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对刘虎的《起诉意见书》太牵强/杨支柱
(博讯2014年02月08日发表)

    
    作者:杨支柱
    
    周泽律师公布了北京市公安局对新快报记者刘虎的《起诉意见书》。刘虎发几条微博,被移送起诉的罪名竟然有3个之多——诽谤、敲诈勒索和寻衅滋事!
    
    认定刘虎涉嫌诽谤罪的原因,是刘虎利用他人提供的信息经“捏造”、“篡改”后在新浪网发布微博“实名举报国家工商总局局长马其正”、“会馆经历曝陕西公安厅长接受性贿赂”、“贵州公安厅职工集体举报崔亚东”等28条微博严重损害他人名誉并对政府公信力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我不认为举报需要证据,只要确信并能提供一些线索就可以了。如果举报人能自己取证,还要检察院干什么?《起诉意见书》没具体表述刘虎师如何“捏造”、“篡改”的,从刘虎上列3条影响较大的微博的详细内容看,关于马其正那条要算合理怀疑,否则报纸也不会发表那么长的报道;关于崔亚东那条更是有板有眼,如果不实也只能追究那几十个按血手印的公安干警的诬告陷害罪,而不是追究刘虎的诽谤罪;只有关于陕西公安厅长杜航伟那条给人的感觉未必靠谱,刘虎似有疏于审查之责。但是供料人自己也在网上发过贴,我没看出刘虎有多少篡改,刘虎可能信以为真,并无诽谤的故意。杜航伟也没有因此自杀、发疯,后果不算严重,从高官应受更多舆论监督的角度看,也不能构成成诽谤罪。至于政府的公信力受损,我认为那只能是政府以前失信于民和众多官员腐败的结果,不可能是他人诽谤的结果,因为诽谤对政府公信力的损害很快就会因水落石出而恢复。
    
    认定刘虎涉嫌敲诈勒索罪的原因,是因为刘虎发布“陕西府谷常务副县长等四领导被曝集体接受企业贿赂”等微博后“受害人”迫于舆论压力向刘虎指定的“重庆绿叶义工协会天使残疾儿童基金项目”捐款65万元。
    
    刘虎劝谁捐款不好,偏要劝被自己揭发的人捐款?也许正是这一点可疑之处导致公安抓他不抓我,当然可能也因为他揭发的对象人数更多、级别更高从而打击报复的能量更大。不过从法治原则出发,疑罪应当从无。除非能够证明“天使残疾儿童基金项目”把得到捐助的65万全部或部分给了刘虎个人,否则敲诈勒索不能成立。就这么一点可疑之事,强大的公安机关在突然袭击拘捕刘虎后查了快半年了,还查不出刘虎从65万捐款中得了什么好处,应当推定刘虎没拿好处。
    
    更可笑的是,刘虎利用他人提供的信息经编辑(《起诉意见书》的用词是“编造”)、整理后在新浪网发布“陕西府谷常务副县长等四领导被曝集体接受企业贿赂”的微博既被认定为涉嫌敲诈勒索罪,又被认定为涉嫌寻衅滋事罪。大概是北京市公安局自己也认为刘虎发布“京港澳高速杜家坎水灾是人祸”、“经济观察报又惨了”这两条微博定寻衅滋事罪太牵强、又不愿承认当初以涉嫌寻衅滋事的罪名拘留刘虎搞错了吧。可是即使不去讨论警方认定“扰乱互联网正常秩序”构成寻衅滋事罪的发明当否,发布同一条微博能定两个罪吗?还好,北京市公安局没有拿同一条微博既认定敲诈勒索罪又认定诽谤罪,否则可就热闹了:为什么被诽谤的人会拿出几十万元求息事宁人?
    
    不治刘虎的罪,又不治崔亚东等人的罪,似乎不好向公众交待啊。不过也没什么,不治杨支柱的罪,又不治唐中元的罪,不是啥事没有么?舆论总是健忘的。 既然这样,何不把刘虎放了呢?就算为了不想真反腐败,只想骗骗老百姓,放了实名公开举报的刘虎对党国也有益无害。看来公安机关的智慧都用到恐吓上,连骗人都不会了。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2/2014020820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