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认识周强:是法治魄力,还是霸道专制?/牛泪
(博讯2013年10月13日发表)

    
    牛泪按:曾成杰案、薄熙来案、夏俊峰案,一个对象是民营企业家,一个对象是红二代的党政高官,一个对象是社会最底层的普通小贩,这三个饱受争议的代表性案件,都在周强担任最高法院长兼首席大法官后判决或核准执行死刑。到底体现了周强坚持独立审判的法治魄力,还是体现了霸道专制?这个问题值得讨论。
    
    最近接连发生的三个案件都和周强密不可分,我们可以从中对周强建立更多认识。
    
    第一个是曾成杰案。此案发生时,周强在案发地湖南任省委书记。2008年,曾成杰因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等罪名被拘捕,2010年一审判死刑,曾成杰上诉,2012年3月,湖南省高院二审维持对其集资诈骗罪死刑判决,但最高法一直未予核准。2013年3月15日,周强当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三个多月后的7月12日前,最高法就下达了对曾成杰的《执行死刑命令》,在代理律师未接收死刑复核裁定书,法院也未通知家属、未安排刑前与家属会见的情况下,曾成杰被枪决于长沙。
    
    在曾成杰被执行死刑前,有关湖南地方政府和司法系统对案件处置不当、低估贱卖资产的传闻不绝于耳,企业界、民间也不乏同情支持曾成杰的声音。当然,受集资案本身和后来政府处置方式影响,曾成杰案也的确给很多参与集资的家庭造成重大财产损失,有不少人因此倾家荡产,要求处死曾成杰的声音在受害人中也不小,对于这些受害者的感受,以及这种非法集资可能给社会稳定带来的巨大冲击,我们也不能等闲视之。
    
    不过曾成杰案最终成为一个话题是在他被湖南法院处死之后。因为曾成杰被执行死刑前未能和家属见最后一面,由此激起的互联网公愤让这一事件迅速从个案变成了社会公共事件。针对网上情绪和外界质疑,湖南地方法院于7月13日17时19分发布了一条冷血微博,辩解说“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对犯人执行死刑时,犯人必须跟亲人见面。”一个多小时后,保守抨击的长沙中院又发了一条“死无对证”的微博,说说是因为曾成杰未提出和家属见面的要求,但这个不合情理的解释在愤怒的网民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总体来说,湖南官方在曾成杰案的处理上确有失当,但周强在中间到底起到什么作用,到底是不是像死者家属和本案律师指出的那样担有责任则无从得知。
    
    第二个是薄熙来案。把这个案件和周强挂起钩来也许会有点勉强。因为像薄熙来这样案子的判决结果,要么掌握在济南中院的主审法官手上,要么掌握在中南海的那几位常委手上。作为最高法院长的周强,即便在本案负有特殊政治使命,最多只能是进行一些业务上的指导或政治上的暗示,他个人确实起不到什么决定性作用。所以,外界在评论究竟是谁、出于什么目的要把薄熙来判处无期徒刑的时候根本就没人把周强的因素算在其中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是审判薄熙来案时的最高法院长。薄熙来既然是经由法院系统这个“司法手套”被判处无期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周强就不会在一边坐冷板凳。我们知道,薄熙来案审判引发了巨大争议,挺薄和倒薄的两派势力在网上的对峙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在薄熙来被判处无期徒刑后,支持薄熙来的薄粉情绪达到自一年前薄熙来案发来的极致,由此引发的对峙与讨论足以达到引发社会分裂的地步,这一判案如果发生在西方民主社会,一定会引发一场旷日持久的街头示威抗议。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周强在薄熙来案中的角色呢?薄熙来案有限度的公开透明,以及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能体现周强的什么思维呢?
    
