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东莞之事:危险的愉悦
(博讯2014年02月10日发表)

    
    来源:百度百家 作者:连清川
    
    我一直对于中国旧时的娼妓业心向往之。你看,不但产生了柳永这位词人,还对关汉卿的创作起到了非常大的润滑作用 (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在妓女的床上写的)。然后还产生了薛涛,还产生了李师师这位对中国政治影响深远的伟大女性,以及柳如是怒斥钱谦益这样的伟大爱国妓女。
    
    今天我国伟大的媒体、无所不包的中央电视台曝光了东莞五星酒店的肮脏勾当,正义人士无不义愤填膺,指出娼妓产业对我国人民心灵的摧残和社会正气的玷污。
    
    为了响应这个伟大的事业,我特地从浩瀚的书林里,找出了两则具有教育意义的小故事,顺便推荐两本书,来教育广大的读者。
    
    一则故事是讲清末民初时候,上海的高档妓女胆大妄为,居然发行了自己的货币。那个时候很多妓女因为生意很好,所以经常要赶场子,所以就得雇佣轿夫一路跟随。雇轿夫是要给钱的,偏偏那个时候的钱是铜板,一天付几百铜板,基本上妓女自己就成挑夫了。所以,这些聪明的女人们于是就发行了属于她们自己每个人的货币,总称“轿饭票”,轿夫拿轿饭票,就可以到妓院去兑换现金。轿饭票的形式有点像今天的游戏币,不过每个妓女发行的“饭票”都不一样,并且上面都刻着自己的花名。结果,这些制作精美的轿饭票在当时就成为了收藏精品,搞得妓女们只好停止了发行。
    
    第二则故事还是民国时候的上海,那个时候有许多有识之士,认为妓院生意腐蚀了公义的市民的内心,所以写作了“指南书”,详细描述了在妓院里发生的种种情况, 包括了如何讨好妓女(是的,那个时候不是你有钱就能干,很多妓女都挑客人的),如何给门童塞小费,如何避免和妓女堕入情网等等。然后在里面穿插进了警世恒言,例如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等等。这些指南书一出,立即成为了畅销书,愚蠢的人们不但听警世恒言,而是真的把它当成了嫖妓指南,真是可叹。
    
    书里有一段探讨处女妓女的文字,很是有意思:“处女初次遭狂狼蹂躏,何能求得对方的慰藉乐趣呢?偷开苞者则不同,双方情深火热,只要妓女情愿,鸨母是否应许,可以不问。”
    
    真是令人……向往。呃,这么看起来,原来旧社会的娼妓行业没那么不堪啊!当然,无论如何,咱们都是坚决赞同打击的!
    
    前一则故事来自于上海市历史博物馆薛理勇先生的《上海闲话交关》,谈上海旧时的家长里短。后一则故事来自美国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历史教授贺萧研究上海民初妓女行业以及后来对妓女改造的《危险的愉悦》。
    
    我必须忏悔,因为我的思想实在是太肮脏了。我一直对于中国旧时的娼妓业心向往之。你看,不但产生了柳永这位词人,还对关汉卿的创作起到了非常大的润滑作用 (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在妓女的床上写的)。然后还产生了薛涛,还产生了李师师这位对中国政治影响深远的伟大女性,以及柳如是怒斥钱谦益这样的伟大爱国妓女。
    
    现代的娼妓业真无趣,搞得那些从事这个行业的女人都像人肉机器一样。如果能像古代那样,先琴棋书画一番再行那周公之事,对GDP得有多大的贡献。
    
    其实性真的是人性中最基本的需求之一,何必搞得像洪水猛兽一般。这个行业如果能够开放,那得对稳定社会起到多么重要的作用。如果还能像古代那样形成一个良好的文化氛围,那诺贝尔奖还不是随便拿。
    
    予取予夺。平时人家做交税做贡献,然后你突然就去打击人家,还搞中央电视台去参观,忒不地道了。
    
    还有比弘扬正气的中央电视台这样的围观更无聊的事吗?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2/2014021020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