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习近平自幼就敬畏薄熙来的故事/高新
(博讯2013年10月07日发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的标题是《如果不是王立军坏事,今天的薄熙来正在主持中央书记处会议呢》,说的是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假设薄谷开来没有杀人,我们只需要假设薄谷开来杀人之后薄熙来接受了王立军的讨价还价,以升官许愿换取王立军同意把薄谷开来杀人案永远隐瞒而不是一巴掌把个王立军打进了美国领事馆,那么日后发生的故事肯定是薄熙来在十八大上顺利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就算在事先的酝酿过程中胡锦涛和温家宝会提出反对意见,习近平肯定也会以所谓“政治局常委多数”的手段让薄熙来强行入常。而且当时薄熙来的奋斗目标并不是进常委就行,而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这里的“大任”一不是已经笃定要给习近平来坐的总书记,也不是已经笃定要由李克强担任的国务院总理,而是如今已经坐在了刘云山屁股底下的那个位置。
    
    有心人或者都还记得,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更早一点的话就是去年春薄熙来倒台之前,外界对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组成人选的竞猜名单虽然版本众多,但每份名单上都没有把当时已经是连任两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刘云山和张德江二人排除在外,具体到张德江,有猜中了他会接替全国人大委员长职务的,也有根据他当时的职位断定他会被安排为国务院常务副总理辅佐李克强的......至于当时已经是两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宣部长和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者委员会第一副主任的刘云山,当时的外界评论和猜测文章中无一猜中他居然会在进入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会之后扮演起了本来是被外界认为应该由李源潮扮演的角色,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书记(第一)书记。
    
    在薄熙来终于被审判的这段时间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信息证明中共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由九变七的决定,肯定是薄熙来事件导致的政治后果之一。之所以由九变七,毫无疑问是习近平和胡锦涛均是基于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公开支持薄熙来而开始警惕政法委权力坐大之后的危险和后患。而政法委书记如果不入常,而且政治局常委仍然需要是奇数制而不能是偶数制的话,就只能在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位置上打主意了,一个办法是让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宣部长直接兼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另一个办法就是让七位政治局常委中分管书记处工作,也就是职权相当于副总书记角色的那一位同时身兼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中宣部长仍然只是该委员会的第一副主任。日后看来,中共高层最终选择了两种办法中的后一种,在此前提下,这位“副总书记”与他的前任----十七大至十八大之间的习近平,以及前前任----十六大至十七大之间的曾庆红相比就多了一项党内兼职,而兼职多了自然工作量就大了,减“负”措施就是把本来因为被十五大至十六大之间的胡锦涛、十六大至十七大之间的曾庆红以及十七大至十八大之间的习近平实践过了的党的“副总书记”同时身兼国家副主席的“惯例”打破,让十八大之后的新任“副总书记”干脆专事党务,国家副主席职务则“另请高明”,由兼职变成专职。
    
    我们在过去的文章中也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回顾过,背后篾称习近平为“习阿斗”的薄熙来在习近平以“副总书记”兼国家副主席之尊君临重庆时居然能够在市委干部大会上阿臾习近平不顾繁重的党务、国务缠身......,令山城人民倍感亲切!而十八大之后的那位“副总书记”,也就是由上届中宣部长晋升至此的刘云山则只有“党务缠身”了。
    
    那么,假如当初薄熙来一巴掌把个王立军打进了美国领事馆的事件没有发生,几乎没有人怀疑他是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笃定人选,在此前提下我们再假设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仍然还是九人制,即政法委书记和专职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均还入常的前提下,届时的薄熙来希望自己会在政治局常委们的“党内分工”中具体扮演角色呢?
    
    薄熙来刚刚在济南中院发表的“受审演说”中非常诚恳地检讨自己“治家无方”,显然是与他自己的“治国有术”相比较而言。而他的治国之术已经广为世人所知而且是被习近平高度称赞,称之为有“示范意义”的无非就是重庆模式中的“唱红”和“打黑”。那么,假如薄熙来已经跻身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时接替了周永康中央政法委书记和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两项兼职,“打黑”运动肯定会被他迅速推向全国。与之同理,如果薄熙来能够以十八届政治局常委身份出任《东方红》和《大海航行靠舵手》。那么如果他薄熙来能够如愿在十八中央政治局“唱红”同时推广向全国范围的志向即可假他一人之手直接实现。
    
    薄熙来在济南受审期间不但没有被要求着装囚服,而且是上装白衬衫,下装西便裤,仍是政治局夏日会议的“制式”着装或者说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夏常装”。就在薄熙来济南受审的同时,在北京召开的中央有关会议上讲话的刘云山,穿的也是这一身。人们或许都已经发现,自中共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和它和常委会正式面世以来,开始扮演“副总书记”角色的刘云山表现得是十足的循规蹈矩,与总书记习近平一唱一和,公开讲话内容中没有半点自己的东西。但如果是薄熙来坐到了如今由刘山云所占据的这个位置,情形可就大不一样了。薄熙来受审之前笔者即已经收到过一个关于薄熙来、谷开来和王立军之间“友情互动”的“段子”,说的是王立军被中纪委和国安部收押之后交待了大量薄熙来的“政治罪行”,其中之一就是他当面阿臾习近平却又在背后诋毁和贬低习近平,具体内容是薄谷开来曾亲口告诉他王立军,说薄熙来问谷开来:“习阿斗要君临重庆了,你是不是也要见一见?”王立军说薄谷开来当时叮嘱薄熙来“一定要多给立军安排一些在习近平面前的表现机会”。
    
    在中共政权已经以薄熙来“重庆打黑”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了全国范围内的“狠狠打击网络谣言”的严峻形势下,笔者更倾向于相信如上段子纯属谣言,但薄熙来打小就看不上习近平的说法,绝对是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知“网络”是何种东东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里就传到笔者耳朵里的故事。当时是因为笔者的一本《中共太子党》招致读者反馈无数,其中之一就是一位“太子圈”内的人士亲口向笔者讲述的自己没有哥哥的习近平小时候是随着薄熙成和薄熙宁称薄熙来为“二哥”的,习近平与薄家男丁中的老四薄熙宁同庚,薄熙来和薄熙成分别年长他四岁和两岁,自幼喜欢踢足球的习近平被全家逐出中南海之前的惯常玩伴是薄熙成和薄熙宁,而对当时身材也比他习近平高出一截的薄熙来只有仰视的份儿。幼时的敬畏决定了日后的习近平一旦被薄熙来“辅佐”,肯定就真得成为“阿斗”了。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10/2013100706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