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薄熙来案新看点
(博讯2013年08月30日发表)

注:此文不是秦永敏所写,已经来信否认。

    至于薄熙来最后的命运如何,外界见仁见智。有人要求无罪释放,有人要求严判。
    
     “审薄”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审薄”一场被称为世纪的审判已经落下帷幕,这是一场中共政治权斗的大戏,若与三十二年前“审判四人帮”相比,当年审“四人帮”是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如今是民众“围观”看戏。不过今天“审薄”,是当年审“四人帮”的政治延续。如果当年审“四人帮”把老毛一起拖出来公审,就没有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导致出来的一系例乌龙事件,也不会有今日薄熙来受审。因此,可以说今天这场审薄大戏,是三十二年前那场政治审判遗留下来的政治祸害。可见毛泽东的阴魂三十多年来在中国大地上作崇,没有停止过。
    
    “审薄”这场戏,因当局心中有鬼,有事要藏,有事要躲,只得事先编排,法官也好,辩护律师也好,被告人也好,都是按事先排好的剧本表演的,刑期也早已确定。但此料,戏刚开场,薄熙来当场翻供,且幕幕精彩,让看戏者大喊过赢!过赢!
    
    首场庭审,薄熙来便在受贿一案中当即翻供,称唐肖林是骗子,疯狗,对徐明的证词,称完全是虚构的,以一口气连续质问30个问题,让对手不但无招架之力,而基本上作了对薄有利的应答。对谷开来的证词,表示谷开来已经疯了,是办案人员给他巨大的精神压迫下作出的。有关工程款贪污一案中,薄斥王正刚的指证完全是漏洞百出,前后矛盾,随即举出七、八个例子,并指公诉人拿这样的证据到法庭上来作证,我很遗憾。并称最低水平的电视剧也编不出这种情节来。在有关滥用职务罪一案上,薄到是相当的坦诚,表示自己确实存在问题,王立军的叛逃有着错误与过失,应负领导责任。并指王立军逃跑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他对谷开来的感情导致的。对谷开来杀人案则表示自己没有殉私枉法,都是秉公办事,也坦承自己有了外遇,伤害了夫妻感情。整个审判过程薄十分淡定,即使与王立军对簿公堂,也无震怒,目含“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之意。
    
    从薄的翻供自辩来看虽然精彩,但与起诉材料一样,都为鸡毛蒜皮的东西,象王力军叛逃美领事馆这样重大的政治事件,他有本事把他说成男女间偷鸡摸狗的情逃追杀。把中国三十年来最大的政治事件演义为,市井小民式的贪婪,把高官鸿门家庭的巧取豪夺,变成寻常人家的柴米油盐的算计,本事实在了得!如此搞笑的东西,你们骗得了自己,也骗不了民众,谁会相信你们这些手捏黄叶骗小孩的把戏,老百姓的眼睛明镜似的清楚。
    
    薄贪污受贿,以区区二千多万受审,民众笑了,薄熙来也笑了。这一点钱养一个情妇都不够,穷乡僻壤的村长都 不会放在眼里。一个市长、省长、政治局委员要这样二张还不够打牙祭的钱做什么。唐肖林受了薄的关照,其中一笔5 万元改善住房,等于在为薄的清廉做广告,说徐明与薄家的关系,仅是报销二张飞机票,送一点儿鲍鱼海鲜,不过是朋友间的人情往来,最大一笔贪污是工程款500万。以起诉总金额来说,坐实了受贿金额也就是2179万,贪污金额500万,再加上法国一套不在他名下的别墅而已。对此全中国人民都蒙了,那不等于说薄熙来是一个清官吗?当局把民众当傻子,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薄熙来是一个政治野心十足的人,要的是江山,他不会在乎钱,更不会在乎这点小钱,他要贪,以他的胃口少说也要几十个亿,法庭拿这一点小钱去打这只大老虎,如何治得了他的罪。如果薄当真如起诉书所指证那么一点贪污受贿,那么与海外媒体披露出来的中共高层人物的巨额贪污相比,薄熙来当真是今日中共少有的清官了。当然,当局不会是为了证明薄是一个清官而搞这样一场审判,当局至所以对薄熙来抓小放大,是为了掩盖整个中共权贵集团侵吞国资民财,人人为巨富这样的事实,实是瞒 天过海之计。
    
