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袁宗平:纪委的体制、机制改革是所有改革的重中之重
(博讯2013年12月16日发表)

    纪委的体制、机制改革是所有改革的重中之重,势在必行
    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闭幕,《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已经发布。我看到了,我在10月25日给中央有关部门和上海市委的“向18届三中全会建言:改革纪委的领导体制、运作机制,真正发挥监督、纠错功能”一文里的某些建议在《决定》中得到了充分体现。我欣喜地体会到,三中全会的《决定》听取了民众的意见,而民众的呼声完全符合和响应了中央的精神。
     中央高层早期就有一个中央监察委员会,如果我记忆无误的话,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央监察委员会书记是德高望重的董必武。当时处理了刘青山案,由此警示全党。所以党员干部进城以后在抵御“糖衣炮弹”方面有所警惕。所以客观地评价,五十年代干部队伍还是相对比较廉洁的。但在当时,我们对反腐的认识尚欠不足。贪腐的本质是“权力膨胀”,所以中央监察委员会防得了贪污,却管不了“权力膨胀”,即权力不受监督。所以在强势的“党委”与弱势的同级监察委员会面前,监督便成了空谈和摆设,以至发生了57年整风后期极不正常的“反右”,59年、62年的“反右倾”,最后发展到66到76年的“文化大革命”。这个历史教训极其深刻,也是令人痛心的。
    改革开放,成立了“中顾委”,主任邓小平,“中纪委”,书记陈云。中纪委也取得明显的成绩,把那些趁改革开放之际“以圆台面为中心,吃一点,捞一点”的腐败分子处理了一批。那时贪污受贿一万,就要判一年。这都有效的扼止了腐败的蔓延。但这都没有对过大的权力实现根本的限制,那些手中掌握人、事、物、钱权的人,却也是吸取了教训:“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于是,官、商、政府机关、企业上上下下结成有形的、无形的盘根错节利益网,把持着用人、用物、用钱的绝对权力,容许他们“适度腐败”,严重地侵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甚至他们还称自己仅仅是“被动腐败”。十几年来从多起发生的如陈良宇腐败案中,可以看到祝均一、秦裕等等,已经是发展到团伙了,书记秘书都贪污上百万,房子八九套。这已经是令人触目惊心的了,更不说他们在重大决策上失误造成的巨大损失,腐败成了贪官间的“润滑剂”和“凝固剂”。所以对各级主要领导干部的监督实在是太重要了。恰恰这是十几、二十多年来,监管这方面成了各级政府、企事业单位的空白和盲区。正因为监管的缺失,才造成腐败的蔓延,造成违背党的政策、违背国家法律、法规,(包括司法不公) 随意剥夺、损害、侵占人民群众利益的事件大面积发生和持续存在。
    各系统、各行业、各领域的腐败各有其特点。以上海宣传口为例,违背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假大空,抬轿子,吹喇叭,一片“歌舞升平”,以掩盖在文化体制改革、转制中捞权,以及逃避国有资产的流失的责任。由市委宣传部主导,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打着“打造出版业的航空母舰”的旗号,兼并了上海所有社会出版社的过程中,贱卖原出版社的房产,而主业(出版)却经营不善,库存图书增多,出版队伍人心涣散,多家出版社出现亏损或利润下降。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些打着改革旗号,干的是大肆捞钱的勾当,上海的出版业早晚要断送在这帮败家子手里!
    监管的缺失,党内自净能力的弱化也说明纪委的职能的弱化。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班子根本没有批评和自我批评,更拒绝来自人民群众的批评和监督。市委宣传部、组织部、纪委之间组织涣散,相互不敢批评,“宁栽花,不栽刺”。这也与纪委体制上的局限有直接关系。在区、县、局,各系统、各企事业单位的各级党委,均是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甚至还兼工会主席),他怎么去监督书记(第一把手)?怎么来纠正党委的错误?他领的是高官年薪,他怎么会为底层职工去维护和争取合法权益?第一把手有特权,自己给高层定年薪、挑选和提拔他信任和听话的人,加之以封官许愿,于是形成以他为“核心”的、以“铁哥们”为特征的腐败小圈子。这就是“能人不用用庸人,庸人不用用小人”。他绝不会依靠和任用正直、清明、廉洁的干部。于是干部素质越来越差,信仰越来越缺失,越来越脱离群众,明哲保身盛行,改革动力越来越小,官民矛盾越来越尖锐,党与政府的公信力越来越缺失,人民群众怨气也越来越大。人们现在所看到的社会上访现象,就是人民群众对各级政府的“与民争利”、“行政不作为”的维权表达,也是对腐败的一种深恶痛绝。
    应该看到,这些改革过程中产生的各种各样问题,有其深层次的原因。这就是事物内因起主要作用的结果,内部腐败的必然结果。以前有句话:改革过程中产生的问题,要用改革的方法解决,这句话有正确的成分。我理解,那就是习总书记所表达的“问题倒逼改革”。现在改革过程中产生的问题,的确太多了,改革开放要进行下去,已经绕不开了。以上访为例,基层发生问题,政府不给解决,拖成历史遗留问题,逼着访民依法进京上访,地方政法委竟然以警告、拘留、劳教对待,使得访民长期奔波京沪之间。由此就必然要对处理解决上访问题的模式进行改革。国家信访局取消各省市非正常上访排名是改革,但根本上要责成地方党政部门担起解决问题的责任。地方各级党政企主要领导主承担,如果在一定限期内不解决(有道理和基本有道理的)上访问题,主要领导必须挪动领导岗位。这也是一种“问题倒逼改革”,才能促成真正逐步解决“上访”这个社会问题。
