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习总近平找温家宝促膝谈心/何岸泉
(博讯2014年01月23日发表)

    习总日记(2014,1,22-2)
    
     1月18日,温家宝托香港人吴康民在《明报》发表《温家宝尽诉心中情》,公开了温家宝写给他的一封私信。这封引发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的温家宝亲笔信,在我看来,像是一位前政治局常委前总理参加了群众路线实践活动后的思想检讨书。
    
    反正信不长,当作王菲抄《心经》,抄录如下:
    
    【康民先生:
    
    在香港文汇报上,看到先生一篇短文《温总赠书》,甚感亲切。先生《论时政》一书,延东副总理早已转我。其中,谈到我的几篇文章,先生不仅在目录中画了红铫,而且在文内亦红铫标明重点。先生如此细心,很让我感动。在此,一并致谢。
    
    我 任职届满,离开工作岗位已经九个多月了。这段时间,我在家中过着一个退休老人的生活:锻炼、读书、习作、会友。我仍十分关心国内外大事。我希望国家不仅有 强大的经济、科技、文化实力,而且有高度的文明和高尚的道德。我希望社会要团结、友爱、包容,唯其如此,才能凝聚人心,才有力量。
    
    康 民先生:我奉献国家数十年,努力工作,丝毫不敢懈怠。我热爱祖国和人民,追求社会公平正义,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一切献给民族振兴的伟大事业。我追求完美, 是做人的完美,人格的完美,为实现自己信念而奋斗的完美。我从来没有,也绝不会做一件以权谋私的事情,因为没有任何利益能够动摇我的信念。现在退下来了,我要走好人生最后一段旅程,赤条条来到世上,干干净净离开人间。
    
    康民先生:我经常在香港报刊看到您的文章,透过那些肺腑之言,我深深感到您对国家和香港命运的关心,对社会和人民的责任感。您的文章,给人们以深刻的启迪,也留下鲜明的时代印记。我时常想念先生,愿先生健康长寿。新年将至,祝您及您的全家新年好,新春快乐。
    
    温家宝
    
    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花了十分钟把信抄完,吩咐秘书把温前总理请到习办来,就说是交流思想促膝谈心,讨论讨论研究研究目前形势党的任务如何全面深入改革向他请益。我目的当然是想知道他温家宝发表这封信的意图。
    
    第二天,温家前总理外号影帝前政治局常委政治改革旗手家宝同志应邀前来习办报到。风水轮流转,今天我习总近平当家。宾主少不了客客气气谦让寒暄一番。
    
    我热情地拉着温家宝的手,说:“家宝同志啊,国际形势你也看见了,这东海钓鱼岛不知道谁那个鱼翁,谁是那条鱼,故事最后那个渔翁钓到了那条鱼,还是鱼儿把渔翁拖进大海。那美帝是帮渔翁钓鱼,还是帮鱼儿勾引渔翁落水,还是另有图谋?特意把您请来,望不吝指点一二啊!”
    
    温家宝别过脸呵呵一笑:“哪里哪里,习总英明无比,哪还需要我这过气的老温头来习总面前说三道四。 你也看见了,我信上说了,‘我在家中过着一个退休老人的生活:锻炼、读书、写作、会友。我仍十分关心国内外大事。’但这种关心只是心里头的关心。不在其位 不谋其政,既然放心离去,那就放心做一个快乐的老头儿。”
    
    我俩分别坐定后,我意味深长地询问:“家宝同志很会安排退休之后的生活啊,写作会友。那封信我也读了,不但读了,还抄了一遍,准备作为群众路线实践,和反西方整党教育材料,你看如何?”
    
    “不不不!近平,哦,不,习总,千万别。”温家宝被我冷不防一激,急了,语无伦次,侧着身子:“那是封私信,对,是封私信,不宜当作学习材料,不宜拿来教育他人,不宜推而广之。”
    
    我紧逼一步:“家宝同志如此说来,此信是他吴康民私自发表的了?”
    
    “这个。。。”温家宝顿时语塞,眼睛在镜片后快速左右颤动,略带迟疑地回答道:“他发表前征求过我的意见。虽然我觉得不妥,但是他告诉我一些情况后,我就同意了。”
    
    “他告诉你什么使得家宝你同意发表这封私信?”我咬住不放手不松口。
    
    看准他稍作犹豫,我马上抓住机会:“家宝同志若觉得不方便说明?没关系。”
    
    “不不不,习总,吴康民告诉我有人在外媒造谣,说我温家宝贪污。”温家宝眼睛开始红润:“习总,你知道的,我这种知识分子,太清高,容不得半点恶意中伤造谣诽谤之词。”
    
    我递给纸巾,心想,你知识分子,我习总近平贫下中农?
    
    温家宝抹完眼泪把纸巾往茶几上搁,我偷眼望去,要死,真的湿了耶。不愧是影帝啊,心里发笑,强忍着造成肉笑皮不笑的效果,温家宝看着我表情古里古怪,吃不准我埋的啥药,有点发慌。
    
    我也不说啥,转身从办公桌上拿了封信交给温家宝,慢条斯理地说:“家宝,你我同病相怜,也有人在外 媒造我的谣,说我习总近平家族值多少亿。你的信给我了启发,我刚才侵犯了你的知识产权,仿造你的信也写了一封。我在外面没人替我传话,拜托你帮我找那吴康 民,也搞篇自清文章去《明报》发表。”
    
    我慢慢若无其事说着,温家宝这会儿不是流眼泪,是流汗了:“习总,不不不,我错了!”
    
    我沉默,然后装出一副冷酷的模样:“哪里错了?”
    
    温家宝用哭腔说道:“我自命清高,忘记了虽然退休,可还是党的人,要服从习总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安排,要信任党中央。”
    
    我正色道:“家宝同志,你用这种方式向外界喊话,其实是在向我们这一届政治局喊话,你没有把我当同志看待,我很伤心,也很意外。”
    
    温家宝辩解道:“有人通过外媒恶意诽谤我,但是党中央保持沉默,给人以莫须有的感觉,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故出此下策。请习总理解。”
    
    我微微一笑,问道:“家宝,你这样做有用吗?我看非但没用,平白无故又惹恼了一些人,何苦啊你。”
    
    温家宝点点头:“我知道,下了一着臭棋。”
    
    我顺势安慰他:“家宝同志,我正在创建新的国家制度,任重道远,你就别老惦记着你那一亩三分地,出点力帮帮我,给我鼓鼓掌加加油。如何啊?”
    
    温家宝站起来,卖萌,向我敬礼道:“没问题,习总。”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4/01/2014012305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