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习近平要吃改革饭 请先做改革事/盖戈
(博讯2013年07月26日发表)

    时局处在诡异漩涡和临变节点之中,习近平先生在武汉尚算正面的进行了改革论述,身为海外观察者,任何具有节点之象征都不应忽略和错过,因此盖戈难以偷懒,奋力再写一篇,希望助推中国已成微弱星火之改革火苗不至被吹灭,希望唤起所有爱国者共推中国全面改革振兴中华之合力更持久!
    
     盖戈者,即改革也!中华文明之火种得以燃烧到今,皆先辈在险滩深渊处力挽倾倒之江山。谓之力挽者,或解国家困局于艰险之中,或用生命力推民族巨轮不停歇,而今,盖戈身处21世纪之潮端,回看自己祖国往千年,那些改革者,那些革改者,又有谁没经过烈火淬炼?没有谁九死无一生甚或用自己的生命书写那“改革”二字?商鞅怀抱变革之雄心,为秦国奠定一统华夏之基础,身死被撕裂!王安石欲变弱宋强中原,换得余生对灯眠,一身经略空付水!无欲则刚林则徐,终老边疆闻笛声!这就是改革,这就是改革者,祖国的发展就是改革者输掉自我成全国家的交易!难道改革就是今日之空谈、昨日之宣言?
    
    从来没有一次改革是在赞扬、欢呼声中得到展开并取得成功!改革于中国,从来都是刀尖之跳舞、虎口强拔牙。若改革像今日党魁所想之轻易,那邓公92近90高龄南巡实饱撑,他大可78年三中全会吹响改革号角后坐家打桥牌!若改革易如今日海外鼓手之乱吹,那耀邦大可开会发文念八股,那会壮志未酬身先死?若改革空如今日未做事便给先戴帽,那紫阳可完全闭眼不听枪响声,换得总书记到站全身退!
    
    改革者,先改不良之事局,后革阻拦之生命!事已至改革之时机,恰说明已无转还之余地,需要当政者有大爱之心肠,霹雳之手段,如来之智慧,更需要舍身勇气,方可聚万众之力量,推拦路之山石,碎压顶之乌云,终成改革之竟业!这即是改革之事之务,更是改革之常理,盖戈人生随短,但可断言今日之改革,绝不是开会来发牢骚气,也不是讲话树目标,更不是霸道不许批!若有如此之想法,恰表明当局短视更无智,改革从来不是请客来吃饭,吃完买帐单!
    
    那有未做一事便成改革派的便宜买卖?如此廉价粗俗山寨之名号,恰恰是非改革者最想得到之破衣!
    
    环顾祖国梦河山,盖戈心中改革之事务百千个,每一个都需要真改革、真破局、真清除、真培育、真呵护、真扶持。盖戈是海外系统痛批中共习中央自十八大以来漠视民生、专心固权、空喊口号、不做改革之事却又怕被批不是改革之人的最持久者。直至此刻,我依然严厉批判中共中央在改革大局上的共识难成、目标难定、政策难行,以致于错过好多次最佳窗口期导致改革困难被积累阻力被放大!
    
    而时局发展却最终不以最高权力者意志为转移,在八个月尝试后退之后,在宪政被打倒,中国梦曲解成党奴梦之后,在民智已开,民心已醒之今日,骄大而自信满满的习共中央终于尝到了高处不胜寒的巨大寒意与孤独,狂奔八个月,最终就一人!中国梦喊出240天,天天一人入梦乡!当包括中共整个集团内部终于没有耐心让中共列车空转下去之节点来临之时,狂奔变裸奔,那个皇帝被人提醒要穿上小裤衩,这个小裤衩的名字叫做改革派!穿上之后在武汉发表了处理五个关系的在盖戈眼中依然诚意难有的应景讲话!
    
    在此,盖戈,也是改革,也是中国历史上所有改革,更是今日迫切改革之急务,无论是改革之先辈还是改革之事局,判断是否改革只有一把标尺:对旧利益格局之拆解以利新力量之成长!此标尺放之四海而皆准,环顾宇内不变形,这才是宇宙之真理人间之准绳!我们今天把这个真理这个准绳套在中国这个巨龙的脖子上,来看来衡量中国需要怎么样的改革怎么样的破局?且看下面答案菜单:
    
    改革饭局菜单一:彻底兑现3月17日李克强总理废除劳教制度一年期之承诺,将习李新政之实务落实到实处,效法温胡2003年废除收容恶制,从制度入手,拆解掉限制中国人身自由之最恶劣之恶制。此承诺由李克强口中讲出全世界听见,但半年过去一年将至,包括李克强在内整个决策层无屁一声,竟还想得改革之名号,做梦吧?继续!
    
    改革饭局菜单二:着手中国公民身份户籍鸿沟填平之准备。这是一项估计会费时两年五年规划之征重任,任重道远,正是基于此,今日此刻做准备意义影响绝对大过明日之开始。
    
    以上两个改革菜单第一个已被中共点餐叫菜,叫声你我他都知道,却就是不见上菜更听不见勺响,此情此景,何谈改革之抱负遑论改革之诚意想穿改革外衣之愿望?
    
    最后来道有技术含量的菜肴,中共写在菜单六十年,无人一人能炒成,今日盖戈亲自向习共中央再次点餐,何日上菜?
    
    菜一:官员财产公示。王歧山先生,您一日不做此菜,您的所有所谓反腐大戏,无论高潮有多回,盖戈眼中皆是财产转移游戏,无关公民之幸福, 国家之富强!
    
    菜二:司法相对独立。什么叫相对独立?这是盖戈明知太难为厨师而作的菜品降低。所谓相对独立就是整个司法系统由中央垂直管理到地方,也就是省级检察院向中央最高检负责,省级高检所有从业人员的工资薪水不由省级行政部门预算,而是由中央直接预算决算,这样就断掉了行政力量对司法力量的经济垄断渠道,从而慢慢形成司法相对独立之局面。法院系统也是如是改革,地厅级法院由省级高院发工资,经济相对独立才能实现业务相对独立,最终过渡到司法相对独立,从而由司法制衡行政公权力,限制公权力对个人私权任意伤害而得不到司法保护之奴隶困境!
    
    让我们回到武汉,回到习近平先生的五个改革关系论述,讲了总比不讲强,但是历史和现实都很明确的告知所有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想要吃改革饭,请先做改革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7/2013072600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