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部门口被清场之严正声明
(博讯2013年07月02日发表)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 秦永敏
    
    本人获悉, 2013.7.1上午9:30,坚守外交部门口要求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曹顺利团队遭到当局清场,将北京访民抓到一辆大巴车上带到了北京工人体育场,将外地访民用四辆大巴车拉走,拉去的地方尚不清楚,曹顺利本人被拉到了一辆警车上,当局声称要找她到派出所问话。
    
    至此,坚持了13天的外交部门口要求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行动被当局以强硬手段终结。
    
    应该说,这一结果并不出乎我们的预料,因为今日中国政府对待公民要求参与国家人权保障活动的态度,不是由国际社会决定的,也不是由理由是否充分决定的,而是由官民之间的角力现状决定的。
    
    面对这一令人沉痛的现实,我首先要求当局尊重曹顺利团队和全体参与这次行动的访民的基本人权,不得对他们进行非法关押,其次,我敦促当局仍然考虑曹顺利团队的要求,给予他们对话的机会,第三,我要求当局听取曹顺利团队的意见和建议,把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吸纳进国家人权报告。
    
    根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规定,联合国192个国家都有义务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本国的国家人权报告,按照联合国的安排,今年10月22日,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国家人权报告的日子,中国应该提前3个月,也就是在此之前的7月22日,把中国国家人权报告提交给总部设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自6月19日始,曹顺利团队作为上千万访民的代表,坚守外交部门口要求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由那时起,这些维权人士开始在外交部门口24小时全日静坐,要求参与外交部国际司人权处4年一度的人权报告编撰工作。到今天,也就是7月1号,该行动被当局硬性打压下去。
    
    本人认为,中国的“国家人权”问题,光由政府包办是永远也无法改善的,人权是关乎每一个人的大事,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本身就是最大的“国家人权”问题,国家的人权问题必须由政府和民间在即博弈又合作的情况下一步步解决,首先是政府必须受民间制约,才可能开始解决,在政府可以为所欲为的情况下,政府本身就是人权问题或者更直白的说人权灾难之源。
    
    因此,曹顺利团队勇敢地站出来要求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要求参与国家人权报告编撰,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是勇于承担公民责任的体现,是中国改善人权的希望所在。
    
    但是,我也要指出,仅仅有曹顺利团队,仅仅有其代表上千万访民站出来要求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要求参与国家人权报告编撰是远远不够的,中国有十三亿人口,访民人数再庞大也只占全体公民的零头,尽管他们是中国社会遭受人权侵犯最严重的群体从而使他们在争取人权的表现上最坚决,但是他们的情况太特殊,他们发起的人权活动在社会上也就缺乏广泛性,且不具又有可泛化性,能对政府形成的制约作用是极为有限的,这就是他们的悲剧所在——他们的行为符合当今世界和中国人民的需要,充分体现了历史必然性,是伟大的历史创举,但是,却因为力量对比极为悬殊而必然惨遭失败。
    
    反过来说,我更要指出,要求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要求参与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应该是全中国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和责任,尤其是中国知识界、教育界、文化界、法学界、律师界以及民间NGO尤其是人权组织的权利和责任! 没有全体公民,首先是知识界、教育界、文化界、法学界、律师界以及民间NGO尤其是人权组织的勇于承担责任,广泛参与其事,中国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是制定不好更落实不了的,国家人权报告的编撰更只能成为歌功颂德、文过饰非、掩耳盗铃的工具。
    
    人权是关涉每一个人的事情,关键时关涉每一个人的生死存亡。当刘少奇把高岗、彭德怀的人权一个个非法剥夺时,下一个就轮到了他自己,即使毛泽东,当他作为口衔天宪的“千古一帝”把自己的同僚的人权非法剥夺时,下一个就轮到了他的老婆!可想而知,如果今天中国的统治者继续把国民的人权非法剥夺下去,那么,历史的终审中他们自己也难免步齐奥塞斯库、卡扎菲之流的后尘。
    
    因此,为了我们自己的人权不受侵犯,每一个中国人,尤其是承担这个国家的价值建构、承担着这个国家的道义担当的知识界、教育界、文化界、法学界、律师界以及民间NGO尤其是人权组织及其个人,都应该学习和效法曹顺利团队,勇敢地站出来参与要求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和国家人权报告的编撰。
    
    与此同时,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为了自己的最终利益,为了自己的良知,也为了跟上世界历史的进步或者说不被历史所唾弃,也应该具有认可人权原则、和全体公民一起来按照当代国际标准捍卫人权的明智!
    
    就我本人来说,目前还在大力发起《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的公民运动,故有必要说明,对话权利是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对话也是确保国家向宪政和平转型、避免战乱流血的最佳途径,曹顺利团队要求和当局对话,是给我们做出了最好的表率,而当局没有以此为契机打开与民间平等对话的门缝,应该说也是它们的极大遗憾,因为严重的访民问题早已昭示中国很可能由此走向天下大乱,唯有和民间对话才能化解深刻的社会政治危机。卸任总理温家宝已经一再给当局敲响警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当局任凭一个个对话机会错过,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民间不和当局对话了。因此,官民平等对话从今天看好像是当局的恩赐,从历史看却是公民在挽救当局使其免于“覆舟”!
    
    终上所述,第一,本人要求当局善待曹顺利和她的团队,要求当局接受曹顺利团队的合理要求,第二,本人呼吁全体中国公民、首先是知识界、教育界、文化界、法学界、律师界以及民间NGO尤其是人权组织及其个人都来效法曹顺利团队,勇敢地站出来承担自己的人权责任,第三,本人呼吁当局为了切实的按照联合国人权公约行事,也为了其本身的长远利益,不失时机的和民间开展人权对话乃至全面的政治对话。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 秦永敏 
    
    2013.7.1 16:10
    
    (百度:秦永敏)
    
    秦永敏联系方式:
    
    中国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红钢城17街坊30门4楼7号 邮编430080
    
    skype:qinyongmin98 电邮[email protected]
    
    手机:13986183138 15807162153
    
    腾讯qq:秦永敏1791402619 秦永敏四1280853754。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7/2013070200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