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闲话邓文迪“这个女人不寻常”/淳于雁
(博讯2013年06月29日发表)

    澳大利亚出身、现为国际传媒龙头大财团“新闻集团”(News Corps)核心大股东、董事长兼行政总裁的鲁伯特.默多克(一译梅铎,Rupert Murdoch,1931年3月11日 - ),6月14日宣布已向纽约州最高法院提出与第3任妻子邓文迪(Wendi Deng,1968年12月5日),因夫妻关系已经破裂,无可挽救,申请离婚。突发消息一经传播,立即引起国际舆论的轰动,尤其备受海内外华文媒体关注;小道消息,传说频仍,有赞有弹,众说纷纭。
    
     赞扬的一些评论认为,邓文迪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广州女学生,以其精明能干的预谋策划,运用“过河拆桥”的古老权术,通过爱情和婚姻使尽浑身解数,先铺开留学移民美国的道路,终于邂逅“搞掂”了身价亿万美金的传媒大亨默多克,成为他的第三任夫人,不但是中国女人的首富,而且名列“世界顶尖富婆榜”。邓文迪千方百计的努力追求达到目的的非凡成就是无可非议的,她无疑是近现代中国“天字第一号”最成功的奇女子。什么宋祖英、章子怡之流,甚至到延安去勾上毛泽东的江青,都难望其项背,不可同日而语。有的还评价,她是前无古人,但是很可能后有来者的“中华民族的巾帼英雄”。
    
    指责的一些评论则认为,邓文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出卖肉体,拆人家庭,那些歪门邪道的阴谋诡计太缺德了。舆论把她“成功之路”的来龙去脉真相公诸于世,实在给中国人“丢脸”,难怪有的外国传媒骂她是“亚洲婊子”。还有自称是知情的网友,爆料邓文迪的真实身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联络部宣传局的“头牌间谍”,渗透“新闻集团”高层以监控影响国际对华舆论。资料提到邓文迪还在广州上大学一年级时,就被联络部设在广州的分局物色培养为派去香港搞传媒情报的特工。此后在“组织上”精心安排下,一步一步钻进了新闻集团的心脏,成为首脑默多克的“枕边人”。默多克突然“休”掉邓文迪之举,意味着切断他们伸进新闻集团的“黑手”,故令总政有关方面感到震惊。是真是假,无从考证,姑且听之,权作参考。
    
    默多克公开宣布离婚后,也有不少对他老先生的传闻评论。当初默多克在香港首次见到其雇员邓文迪便一见钟情,邓女大献殷勤,很会来事儿。俩人经多次幽会后,默某便把旗下记者出身、19岁就嫁给他,与他结婚30余年,育有一女二男,协助他成功发展壮大新闻集团的第二任妻子安娜(Anna Maria Torv,1948 – ),立即严厉驱逐出董事局,宣布与她离婚;并在离婚协议生效的17天后,迫不及待地迎娶邓文迪。安娜知道默多克患前列腺癌做过化疗,以为他已无生育功能,故离婚协议提出邓女不得享有财产分配权,除非生有子女,以维护自己儿女的继承权。不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邓女在获悉老爷子做化疗前已保存冷藏精子,便在短期内用试管育婴先进科技,突击连生两女,以获得默某亿万财富的分配权,深谋远虑,实在厉害。
    
    然而,异国伴侣,老夫少妻,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隔阂,加上如知情人所透露,邓文迪脾气暴躁,动辄作“狮子吼”,颐指气使,默某老汉也不吃她那一套,难免不时有所龃龉,日久天长,积怨愈深。默多克老当犹益壮,野心尚勃勃,念念着意打开亚洲、尤其是中国市场。他原以为娶了邓文迪,这个愿望便可实现,对中共政权真是了解得略嫌肤浅了。默某为讨好中共当局,甚至不惜把原先答应签约给老友记、“末代港督”彭定康出版其回忆录的合约解除了,宁愿作出一笔赔偿。诸如此类,结果都不得要领,徒呼奈何。这大概也是令他感到失望和失落的一个原因。
    
    有一说,默多克急于娶邓女,认为她年轻、单纯,未有详细过问其身世;等到婚后生了女儿,看到报刊披露她的一些经历情况才恍然大悟,生米已然煮成饭,后悔莫及。老先生曾对他的儿子坦承,和邓文迪结婚是他一生当中最大的失误。他从年青时,接手已故父亲在墨尔本负债累累的报业,加以振兴,蒸蒸日上,后进军美国和英国,得心应手,蓬勃发展;如今,他主持的新闻集团,拥有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好几十家新闻媒体,包括美国《华尔街日报》,道琼斯公司、福克斯(Fox)电视台,英国《泰晤士报》、《世界新闻报》、《太阳报》、天空电视台,还有澳洲的许多大报小报等,都是新闻集团旗下的产业。老先生头脑灵活,善于应变,经营有方,即使在遭遇逆境时,也从未失手,屡战屡胜。不过,“英雄难过美人关”,临老才栽在一个中国女人的石榴裙下,未免令人感到遗憾。所幸老先生及时警觉,为挽救其家族“帝国”于未来,毅然果断提出与第三任中国妻子离婚,仍不失为有生之年“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最多赔出十几亿美元的分手补偿,免除日后的财产分配更加棘手的纷争。只是默多克申请离婚的原因何在,是不是就“关系破裂”那么简单?还是他掌握了什么“真凭实据”而有难言之隐?外界难知其详。而邓女一方,是不是甘此罢休,要不要打一场诉讼官司?看来,这齣戏码刚刚开场,好戏还在后头,有得睇。
    
     (2013年6月29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6/2013062912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