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笑谈“又臭又硬”的日本首相安倍/淳于雁
(博讯2014年02月04日发表)

     “无巧不成书”,去年12月26日,中共中国隆重纪念他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冥诞120周年的同一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一批内阁成员,参拜了纪念日本军队在历代战争中阵亡将士的灵堂“靖国神社”。因为灵堂里也摆放侵略中华民国和发动太平洋战争,一些甲级战犯的灵牌,激怒了中方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遂在国内和国际上,组织动员大张旗鼓展开声讨批斗安倍晋三的“外交群众运动”,誓把他“批倒批臭”,“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这场“批斗安倍”的政治外交斗争,非同小可:在国内和海外华人社区,事关“爱国不爱国”的大是大非问题;对世界尤其是西方各国,事关“给不给面子”的涉及经济利益问题。此举立即在国内外掀起铺天盖地、无孔不入的强大声势,不但中方的外交部全面出击,官方CCTV等媒体,铆足劲儿天天咒骂日方“拜鬼”;连日本国内的左派政客也被动员,如日本社会党九旬高龄的老党鞭前首相村山富市等人,跟着亮相公开表态抨击安倍晋三,指他破坏中日关系就是“卖国”;甚至美国总统奥巴马、德国女总理默克尔等“重量级”外国领导人,都要“买帐”谴责一下安倍,意思意思。这是过去所罕见的现象,显示中方的宣传攻势已臻“马到成功”。

     经连月来对安倍晋三进行日以继夜、疲劳轰炸的“挤牙膏”、“车轮战”批斗后,中方许感已经取得“决定性的伟大胜利”,本着外交斗争宜循“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点到即可、适可而止的策略,其官方“口气”近日已见有所缓和,由声色俱厉、必欲置于死地的猛烈抨击,变为和颜悦色的“奉劝”、“希望”。这一“软硬兼施,又打又拉”的转变,让那些满怀爱国主义激情、民族主义仇恨的人士,又可能跟不上形势的发展,一时不知如何表态才好,故在网上七嘴八舌议论纷纭。
     有些人认为,面对中方的凌厉政治攻势,安倍晋三并未为所动,拒不承认错误,更不屑于正式道歉,而是采取“以柔制刚”、“以逸待劳”的态度手法,泰然自若,安之若素,按香港人说话叫做“睬你都傻”。他一方面从现实出发一再解释参拜靖国神社的意图,重申日本在战后奉行的“积极和平主义”;一方面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期间多次频频出访外国,参加国际会议,推销“日本货色”。例如卖给印度水陆两用飞机,向印尼出售军事装备等,所到之处犹然颇受青睐。日方还更猖狂地把修改历史教科书,将钓鱼岛(日方称为尖阁诸岛)划入日本版图,拟在国会提交修改宪法的议案等,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真是“岂有此理”!因此大家只能大骂这个家伙“又臭又硬”,“死不改悔”云云。

     有些人“爱国情操”不够高涨,“民族世仇”尚欠深大,认为对参拜靖国神社这等事儿,应以平常心看待,大可不必上纲上线,较劲不已。日本人的这类文化已经比较西化,诸如追悼纪念已经离世的先人,一般不追究他们过往的错失与罪过,采取“忘却”和“宽恕”的态度以待之;对在历代战争中为国牺牲的阵亡将士更是如此,而不论“战争的性质”如何。就如澳大利亚每年4月25日的“澳纽军团日”(ANZAC Day),都要缅怀在历次战争中为国捐躯的官兵,包括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马来西亚战争(阻止“马共”夺权的战争和对抗印尼苏加诺政府“粉碎马来西亚”入侵的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一律一视同仁对待,“Let us forgive”,“Let us forget”。若按中方的立场观点,澳大利亚军队参与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到马来西亚镇压“马共”,都是“非正义战争”,不是“侵略”就是“反革命”,怎么可以每年都要乐此不疲来兴师动众纪念呢?这就是一种不同文化背景的差异。所以,西方国家朝野民间,对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视若平常,无动于衷。澳洲舆论会提到太平洋战争时,日本战机轰炸达尔文市,日本潜艇侵入过西海岸,日本军队虐待澳洲战俘,但是不会干预指责参拜靖国神社这类事务。

    有些人士看到中方外交部上自国务委员前外长杨洁篪、现任外长王毅、下至中方驻各国大使、总领事,为了紧跟形势发展争先恐后表态,口径一致、照本宣科地痛批安倍“拜鬼”的热闹;乃至海外一些亲共中文报纸,以及“和平统一促进会”之类的中方御用社团人士,也蜂拥紧跟表态,蔚为奇观,觉得有点相似于上个世纪“文化大革命”期间,人人唯恐跟不上“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一样。当年,“毛共”提出“打倒刘邓资产阶级司令部”,大家就随大溜赶紧跟着表态坚决拥护,把刘少奇批得狗血淋头,斗得死去活来。毛泽东写进《党章》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突然叛党叛国外逃摔死,“毛共”发动“批林批孔”运动,大家便不分青红皂白,赶紧跟着表态坚决拥护,把林彪批成罪大恶极,一文不值。看来,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盲目“紧跟”文化,根深蒂固,改变难矣。

    还有一些人在分析安倍“又臭又硬”的表现时,认为其中重要因素之一,就是毛泽东生前曾多次在会见日本官方和民间代表团的外交和外事场合,一再表态感谢日本侵略中华民国,极大地削弱了国民党政权的实力,使中共武装力量得以发展壮大,最终在中国大陆成功夺取政权;明确声称如果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当日方为侵华战争祸害中国人民,向中方表示深切道歉时,毛泽东认为不但不必道歉,他还要向日方表示感谢。最正式的一次官方记录,是日本政府首相田中角荣和外相大平正芳于1972年9月间,访华和毛泽东、周恩来会谈两国建交时,“毛共”一是婉拒日方向中方的道歉,二是感谢日本的侵华战争,三是一笔勾销日本对中国人民的巨额战争赔款。正是因为安倍掌握这些外交文件,故敢于坚持“又臭又硬”的态度。除非中方公开否定和批判毛泽东的这些极其露骨的“哈日”言行,不然中方的“把柄”在日方手里,怎能让人家心服口服呢?

    网上“说三道四”的评论不少,恕不赘述,综合有感若干,谨供参考。

     (2014年2月4日,写于澳大利亚悉尼北郊“不老屯”)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2/2014020412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