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不一样的庭审场面/杜阳明
(博讯2013年09月09日发表)

     近期一连串的腐败案件的庭审,不断在电视节目中实况转播。尤其是薄熙来案件的庭审场面,桀骜不驯的薄熙来在庭上辩护振振有词,大有乱世枭雄的风范。
    对于中共狗咬狗的表演我不感兴趣,薄熙来会有怎样的下场更不感兴趣。对于薄熙来这种对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罪犯,已经超越了个人的范畴。没有共产党的专制体制,没有全党协同犯罪,仅仅依靠簿谷夫妇、王立军之流,既不可能有如此胆量,更不可能有如此能量。
     簿谷夫妇、王立军的犯罪事实是整个中共犯罪的缩影。所以必然会被淡化和遮盖,许多实质性的犯罪事实不可能在庭审现场曝光。表面浮现的无非是狗咬狗势均力敌后达成的协调。仅凭目前庭审现场揭露的罪行而言。习近平既没有能力,更没有胆量把薄熙来像文强和成克杰一样处以极刑。这就给了薄熙来东山再起的机会,想当年邓小平曾经被毛贼东整治得服服帖帖,三起三落的邓小平被开除出党,永不录用,邓小平本人也表示永不翻案。
    时过境迁,当年的落水狗邓小平在毛贼东生前韬光养晦,毛贼东死后马上爬上岸咬人。薄熙来的政变计划虽然是在得势时制定的,被王立军的叛逃美领馆揭露而宣告失败。但是仅仅是失败而已,并不等于放弃,他们人还在心不死,并且具有相当的势力存在。习李、胡温对薄熙来的挑战如同玩火,稍有不慎死灰复燃,打虎不死反被虎伤。心狠手辣、残忍无比的薄熙来一旦翻身,绝不会对对手手下留情。
    今天我不想讨论共匪的狗咬狗内讧,只想揭露中共的假法治。本人曾经被中共以莫须有的罪名锒铛入狱多次,失去自由24小时以上共有1610天,经历了电警棍、手铐、约束带、扎床、冷冻、暴晒、断水、饿饭等酷刑,断绝牙刷牙膏、毛巾、草纸、肥皂等日用必需品。
    尤其是2006年6月2日我在小区内穿着睡衣散步,被芷江西警署的副所长赵静以到派出所谈谈为名,骗上轿车直送看守所,开始长达二年半的徒刑。
    共匪对我不像对待薄熙来一样,表面上也以开庭、一审、二审的程序,并且指定律师为我辩护,但是仅仅是走过场。
    2006年12月28日,中共对我这个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权益的公民,以寻衅滋事提起公诉,当天上海市政府如临大敌,动用了无数的警察、保安将前来要参加旁听的大批访民阻挡在法院外。
    在闸北法院最大的庭内,除了我妻子和陪同的毛海秀以外,庭内座无虚席,56十个席位挤满了以警察为主、附带政府各部门的人员,
    在法庭上公诉人宣读我寻衅滋事的事实是
    1, 2006年3月15日向新华分社反映被地方政权非法关押
    黒监狱事实,在新华分社对面的树丛内小便(公诉成在厕所门口小便)。
    2, 2006年5月21日在市信访办上访后回家,征得46路售
    票员同意上车,车行二站后,换了一个司机,有选择地直冲我们发生矛盾,并报了110,当场处理是送我们到应该到达的站点(被公诉成不买车票)。
     3,2006年3月15日,在新华分社对面的活动厕所边被不明身份的人打了,公诉人倒打一耙。
    政府指定的援助律师形同虚设,根本不会按照我的意思辩护,我拿出事先写好的辩护词准备辩护,结果被当庭抢掉辩护词,剥夺我的辩护权。
    法庭上公诉人既没有当庭出示物证,更没有让双方的人证出庭作证,法院仅仅根据公诉人的口头证词作出裁决,判我二年半徒刑,整个庭审完全按照领导的指令草草收场。
    稍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我的冤案是中共权贵刘云耕、吴志明、陈忠。。。。故意制造的兽治行为,是中共罪恶的专制体制的必然产物。中共政权不灭,人民灾难不断。只有打倒中国共产党,才能永久团结安定、幸福美满。
    我千遍万遍地诅咒:
    打倒中国共产党!
    消灭共匪!
    推翻中共政权!
    取缔中国共产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9/2013090908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