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习总与六常委讨论周永康问题(三)(四)/何岸泉
(博讯2013年12月19日发表)

    
    习总与六常委讨论周永康问题(三)
    
    习总日记(2013,12,16)
    
    刘云山的看法与我相同,就是走“党内公开处理,国内公开审判”的审判薄熙来方式,但张德江的“秘密处理审判”建议也有可取之处,两者的共同点是都同意处理周永康,不同之处是走法制以法治党的路,还是采取类似“兵不厌诈”,走“政治不厌龌龊”的路子。
    
    刘云山张德江二位的发言坦率真诚,不像李克强俞正声话里有话绵里藏针,王岐山是我的同盟军,自然没啥问题,接下来看张高丽的葫芦里藏着什么药了。
    
    张高丽在我们七常委排行最末,说话向来谨慎有余冲劲不足。
    
    我示意他可以表态。于是张高丽遵命发言。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张高丽一句话刺激了我们的肾上腺,都全神贯注起来听他下文。
    
    “我姓张,张成泽的张,名高丽,高丽民族的高丽。我就整个一朝鲜人。我一个朝鲜人不远千里来到中国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提醒你们:提醒你们中国的当权者在处理党和国家大事时,别忘了对照借鉴朝鲜的政治状况,就是习总讲的照镜子。”
    
    张高丽到底想讲什么?搞得神神秘秘的。我们开会是谈处理周永康,绕什么弯子?我有些不满,但放在心里。
    
    张 高丽继续说着:“以前毛主席带领我们打倒了什么什么反党集团,我们一定会机械地认为党的政权更加巩固了,人民更加热爱党了,从表面上看的确如此。报纸上电视里生 产队开大会单位谈体会,都是异口同声的同一种表态。大家内心的确也是这么想的。但这一次事情发生在朝鲜,给人一种恍如隔世又像穿越时空的感觉。我们既扮演 了文革时期的革命群众,又扮演了今天朝鲜的革命人民;我们既扮演文革时期的西方民众,也扮演了今天的中国人。我们在座的同中国很多社会精英甚至普通民众一 样,集上述的四种角色于一身,个中的甜酸苦辣炎凉冷暖自己知道却又难于启口说出来,为何难于启口?因为我们知道这四种角色是非常矛盾的,有无奈有不得不, 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也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苦衷。”
    
    张高丽说得不错,说出了我党在处理周永康问题上的难处。
    
    张高丽还没说完:“金正恩处决张成泽之后,中国网民惊呼朝鲜的愚昧野蛮落后不仅在经济上,也在政治方面。同理,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从西方民众看来,同样的愚昧野蛮落后。那么我们还要不要去做?改革开放30多年了,如果从文革66年算起,距今40多年了,40多年以后历史回过头来看我们,可能就像我们现在看朝鲜。我拉扯了这么段话就是为了回答今天的主题,周永康问题的处理,我们能不能稍微开明一些进步一些想得远一些?”
    
    听到这里,我习总近平内心是反感的,就你张高丽站的高看得远?你把你名字改成“张高远”算了。
    
    习总与六常委讨论周永康问题(四)
    
    习总日记(2013,12,18)
    
    六 位常委都表态了,六位常委六种意见,共同点是赞成处理周永康,不同点是处理的方式。如何处理周永康我习总近平已经打定了主意,只是在等待心仪的意见和中意 的时机。如果六位常委里大多数意见与我一致,那么决定处理周永康就可以挂“政治局常委会共识”的羊头,如果大多数意见与我不一致,那就想办法使不一致转化 成一致。一个家庭,一个团体,一个政党,一个国家,凡当掌柜的,就是想方设法让自己的意志变成大多数人的意志,美其名曰“顺应民心”“顺应天时”,其实是 “顺应朕心”。
    
    金 正恩驱使他的士兵饿着肚子瘦着身子满腔愚昧地在金色广场上走鹅步,今天幸福的朝鲜饥民谁会怀疑金正恩揪出张成泽不是顺应民心?所以“大快人心事揪出死人 帮”的傻呼昨天的中国人干过,今天的朝鲜人正在干。过去的傻呼们今天醒悟了么?哪可能那么快啊!傻呼虽然不是和谐号机车但惯性还是有的。
    
    我身边的六位常委可不是傻呼,他们在等水便浑,变浑了后可以乘机摸鱼。打周老虎对谁有利还很难说,这就是我迟迟不咬这块嘴边肉的原因。
    
    打 周老虎有几种结果。打好了,提升我习总近平的个人威信,踩着薄熙来周永康的骷髅,我成为反贪整党新一代英明领袖,开创近平中兴时代;打虎也可能被反作用力 伤了自己,招致党内现任离任常委联合起来,那就得不丧失了;打虎最坏的结果损害党的声誉地位,反贪变成了自爆家丑,整风被认为是清除异己。
    
    因此虽然揪出周永康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时发射,静候天意。
    
    嗯, 都想好了,于是我对他们六位常委讲:“根据大家的发言表态,在处理周永康问题上,政治局常委会的意见取得了高度一致,就是坚决查办。查已经查了,至于如何 办何时办,我们不妨再仔细斟酌商量。我个人意见倾向于按照党处理薄熙来一案的方式,将来再有大案发生,都遵循一种方式,那就是建立和完善党内法制,以法治 形式处理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的违纪犯罪问题。”
    
    张高丽等听我如此说赶紧纷纷表态全力支持。
    
    我 劝导中略带威胁的结束语一定会让他们牢记在心:“隔壁金家出了张成泽,我看很有教育意义。薄熙来周永康张成泽,为何最高领导人要对他们动手?你们想想,你 们得好好想想。觊觎最高领导人的位置通常没有啥好下场,有道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那是小孩说着玩的,千万别当真,当真会掉脑袋的,如张成泽同 志。我已经安排人在海外媒体放风说要周永康的脑袋了。如果潜伏在海外的爱国爱党们全力支持的话,如果潜回祖国的爱国爱党们支持的话,如果还未来得及潜伏海 外的爱国爱党们支持的话,哼哼。好久没人掉脑袋啦!”
    
    我离开会议室的时候是哼着小调走的:“菜市口(呀),好风光,家家户户微信忙,年老的年少的挤破头,直播(哪个)杀头(呀)就在今天—。”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12/2013121900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