    第三个是夏俊峰案。夏俊峰案真是中国底层群众的一个悲剧,这个沈阳小贩因为刺死了两个城管队员,今天刚刚被最高法核准死刑。这个案件也是拖了好多年,直到今天才由周强担任院长的最高法核准,最高法给出的解释是夏俊峰罪行特别严重 不足以从轻处罚。夏俊峰案之所以引起争议,不光因为城管和小贩的二元矛盾人尽皆知,不光因为当下中国官民间的情绪化激烈对垒,还因为人们普遍认为在该案中存在司法不公,另外还有人们普遍同情弱者的心理因素。
    
    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在摆摊过程中和沈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沈河分局的城管人员发生冲突。在冲突中,2名城管队员死亡,1人重伤。2009年11月11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夏俊峰死刑。夏俊峰不服判决,决定上诉。2011年5月9日,辽宁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法院在审理案件中,对涉案双方证言采取了一边倒的认定方式,采纳了利于城管一方的四个城管队员的证言证据,否认了证实夏俊峰遭城管殴打的六位证人的证言证据,因而认定其故意杀人罪成立。二审判决后,针对众多质疑,辽宁省高院专门回应了相关质疑,但是原告对这些回应表示难以认同。
    
    在得知夏俊峰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后,中国互联网上呈现出一边倒的愤怒骂声。在相关新闻跟帖和微博上,同情夏俊峰、自愿给夏俊峰家属捐款的跟帖和声讨城管、要求最高法收回死刑核准判决的声音不绝于耳,有不少博主更是毫不客气的把矛头对准周强,认为周强在草菅人命,要求周强下课。但是其中,也有一些较为微弱的声音认为,夏俊峰遭遇虽然值得同情,但他在冲突中连杀多人并致人重伤确实是非常严重的犯罪,所以依律当死,最高法核准判决并无不妥,这反而体现了周强贯彻法治的魄力。
    
    以上是周强上任半年以来中国法院系统争议最大的三个判决。这三个判决有一个共同的政治背景,就是十八大以来中国的政治气候和法治气候。十八大以来,中共一方面在党内进行反贪整风洗澡治病,进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另一方面也强化了互联网管控,不少网络意见领袖和政治异见分子遭拘捕打击。在法治层面,中共一方面强调要依宪行政,停止实施劳教制度,另一方面,在最高层多次强硬讲话后,中共宣传与政法系统又对宪政、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进行了多轮联合围剿打击。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有批评者认为中国已经出现了一波运动式宣传执法色彩浓厚的行动,一些地方官僚和公安,和中央要建设法治社会的初衷背道而驰,或借机打击报复,或把抓人当政绩邀功,甚至连刚上初中的娃娃都无情抓捕,从而引发了广泛关注与批评。
    
    有人认为上述政治转变体现了习中央的强势与魄力,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习中央在向专制的极左道路上回归。多维新闻则为此还写了一篇评论,批评《人民日报》僵化解读高层精神,是个需要批判的“歪嘴和尚”,结果《人民日报》扭身就把这顶帽子戴到张家川市公安局局长头上。那么,对周强来说,在以上三个饱受争议的案子上,到底体现了他的什么政治特质?我们都知道周强的政治出身,他的团派背景毋庸置疑,他配合整治互联网“谣言”紧急出台司法解释,并顶着舆论压力神速核决这些案子,到底是在用行动投票紧跟习李,还是说在违背习李联系群众的指示?
    
    再有,在司法审判要不要听取民意的层面,我们也可以进行更多讨论。自担任最高法院长以来,周强在多个场合强调法院判案要排除各种干扰,保障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这里所指的“各种干扰”,包括中共党和政府部门人员对具体案件的干扰,包括人情、感情、金钱的干扰,当然包括网上舆论干扰。国内司法界对此多持正面看法,并认为这体现了中国特色的司法独立精神。周强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显然和他的前任王胜俊有着重大差异。对同样的事情,王胜俊就认为,司法审判要“从国情出发,就要充分考虑和把握我国法律文化传统;要充分考虑和把握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要充分考虑和把握人民群众的想法和感受,使人民支持和理解司法工作 ”。
    
    以上三个饱受争议的案子,一个对象是民营企业家,一个对象是红色背景的高级官员,一个对象是最底层的普通小贩,非常具有代表性,但都在周强担任最高法院长期间判决或核准。特别是曾成杰案和夏俊峰案,在王胜俊手上掂量多年没有核准,而到了周强手上在短短半年之内就连续核准执行,这已经可以充分反映出王胜俊和周强截然不同的司法理念。那么,这种司法理念的转换对中国的法治进步是好事还是坏事?这到底是周强强势魄力的体现,还是霸道专制的体现呢?还是说什么都体现不了,就是三个性质不同的个案,最高法在履行本职程序,而中国社会问题和官民情绪的对垒、堆积,已经到了单靠法治独木难支的严峻程度?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10/2013101320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