    由于审判不是实况转播,而是通过微博公布,断断续续,遮遮掩掩,技术作了何种处理,因在场没有任何独立媒体记者,无法道出法庭上的真相,很多事情没有办法判断。薄到底还说了些什么不得而知,相信以薄熙来全面翻供来看,他不会就事论事,只对公诉的问题作反驳,他有无将胡温、习近平等人的问题一锅揣,和盘托出,有无慷慨阵词他的毛式路线,讲一讲当年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七个常委如何到重庆支持“唱红打黑”的也未可知。如果薄放着这些重大的问题在最后亮相的机会不作阵词,只就本来就没有什么大不了,千把万块钱上作辩护,那只能说,不是薄跌入了当局的陷井,就是与当局演了一出双簧。
    
    说实的,中共审薄本来就是一场政治审判,无非是薄不卖账,要破中共指定接班人的潜规则,为问鼎最高权力,杀开一条血路。怎料到半途与王立军反目,惹出国际谋杀与叛逃案来,断了大好前程。但作为政治路线来说,薄是人倒旗不倒,习近平上台以来,所作所为,有谁敢说不是薄熙来趟出的路子。其实薄习两人均是毛教主麾下的同门师兄,当年重庆“唱红打黑”这两位官二代,是哥俩好,你举旗,我站台。但世事难测,造化弄人,举旗的人下了狱,站台的人接了旗,怎教薄熙来如何咽得下这口气。中共党内权斗之荒唐残忍也可见一斑。
    
    以五天“微博”记录来看审薄这场戏,看似道貌岸然,一本正经,煞有介事,实是婊子要立贞洁牌坊,不但法制形同儿戏,新闻也无透明可言,不过是导演遇到戏霸王,戏演砸了。薄一出场就把剧本扔到一边,自演自导,得了一个满堂彩,做功唱腔,霸气不减当年,上得庭来,一脸不屑,阔步行走,身边的二个人高马大的法警,似呆若木鸡的戏剧道具,未审已赢了一着。开审,薄开场便训导法官,要按我国法律程序来审判,就坐后肩靠椅背,脚翘二郞腿,神情轻松,到比去年“人大”有了精神。在薄熙来看来,这是共产党的法庭,我是毛的传承人物,赫赫的红二代,我怕你们作什么。审判至此,看三代领导人,一群废物,硬是把瓮中之鳖,脚 下之囚的薄熙来拿了威风。三百人,五百天,耗费巨资,精心设计,到了庭上竟如此不堪一击,其原因是对薄熙来罪行抓小放大,避重就轻的结果。中共当局放着薄熙来祸国殃民,重回文革的滔天大罪不起诉,放着与王立军重庆“打黑”造成多少冤假错案,至人于死命不提,放着尼尔伍德索要回扣1400英磅的巨款不说,放着从国家开发银行陈元那里拿了800个亿来胧去脉不查,反拿一些籽麻绿豆,鸡毛蒜皮的小数入罪,这等于说一个劫了金库的大盗,说他偷了集市上的秤砣,又如何镇得住这个不可一世的西南霸王,这是当局自作苦果,自煽耳光。当然,更重要的是此审判不是正义审判邪恶,而是邪恶对邪恶,阴谋对阴谋,小人对小人,狗咬狗一嘴毛的权斗闹剧。
    
    中共当局审薄抓小放大掩盖不了中共的罪恶,最近身在俄罗斯的斯诺登爆料,中国官员在外国的存款已达4、8亿美元,约30万亿人民币,贪官在海外的总资产达100万亿。这些资 产在审薄法庭的台上台下,台前台后哪一个少得了,哪 一个没有份。这是一个世所罕见,背天逆理的政治集团,是一伙穷凶极恶的贪官酷吏,是一帮蝇营狗苟的宵小之徒,总有一天,正义将你们一股脑儿,押上法庭,接受人民的审判。
    
    “判薄” 习又陷入新的两难
    
    薄熙来庭审案连续进行了5天,26日终于落幕。其微博直播显示了前所未有的透明,薄熙来在法庭上甚至可以自由发挥乃至全盘翻供,令全球大跌眼镜。官媒认为这是中共法制的伟大胜利,自由派学者也赞扬这次审判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公开审判”。
    
