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由‘杀汉灭回’口号的演化看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妖魔化宣传/伊利夏提
(博讯2013年10月29日发表)

    伊利夏提
    
     上周末去多伦多参加“第六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会议,我做了题为《由‘杀汉灭后’到‘杀汉灭回赶哈萨’看中共对维吾尔人妖魔化宣传的邪恶目的及其后果》的专题演讲。
    
    没有想到演讲结果非常令我满意,出乎我预料之外。演讲完后,在场的几位回族朋友,立马跑来告诉我:他们一直对这口号信以为真,一直不理解为什么维吾尔人要‘灭回’!不知道实际上这口号只存在于汉文资料、没有任何出处!
    
    在选择题目时,我还犹豫过半天,想着这题目是否合适,是否适当。当天的演讲为了生动、直观我用的是PPT. (演示文稿)。很多听众提出能否将此编写成文章发给他们,我答应了。
    
    ‘杀汉灭回’及其衍生体‘杀汉灭回赶(驱)哈萨’可以说在中文媒体上泛滥成灾、甚嚣尘上!只要在任何一个中文网站上打这四个字,立即跃入眼帘的是成千上万的有关这口号词条导引,有文章、跟贴、解释等等;引用这口号的有:官方文件、有学者文章、由五毛跟贴;而这口号的指向毫无例外地都是维吾尔人!
    
    官方文件、学者文章、五毛跟贴都认定是维吾尔人提出了‘杀汉灭回’的口号,而且也这么做,也做过!? 但没有一篇文章给出口号出处、来历、背景解释等等!
    
    读过这些文章的人很快会得出一个非常可怕的结论:维吾尔人非常地、毫无道理地仇恨汉人、仇恨回族人、也不喜欢哈萨克人;要把汉、回都斩尽杀绝!不仅要杀光汉人、灭了回人,还要将哈萨克族人赶到山上、赶出东突厥斯坦!
    
    真的是这样的么?维吾尔人真的提过这么一个带有很深种族主义色彩的口号吗?维吾尔人真的在历史上无辜屠杀过汉人以及回族人吗?否也!
    
    ‘杀汉灭回’这口号要准确地考证,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有谁第一个提出;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但这口号只存在于汉文资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没有一篇汉文资料给出‘杀汉灭回’口号的出处、时间、地点,也没有背景资料解释;只是每一位汉文作者在武断地、重复指控维吾尔人曾经在历史上实施过‘杀汉灭回’,且一直在延续使用这一口号!?
    
    最早‘杀汉灭回’口号出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汉文资料;九十年代开始泛滥、演化发展。但奇怪的是,国民党时期的任何有关东突厥斯坦汉文资料都没有提到此口号;共产党统治初期、也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汉文资料也没有出现‘杀汉灭回’口号。
    
    我对在国外(土耳其、沙特、巴基斯坦)出版的各类维吾尔文书籍进行了非常仔细的搜索研究,也对国外出版的英文有关东突厥斯坦上世纪初历史研究的书籍进行了彻底研究,没有发现有任何一本维吾尔文的或者英文的书籍提到过这个口号(如斯文海丁、吴霭秦等的回忆录)!即便是那些被人们认为非常极端民族主义的维吾尔领袖的讲话、文章、回忆录中也未发现有‘杀汉灭回’这口号
    
    我通读了参加过东突厥斯坦第一共和国建国维吾尔前辈们书写的大多数回忆录,如:默罕默德∙伊明∙博格拉(Muhammet Imin Boghra)的《东突厥斯坦历史》、埃敏∙瓦西迪(Emin Wahidi)的《回忆录》、穆沙∙图尔克斯塔尼(Musa Turkistani)的《东突厥斯坦悲剧》等,但都未发现有‘杀汉灭回’的口号!
    
    但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近代(共产党时代)汉文资料中,不管是官方文件、学者文章中‘杀汉灭回’的口号却引用得几乎可以用泛滥成灾来形容!
    
    不加考证、堂而皇之的引用此口号的学者当中不乏名人大家:如维吾尔自治区社会科学院民族问题研究学者马大正、潘志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军控与安全研究所学者、博士郭晓兵,中国国家反恐中心反恐专家李伟等。引用‘杀汉灭回’口号的官方文件有:中共编发《新疆的发展与进步》白皮书等。
    
    中文网站‘杀汉灭回’的口号那更是甚嚣尘山。我简单做了个测试;在中国最大网站摆渡、搜狐打入‘杀汉灭回’四字进行搜索,结果成千上万条;内容五花八门,但都是借此口号对维吾尔人的恶意中伤、诬蔑、谩骂;仇视维吾尔人、要灭绝维吾尔人的跟贴更是比比皆是。
    
