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倒周永康,习近平“定于一尊”的关键一役/看山
(博讯2013年08月13日发表)

    
    最近,海外媒体密集披露了中国政坛阵阵风雷,从多种迹象看,“倒周”似已成为定局。一些分析也探讨了习近平“倒周”的动机,大多归结为“反腐动真格”、“敢于打老虎”之类。这种分析颇不符合政治人物的行为逻辑。作为自1989年以来最激烈的政治冲突行为,“倒周”既破了几十年“刑不上常委”之例,也必然是习近平自上位以来真正的工作重心所在。这样一种重大的超常之举,投注了习最主要的心力,它所反映的,必然是习近平当下最关心的政治目标。
    
    习近平当然也关心反腐,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反腐的重要意义,谓之为关系执政党“生死存亡”。但是,无论是反腐、改革还是“向左转”,不管习近平内心想的究竟是什么,这些都只可能是他相对远期的目标,不可能在权力基础尚不扎实的当下,取得重大突破。上任不久的习近平,第一个必须完成的程序,必然是巩固权力,真正做到将最高权力“定于一尊”,一改胡锦涛十年政出多门、一事难成的局面。
    
    一,能否“动常委”,关系习权威
    
    胡锦涛十年踌躇、左右掣肘,关键在于江泽民为制约他而设定的“九常委共识决策机制”——九常委一人管一个方面,各行其是,胡锦涛对其他人所管的任何一方面,都没有绝对权威,必须依靠会议的多数进行调节;而且由于“刑不上常委”,胡并没有制约其他人的最终手段。这是胡时代难有作为的重要原因,也是中共在权力结构顶层设计上的最大缺失,它使得权威体制本来具有的“集中力量办大事”之效率优势,在源头上被消解。正是意识到这种缺陷,江泽民才改弦易辙,决意将习近平“定于一尊”,希望他一改胡时代的衰风。
    
    习虽然得到江的全力扶持,没有留任何尾巴地一举登上党政军最高席位,并且在常委层面完成了最有利于自己的布局。但是,习的权威并不充分,他缺少制约常委级同僚的有效手段,胡时代的规则惯性也还在起作用。中共自上而下的机制特征决定了,搞不定常委,实际上就搞不定整个体系,习的影响力将只能局限于自己直接管理的条条块块内部。这显然不是习近平想要的,也不是江泽民希望看到的。打破此僵局的唯一方式,就是破除“刑不上常委”魔咒,将常委也置于自己的火力威慑范围之内,以此确立真正、绝对的权威。
    
    二,为什么是周永康?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人会产生疑问:为什么是周永康?既然是江泽民力挺的习近平,为什么拿来开刀祭旗的这个人,却是江系人马?
    
    其实,这正是习近平选择周永康的主要原因。要破除“刑不上常委”魔咒,必触及中国最有力量这帮人最切身的利益,阻力之大可想而知。习在权威未稳的当下,必然要选择一个阻力相对最小的突破点。周永康深涉薄案,其问题已经半公开,等于“半个死老虎”,这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周为江系人马,他最大的依仗就是江泽民,而江泽民却全力支持习近平整合权力。于是,周最大的依仗不再成为依仗,从这一点突破,阻力和障碍最小。
    
    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习不是从江系选择突破口而是从胡系,哪怕同样找一个问题已经半公开、且已经退下来的人选,阻力也不可能小。对方可能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因素,以“维护规则和稳定”的名义,与习软磨硬抗。这样一来,习很可能将自己陷入被动,甚至被迫在不利条件下提前引发全面决战。现在的习近平,当然不能冒这种险。
    
    选择其他派系的人,同样有这个问题,差别只是大小而已。唯独选择江系的人,因为江系一强独大,其他派系均乐见其成,阻力最小;而江泽民本人又支持习,事必可成——这就是江泽民选择在此时此刻通过与基辛格谈话公开力挺习近平的原因。江发出了明确信号,整个江系力量都支持“倒周”,周被彻底孤立。
    