    应当说,这个“世纪大审”的透明与公开,的确史无前例,值得肯定。遗憾的是,这些透明与公开,著重于表现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的恩怨情仇和众多的细枝末节。怪不得网友们称它为肥皂剧、黑色幽默。其实,这个大审背后的那些不透明不公开的部分,即当局试图掩饰的东西,才更值得回味。
    
    关于薄熙来翻供,就有不透明不公开的猫腻。最令人难以捉摸的是,何以习近平当局为薄熙来精心准备和慎重挑选的三项罪名,2000万受贿、500万贪污,和滥用职权,如此不堪一击?薄熙来当庭否认了两项半,只表示对导致王立军出逃一事,负有一定的责任。当然,在法庭上,被告翻供没有什么不正常,这需要检察官通过证据去证伪。
    
    这里不正常的是,当局能够给薄熙来定罪的真实东西不能拿出来,拿得出来的东西又如此苍白无力。这应是习近平当局的误判,他们低估了薄熙来背水一战的政治个性,高估了自己驾驭薄熙来的本事。毫无疑问,当局中了“共军的奸计”。庭审前,薄熙来一定佯装认罪,允诺配合庭审。未料,他在法庭上全盘翻供,还把当初认罪的无奈,全都抖了出来。
    
    关于薄熙来不得不认罪的无奈,在微博直播上,基本没有反映。这些不透明不公开的东西,是被外媒披露的。据《纽约时报》驻京记者黄安伟(Edward Wong)和安思乔(Jonathan Ansfield)的报道,一名熟知薄熙来家庭的人,及另一名了解庭审过程的人士透露,薄熙来上周四在庭上提出的一些陈述,没有记录在现场实录中,也没有发布在法院的微博上。他们说,薄熙来在庭上表示,他去年之所以向调查人员承认受贿,是因为受到警告,其妻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刚从哈佛大学(Harvard)毕业的儿子可能会被带回中国受审。薄熙来告诉法庭,“我感觉自己一身系两命”。这两位人士还透露,在周五的记录中漏掉的另一个细节,也涉及薄熙来描述的调查人员向他施加的压力;薄熙来在陈述中说,自己被讯问了数百次,并且晕倒了27次。这不能不让人唏嘘。中共体制毫不留情地迫害自己的儿子,就像这个“儿子”用这个体制迫害平常百姓、异议人士和民营企业家一样。
    
    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历来是中共体制自保的一种手段。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毛泽东当政时,对自己的政敌刘少奇、林彪和周恩来从不手软,不仅从精神上更从肉体上消灭他们。邓小平时代也好不到哪儿去。胡耀邦在所谓的党内生活会上被逼得痛哭流涕做了违心的检讨,直至郁郁寡欢突然谢世,赵紫阳更是被连续软禁16年,一直到死。江泽民和胡锦涛处理不听话的下属陈希同和陈良宇,也是罗织罪状,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治他们的罪。薄熙来今天的境遇只是再一次重复了中共党内高官一旦失势必然遭受的命运。
    
    另一个不透明不公开的地方是,薄熙来陈述的凡是接近核心机密,或者和上级有关的东西,均被删除。济南中院发布的一份庭审纪录发出后很快删除,就是一个例子。未删节版本为:“在同意出具王立军虚假诊断证明的问题上,薄熙来一再强调是基于上级的指示。但是在案证据证实,薄熙来同意出具虚假诊断证明在前,其所说的上级六条指示在后,而且,上级指示中没有出具虚假诊断证明的要求。薄熙来的上述辩解完全是在颠倒事实,以达到推卸责任之目的”,其后发出的版本中“薄熙来一再强调基于上级指示”、“上级六条指示”等都被删除。谁是上级?上级的六条指示是什么?这个上级在整个薄案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些中共欲盖弥彰的东西,才应当是薄案的核心。
    
    至于薄熙来最后的命运如何,外界见仁见智。有人要求无罪释放,有人要求严判。本来根据薄熙来的法庭表现,当局有理由重判薄熙来,检方已经暗示,薄熙来“没有从轻发落的基础”。但当局给薄定的三项罪,被薄一一驳回之后,已经做出透明与公开姿态的习近平当局,又不能轻言重判。看来,习近平又陷入新的两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3/9/01)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8/2013083013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