换上一位俄国富豪(他领导的政党在上次克里米亚选举时只拿到4%的选票)。他们对俄军持欢迎态度。
    
    普京们的策略很明显,以克里米亚有俄国人游行示威(要求并入俄国)、要“保护俄侨”为由出兵。目前俄军已控制克里米亚,下一步很可能用这种“克里米亚模式”向乌克兰东部推进(该地区也有不少俄国人)。据最新报道,乌东部有11个城市出现这种“俄国人示威”;但示威者很多不是当地人,而是被从俄国用卡车运来的(这跟克里米亚的情况类似)。如果西方没有实质性措施迅速抵制,以乌克兰的自身实力等,可能无法阻挡普京们在乌东部复制“克里米亚”。
    
    这样看来,普京们是在“胜利前进”。莫斯科的大俄罗斯主义者们会兴高采烈,在大苏联解体后终于可扬眉吐气一次了,普京似乎成了新的“彼得大帝”,为俄罗斯再拓疆土,威震四方。
    
    但从长远看,普京今天的“胜利”是他和俄国失败的开始。这里有这样几个因素:
    
    第一,虽然俄军进入克里米亚没有遭到乌克兰军队的抵抗(其中也有奥巴马政府的劝说,要乌克兰新政府克制,不扩大事端),但如向乌克兰东部推进,乌军可能不会再容忍克制,双方会有交火。虽然乌克兰有不少俄国人,但乌克兰人占80%,余下的二成俄国人也不会都支持普京。任何国家遭外敌侵略,都将激发出强烈的保家卫国的民族情绪,即使武器落后,装备再差,也会群起反抗。这是普世现象。例如中国人熟悉的抗日战争,虽然当时日本已进入工业国家行列,而中国还是小农经济社会,两国军力国力相差悬殊,但中国人还是群起反抗,用血肉筑成长城,保家卫国!
    
    今天,乌克兰人同样有这样的士气。看看基辅独立广场上的抗议俄国入侵大会,从群情激昂、誓言战斗到底的呼声,可以摸到整个乌克兰的民族脉搏。
    
    如果俄军不向乌东部推进,只是控制克里米亚,也会有麻烦。那里的200万人口中,24%是乌克兰人,15%是鞑靼人(他们当年受苏联迫害,对俄国很反感),两者加起来近四成。有报道说,克里米亚的俄国人多是退休人员等,当地最有组织能力和战斗力是鞑靼人。不仅他们将反抗,而且那六成的俄国人,也不见得都支持乌克兰分裂。
    
    克里米亚首府辛菲罗波尔的TNA大学政治学教授杜克妮琴(Olga Dukhnich)3月3日在《纽约时报》发表“克里米亚会是俄国的第二个阿富汗吗?”一文,以她在当地大学任教和生活多年的经验指出,她周围的很多俄国人知识分子,都不支持俄军入侵。当地很多俄国人已乘火车或飞机逃到基辅,根本没有欢迎俄军。
    
    不仅克里米亚,整个乌克兰人民对外敌入侵的愤怒,将导致对俄军的无穷无尽、无休无止的抵抗。当年一个非常落后的阿富汗,都抵抗得俄军最后失败退出,更何况今天的乌克兰得到整个文明世界的支持。所以普京们的真正难题才刚刚开始。
    
    第二个因素,来自国际社会对俄国的压力。
    
    在俄军进入克里米亚时,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跟普京通电话劝阻,她的感觉是“普京活在19世纪”。这意思是,普京是沙皇式的武力扩张思维。其实普京就是活在20世纪,也完全落伍于时代。在上世纪,比较著名的苏军入侵,除上述的对阿富汗,还有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以及1968年“布拉格之春”等。当时是冷战时代,美苏两大阵营势均力敌,匈牙利和捷克又都是苏联的卫星国。当时苏联跟美国及欧洲也没有今天这样的经济连结,所以美欧当时能采取的反制措施有限。
    
    今天不同了,俄国经济跟世界密切相连,美欧只是说考虑经济制裁,俄国股市就应声大跌,3月3日跌幅高达11%(是2008年底以来最大跌幅)。如果真的全面制裁,俄国的股市和经济将被重创!
    
    另一个明显不同是,当年苏联有“华沙条约组织”等卫星国,是个共产集团。而今天共产主义全球崩溃,苏联解体,全部卫星国都已独立,俄国想恢复“帝国”,完全跟时代脱节(也就是默克尔等说的普京活在19世纪)。对于普京们侵占克里米亚,国际社会一片谴责,美、英、德、法、加、日、意等七大工业国已决定取消原定6月在俄国召开的G8高峰筹备会,并可能把俄国开除G8。由此俄国将空前孤立,原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一落千丈。
    
    俄国真的不在乎这些吗?从普京政府花了600亿美元的代价主办冬季奥运会就可看出,莫斯科希望通过办“奥运”提升俄国在世界的形象。可是这个“入侵乌克兰”之举,使俄国的世界形象比卢布的贬值还严重,等于“暴跌”。而且普京的个人形象将再也无法恢复。西方领导人就像德国总理默克尔感觉的那样,从此了解“真正的普京”,他只是一个愚蠢蛮横、信奉武力的“前克格勃上校”而已。他目前的举动给世人展示一个当代沙皇、一只政治恐龙!
    
    美国国会正准备通过议案,要冻结包括普京在内的俄国高官在美国的资产。欧盟国家可能也会跟进。同时美国和欧盟准备给予乌克兰最大可能的经济和军事援助。这些都会鼓舞乌克兰人民对俄军的抵抗。里外的结合,将造成对俄国政治经济及军事的重大压力,那种重负会是旷日持久的,普京们等于自找包袱背上了。俗话说“远路无轻载”。“路遥知‘俄’力”,俄国将会越来越吃力,克里米亚将成为普京的梦魇。所以上述乌克兰教授杜克妮琴的文章结论是:对于俄军来说,克里米亚将是“第二个阿富汗”!
    
    2014年3月4日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3/2014030507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