    我对中共官方网站进行同样的测试,结果也一样;不管是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的中国新疆网,还是中央电视台的央视网、人民网等等到处都是引用此口号指责维吾尔人的文章、跟贴。至于其他的各类中文非官方网长那就更不堪入目,处处充斥着引用这口号谩骂、亵渎维吾尔人文化、信仰等等各类民族仇视内容的文章、跟贴。
    
    最为有意思的是这口号的演化;先是简单上口(汉语)的‘杀汉灭回’,到九十年代末演化为:‘杀汉灭回赶哈萨’或‘杀汉灭回驱哈萨’;这口号的制造者为了使其继续押韵将哈萨克人族名中的最后一个字‘克’略去了,这反而留下了狐狸尾巴;只在汉语中押韵,和‘杀汉灭回’一样在维吾尔语中非常的拗口。也就更进一步证实:这口号是由汉语使用者制造的!
    
    更为有趣的是这口号已经开始翻山越岭进入了藏区!尽管藏人朋友为避免背上恐怖分子帽子,极力想和不断进行绝地反抗的维吾尔人保持些许距离,但中共政权在妖魔化维吾尔人的同时也没有省略藏人,而且用的还是同样的方法、同样的口号!
    
    我在进行‘杀汉灭回’搜索时,发现在一些网站上也有一些‘粪青’中国人指斥藏人‘杀汉灭回’,而且 说:“‘杀汉灭回’‘是藏区的传统’”;我猜大概是张庆黎由维吾尔自治区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升任西藏自治区书记时带过去的!
    
    维吾尔人和汉人、回人间发生过激烈武装冲突的时间应该是上世纪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末;也就是东突厥斯坦第一共和国(1933年11月12日于喀什噶尔)、第二共和国(1944年11月12日于伊犁)建立期间。
    
    第一共和国建立期间先是各路维吾尔人为首东突厥斯坦各民族的起义军和侵占东突厥斯坦南部各城市中国驻军作战,然后是和马中英的马家军混战。
    
    坦率地讲,当时的武装各方都有对对方的屠杀,哪一方都逃脱不了屠杀罪指控!但相对于这几方混战武装;维吾尔起义军是最弱的一个,武器装备落后,未经任何军事训练,是一群农民起义军,武器不多不说,大多数还是最老式的武器,而且武器数量也不是很多;农民军很多还不会使用武器!
    
    所以要指责谁犯下了屠杀罪,还真轮不到维吾尔人去背这个‘杀汉灭回’的黑锅!
    
    要指控谁是‘杀汉灭回’的罪魁祸首!谁犯下了民族屠杀罪?根据历史事实(斯文海定记述及其他汉文资料),首先应该指控的是;拥有相当现代化枪炮、坦克、飞机的盛世才政府军、‘归化军’,以及前来支援盛世才的、拥有当时最先进作战武器的、中共老大哥——苏联红军!再其次,是国民党政府在编的、受过相当军事训练、武器精良的马中英的马家军!
    
    当时留下中文历史资料及当时在东突厥斯坦和马中英打过交道的瑞典探险家斯文∙海丁的记述可以佐证这血淋林的事实;在东突厥斯坦东部、南部戈壁滩上用飞机轰炸、屠杀马中英马家军回族人最多、最残酷的,首先是盛世才的帮凶苏联红军,其次是盛世才的政府军,而不是维吾尔义军!
    
    在第二共和国建立期间,是伊犁附近各县各民族(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兹别克、锡伯族、蒙古族、回族等)人民共同举行起义和当时侵占东突厥斯坦伊犁地区国民党驻军作战。
    
    伊犁武装起义过程中,首先是国民党伊犁当局向汉人居民发放枪支,埋下了民族仇杀的隐患。但英明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政府领导人很快发现问题,以强力制止了民族仇杀。
    
    以中共最新出版书籍摘录为证:
    
    “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是,因国民党军政机关曾给在伊犁的汉族老百姓发放过枪支弹药∙∙∙∙∙ ”(参看《回忆阿合买提江》由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玛依努尔哈斯木著)
    
    “1945年1月1日,临时政府特别法庭判处在惠远城内杀害多名无辜汉族群众的游击队员拉普桑死刑,立即执行。”(参看《回忆阿合买提江》由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玛依努尔哈斯木著)
    
    至于当时国民党军警当局屠杀手无寸铁、无辜维吾尔等各民族人民的民族屠杀罪行,可以用罄竹难书来形容!也已中共自己出版史书摘录为证:
    
    “死到临头的刽子手,将抓来的无辜百姓集体屠杀,有些还被活埋,有些甚至被扔进水井或厕所里憋死。这些无辜百姓,有的嘴里还塞着布团,有的双手被反捆,带着手铐脚镣,还有的被剜出了眼睛,割掉了舌头,有的被开了腹部∙∙∙ ∙∙∙ 一个名叫穆尼尔的16岁少年双手被反绑,头部被刺刀刺穿,腹不被刺刀刺破,被扔进了水井。仅从警察局的坑道里就发现有238具尸体。人们将从几处收集来的557名冻僵的尸体排列在一起,供家属辨认时,大地顿时被乌云笼罩,人们哭声连片。 ”(引自《回忆阿合买提江》由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玛依努尔哈斯木著)
    
    关键问题是:第二共和国建立期间维吾尔人到底有没有屠杀回族人民?答案是斩钉截铁的:没有!
    
