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秦晓为周滨、蒋洁敏辩护?/冼岩
(博讯2013年12月09日发表)

    
    作者:冼岩
    
    财新网最近专文披露了周滨、蒋洁敏联手侵吞国有资产、化公为私的事实。从已披露的资料看,周滨的赚钱,主要是靠权力关系。通过权力关系来获取赚钱的生意,这在高干亲属中所在多有,对此,海内外媒体早已有很多报道。在现行法制下,这种行为是否触犯法律,主要看定价,看是否以畸高(买进)畸低(卖出)的价格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周滨、蒋洁敏的罪行,主要也体现在定价上。据财新网报道,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当时任中石油总经理的蒋洁敏亲自批示,以极低价格将长庆油田的两个油区包给了周滨,周滨转手就赚了5个亿。
    
    转手即赚5个亿,这当然是大案,是侵吞国有利益的严重罪行。但比之当年的秦晓,却如同小巫见大巫。秦晓在平安上市前夕,将招商局手持的平安股价以极低价转让给匿名的私人公司,让对方转手即赚几百个亿,这才是真正的鲸吞。相比之下,周滨、蒋洁敏的手笔,只能算是蚕食。
    
    秦晓为什么要这么做?对方匿名公司究竟是何人?是秦晓本人的马甲,还是像周滨一般的背景深沉之士?这些问题,至今仍然在云山雾罩之中。官方闻风不动,普通老百姓当然也没有能力揭开谜底。倒是做贼心虚的秦晓,屡次为自己辩护。巧得很的是,几乎秦晓为自己辩护的所有理由,都可以用来为周滨、蒋洁敏辩护,甚至辩护得更加有力。如果放过秦晓却单抓周滨、蒋洁敏,难免令人有“选择性反腐”之嫌。
    
    下面来看看秦晓的辩护是如何落实在周滨、蒋洁敏身上的。一,秦晓声称,卖出平安股份是因为自己“喜欢掌控”,眼看平安要上市,掌控不住了,所以情愿亏它几百个亿,也要提前把股份卖了——这样的理由如果能够成立,那么蒋洁敏也可套用:出包长庆油田两个油区是为了更好地掌控其他的油区,价格低一点,也是战略的需要,为了快速完成结构调整。二,秦晓在解释贱卖时,声称“不能权益法,只能成本法”,意思是不能看这些股份卖的时候价值多少(这真是天下奇闻),只能根据自己形成这些资产的成本来计算,虽然价值几百亿的资产被按十几亿卖出,但和当初的买入价比,自己还是赚了——这种理由简直就是为蒋洁敏量身打造的:长庆油田两个油区的发包价虽然低了,但是本钱我们早就赚回来了,怎么能算贱卖?三,秦晓最后理屈词穷的自辩是:这件事不可能存在猫腻,我本人也没办法搞什么名堂,因为““有国资委、审计署,还有市场和我们的投资者,都在监督”——那时的招商还未上市,论监督力,远不能与上市公司中石油相比。如果“有国资委、审计署,还有市场和我们的投资者,都在监督”足以成为秦晓没有搞腐败交易的理由,当然更可以成为周滨、蒋洁敏之间不存在腐败的理由,同时也足以证明所有国企都是干净的,国企管理层都是清廉的。
    
    财新网专文揭露周滨、蒋洁敏,其立意甚佳,胡舒立女士秉承了《财经》时的一贯风格。但问题在于,胡女士能够对参与侵吞国资5个亿的周滨、蒋洁敏毫不留情,为何却对参与侵吞了几百个亿的秦晓网开一面,甚至还推崇备至?难道观念的相同,就可以无视事实,抹杀罪行?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12/2013120921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