    对解决上访问题的模式进行改革,与经济领域各项改革一样,都到了“深水区”,因为都触及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必然会遇到暗礁,或水雷和干扰。好在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央及时提出反腐斗争和开展学习实践密切联系人民群众的活动,就是为了为改革开放开路。所以排除暗礁,水雷和干扰的任务就必然落在纪委的身上。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共60条,任务很明确。其中纪委的领导体制、运作机制改革尤为醒目。我在“向18届三中全会建言:改革纪委的领导体制、运作机制,真正发挥监督、纠错功能”一文中提出“应该把各系统、各单位的所有的纪委书记(即党委副书记)调离原单位,直接划归市纪委编制,领取纪委发的工资,市纪委归中纪委垂直领导。彻底切断和原单位、原系统同级党委的利益瓜葛,甚至案件上的牵连,办任何案件再也不要受原单位、原系统同级党委的领导、干扰和影响。”完全符合中央的精神。还有,基层如发现违纪、违法、腐败案例,他们应该回避,纪委干部下去办案应该跨系统甚至可以跨地区委派。从这个层面上分析,上级纪委向下级委派巡视组、督导组的机制应该长期坚持,而且应该沉到最基层。由于与民争利、损害人民群众利益、腐败问题虽然发生在基层,而根子在上面。巡视组、督导组应该接受人民群众的来信来访,不应以任何理由拒绝、敷衍、搪塞,不应把有关内容转到当地原单位,甚至转给被告手里。大量的来信来访绝大部分反映了人民群众的维权诉求,是民心民意的正能量的反映,是党与人民群众联系的最直接的通道,也是发现“老虎苍蝇”线索的最佳途径。我们常说干部密切联系群众,发动和依靠人民群众支持改革、参与改革,形成互动,那么,与人民群众接触,尤其与有意见、有怨气的访民接触,应该是我们共产党人的本能。应该看到十几年来,成千上万的访民赴京上访,他们反映与揭露的是各地各级党与政府内企业内的腐败、阴暗面,是在帮助党与政府改进作风,应该予以鼓励与支持。这股自然形成的民间力量,对推动社会进步、对社会的公平正义的回归、对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都起着不可估量的促进作用。对纪委的改革、对中央的反腐斗争也是一股助力。
    纪委的体制机制改革,就是要真正发挥监督、纠错功能,提高纪委的工作效率。除了对各级党政机关建立规章制度督促检查之外,还应对以往的腐败、错误、问题进行必要的追究,即便是前任官员已经离任或者高升,责任也必须追查到底。绝不能再搞“照顾某人的面子,手下留情”。当然对纪委本身的失职、失查也应追责!
    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纪委工作人员自身应该清廉、刚正不阿、有明确的信仰、是非分明、没有野心、不以整人为目的向上爬、甘愿清贫。
    纪委的改革已经是所有改革的重中之重。势在必行。
    纪委与中央委员会也许应该平行。对每年的工作总结,都要向党代会汇报。建议以后党代会也可以像全国两会一样,每届五年,每年召开一次。比如,可以称为“十八届党代会第二次会议”,中央委员会和纪委分别向党代会作汇报,就像国务院每年向人大作政府工作报告一样,让全体党员代表审议。
    十八大以来,中央所部署的学习实践活动、反腐斗争,以及三中全会的《决定》,使我们看到了,在各种各样的阻力与困难面前,习总书记、党中央的攻坚克难的决心和进取精神,一改前十年、二十年的沉闷,仿佛改革开放的大船又从新起航。三十几年前有一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有耐心,要像保护任何新生事物一样保护习总书记。那么应该给习总书记以时间。我相信,三中全会所作的各项决定如果能够得到真正贯彻和落实、以及在全党学习、实践活动、反腐斗争取得切实成效的的话,“实践与时间将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这次全会就会在今后五年、十年里具有与十一届三中全会同等重要的意义与历史地位。
    (11月26日在山东菏泽,习近平总书记会见当地官员时给市、县委书记们念了一副出自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衙,由清代康熙年间内乡知县高以永所撰的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连封建清朝七品官都知道,百姓不可欺。习总书记到湖南山东视察都沉到最基层接近贫困群众,解决问题。那么上海各级党政企官员还有什么理由还高高在上,他们现在在想什么呢?)
    本文是对“向18届三中全会建言:……”一文的补充。请代我向中央转达,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谢谢!
     民盟盟员 副研究员 袁宗平
     2013年12月2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12/2013121623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