    而“魔咒”一旦被解除,影响所及将远远超出江系范围——所有人都将失去护身符,赤裸裸暴露在习“反腐”的枪口之下。
    
    三,“审薄”是“倒周”的铺垫
    
    如此就不难理解,当局为什么在条件尚未完全成熟的情况下,就匆匆推出“审薄”信号,不惧挺薄力量的反弹。一方面,“周案”是“薄案”的延续,“薄案”不清,启动“周案”说不过去——习近平已经等不及了。另一方面,预料中挺薄力量的反弹,正可以作为“周必须办”的理由,成为推动“周案”的借口。
    
    习的每一步,都深思熟虑,稳稳踩在权力博弈的主线上。
    
    四,周倒后,中共大佬将人人自危
    
    权威、权威,有权还必须有威。通过“倒周”立威,随着最顶层一级大佬被置于自己的火力半径之内,习的绝对权威将随着高官们的人人自危而真正确立。当然,其间还会有挑战和问题,例如他与反腐操盘手王歧山的关系。习仍然需要与人结盟,但这将是真正以他为绝对主导的结盟。
    
    可以说,这一轮人类历史上“当官最幸福”的时代即将在中国结束。在此之后,习的整风、反腐或是其他重大政治动作,才有了根基,才可能真正取得实际效果。这是任何有作为的政治家必须迈出的第一步。
    
    五,题外话:对海外媒体的失望
    
    与前面的主题无关,只是对当下舆论现状的一点感想。
    
    曾几何时,由于国内舆论的受控,海外媒体俨然是客观、专业的代名词。在政治大变动、大博弈的年代,媒体作为一种重要力量,各种政治势力争相施加影响很正常,媒体本身有意无意为某种政治势力所用也很正常,但不管怎样利用和被利用,媒体都应该坚守基本的专业底线,起码要做到言之有据。
    
    但是,近来笔者悲哀地看到,一些媒体连这种起码的新闻操守也丧失了。它们可以毫无任何依据就下结论、扣帽子,几乎蜕变成了污蔑、造谣的专业工具。在这里试举两个例子。
    
    例一是某媒体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李克强在北戴河拍桌子 为上海自贸区大发脾气》,文中称:“当被告知他的上海自由贸易区计划遭到既得利益集团持续反对时,李克强当时曾愤怒地拍桌子。”——对此,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不能不感觉莫名其妙:既得利益集团怎么可能反对自由贸易区呢?谁都知道,设立自由贸易区意味着巨大利益,他们抢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反对?当年深圳设特区时,曾造就多少权贵富豪?反对的,都是“思想僵化”、循规蹈矩的保守派,绝不可能是什么既得利益集团。今天的自由贸易区也一样。文章的作者可能支持设立自由贸易区,于是就随手找了一顶“既得利益集团”的帽子,扣在可能存在的反对者头上。既不需要任何依据,也不需要任何论证。
    
    例二是最近有网名“王小石”者,写了一篇《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的文章,可能触及了某些人的观念或利益。于是反对者搜索了一下,在网上找到一个当官的“王小石”的资料,就扣在这个“王小石”的头上,同样是不需要任何依据,不需要任何论证。虽然此“王小石”本人多次现身辟谣,称与那个当官的“王小石”没有任何瓜葛,自己只是平头百姓;“王小石”也非本名,只是网名,取自温瑞安武侠小说中的人物。但是没有用,媒体继续以“揭秘”之名,污称此“王小石”即彼“王小石”——这已经不止是下流,而是彻头彻尾的新闻黑社会了。
    
    最近有报道称,周永康手下找了一批人,专门操纵网络舆论。此消息不知真假,即便是真的,也说明这些人操纵舆论的能力太差——看一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网络上铺天盖地对周永康一边倒的抹黑就知道了。说到操纵舆论,有些人的本领大多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8/2013081323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