    也以中共出版史料摘录为证:
    
    “克里木∙阿吉,回族,1885年生,伊宁人,经商。在回族人民群众中有很高的威望。三区革命武装斗争时期,他积极参加革命,被任命为民族军骑兵‘回民团’团长。”(参看《回忆阿合买提江》由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玛依努尔哈斯木著)
    
    “克里木∙阿吉、马国义两位回族人是参加南京国大会议24名新疆国大代表中的两位。”(同上书)
    
    如果回族人被以维吾尔人为首的民族义军所屠杀的话,回族知名人士会参加民族军、和其他东突厥斯坦各民族义军并肩战斗、流血牺牲吗?一位德高望重的回族伊斯兰学者,会担任回族骑兵团团长吗?根本不可能!
    
    且,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发现任何一本、有参与过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建国斗争的回族人所写的回忆录、提到当时有过针对回族人的屠杀行为!
    
    下面引用的另一段话是广泛传播于中文网站、媒体,且有很多中国著名学者,如:马大正、秦晖等未经考证广泛引用过的、直接和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有关的所谓民族仇杀描述:
    
    “1945年1月伊宁被攻克后,大批极端维吾尔族民族主义者手持木棒大刀,四处残杀汉族人∙∙∙“三区革命”中被杀害的汉族平民数量至今没有准确的统计,一般的估计是在二万至七万之间。”
    
    这段话没有出处不说,人口数据也有问题;但还是有很多汉人学者、五毛等、还在不问就里地、不断地在所写文章中、在互联网上重复传播,以讹传讹煽动民族间仇视、仇恨!
    
    据我收集到的有关民国期间东突厥斯坦人口资料:
    
    “根据中华民国内政部1928年的国情调查,新疆当时的总人口为2,551,741人,其中维吾尔族人口占70%,汉族人口不到10%。(曾问吾:《中国经营西域史》)
    
    “但实际上维吾尔族的人口可能更多一些。根据崛直的计算,1940年维吾尔族人口总数为2,941,000。如果利用崛直给出的计算数据做进一步测算的话,当时的汉族人只有234,715 人。”(崛直:《一八—二〇世紀􃘙􃘗􃘣􃙞人口試論》,《史林》第60 卷,第4号(1977))
    
    “盛世才登记造册时期(民国31年)全省民族成分如下:维吾尔72.1%、哈萨克8.4% ∙∙∙ 汉5.4%。”(参看《回忆阿合买提江》由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玛依努尔哈斯木著)
    
    根据这两份资料推测;当时在伊犁的汉人总人数大概不会超过三万人,要杀‘两万到七万汉人’大概需要将全东突厥斯坦的汉人提前集中到伊犁来!
    
    再查第二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历史(汉文史料);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成立之后;很快,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政府就允许在伊犁出版发行汉文报纸!如果伊犁的汉人都被屠杀净尽的话,这汉文报纸有谁来编辑出版,有谁来订阅!?
    
    汉文报纸能够出版发行,说明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建国初期,伊犁仍然还住有很多汉人居住!此现象明显否定屠杀汉人之说之虚假!
    
    另一个疑问是;如果存在过这么一个民族大屠杀,为何这些存活的伊犁汉人有时间、有精力出版汉文报纸;却时至今日、仍然没有一人写下伊犁维吾尔‘暴徒’屠杀‘两万到七万汉人’的罪证!?
    
    再,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政府内务部长阿卜杜克里木∙阿巴索夫(Abdukerim Abbasuf),其夫人是伊犁汉人——吕素心。阿卜杜克里木阿巴索夫是在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建立之后和吕素心结的婚;其岳父是伊犁汉人商会的会长;如果维吾尔人进行了‘杀汉灭回’的大屠杀的话,这位汉人商会会长还会将其女儿嫁给一个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政府的维吾尔领导人吗?吕素心会愿意嫁给一个曾经带着维吾尔游击队参加过伊犁起义的维吾尔人吗?
    
    这一切不仅证实‘杀汉灭回’口号是中国共产党一手炮制、且是中共用于制造民族仇视、用于制造民族仇杀的最大历史谎言,而且是中共为维持其在东突厥斯坦殖民统治而用于煽动一般汉人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的邪恶工具!而中共御用学者是一群不学无术、毫无学术道德的、‘助纣为虐’的中共法西斯帮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10/2013102907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