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孙中山曾经提出建立民国的三段式程序,即军政、训政、宪政。
(博讯2013年07月07日发表)

    
    原标题:孙中山的三段式新解
    
    来源: 晶报 作者: 叶曙明
    
    孙中山曾经提出建立民国的三段式程序,即军政、训政、宪政。这一构想,一直被国民党奉为不二法门,1928年国民党统一中国,军政时期结束,训政时期开始;1948年实施宪法,训政时期结束,宪政时期开始。许多历史学者也认为,孙中山设计的这一程序,符合中国现实,断不可躐次。但读了许倬云先生在《台湾四百年》一书后,我最大的感触便是:台湾没有经历过军政、训政时期,它怎么就可以一步进入宪政时期呢?
    
    要搞清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清训政与宪政的关系,为什么在宪政之前要训政?国民党元老胡汉民解释说:“国民在政治的知识与经验的幼稚上,实等于初生之婴儿;中国国民党者,即产生此婴儿之母;既产之矣,则保养之,教育之,方尽革命之责;而训政之目的,即以保养、教养此主人之成年而还之政,为其全部之根本精神。”也就是说,国民党是国民的母亲与保姆,离开国民党的哺育,六万万国民简直与待毙的饿婴无异,因此,必须由国民党教会人民怎样行使政治权利。
    
    胡适曾经这样批评胡汉民的这套理论:“绝少数的人把持政治的权利是永不会使民众得着现代政治的训练的。最有效的政治训练,是逐渐放开政权,使人民亲身参加政治里得到一点政治训练。说句老实话,学游泳的人必须先下水,学弹琴的人必须先有琴弹。宪政是宪政的最好训练。”
    
    没有经过训政的国民,能否很好地运用宪法?能否顺利过渡到宪政时期?许倬云的《台湾四百年》给了我一个发人深省的答案。
    
    且不论1928年至1948年,国民党在二十年的战争中,能够教会国民什么政治的知识与经验,在整个军政、训政时期,台湾都处于日本的统治之下,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才算回归祖国,但1949年国民党赴台后即实行戒严法,孙中山所制定县一级完全自治的训政目标,成了空中楼阁。直到1987年宣告解除戒严后,没有经过训政的台湾,便水到渠成地跨入了宪政时期。
    
    不是说三阶段不能躐次吗?怎么台湾就可以例外呢?其实,如果拉开时空的距离,从整个世界的范围来看,台湾并非例外,而是一个合情合理的结果,相反,非要经过训政才能达到宪政,才是例外。
    
    许倬云在书中谈到,台湾转型的原因很多,土改、十大建设、产业结构调整等。在民主改革方面,他特别指出:“(上世纪)60年代以后,台湾已经有一批人士投入民主活动。他们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大陆来台的自由知识分子。另一类,就是在台湾成长,延续日治时代民主运动的人士,也可说是本土民主运动的第二代。”
    
    如果说台湾在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也经历了训政的话,那是民众训练了国民党,不是国民党训练民众。从这个意义上说,孙中山的三段式理论依然是正确的。
    
    本文来源:晶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7/2013070722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