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剖析中共以走“程序合法化”完成违法犯罪9/杜阳明
(博讯2013年05月27日发表)

    
    这期间监狱当局按照程序,把我换到16监室,新来的副大队长王汝刚,经过几个月的默默无闻的准备开始露面,街道政府通过妻子传达要到监狱看望我的要求始终得不到回应,急不可耐的芷江西警署副所长刘建青带着“化解组”人员,来了个突然袭击。
    
    按照监狱规定,面对面的接见算是优惠接见,需要先申请、后特批,至少是监狱狱政科批准,吴劲松把这一切手续全免了,提出为了管理安全,接见必须穿上囚衣。为了保持与外界唯一的通道信息传递,我违心地接受这一要求。2007年9月份的接见,与往常一样,我与家属的接见即将结束,这时候在接见厅的入口处,出现了刘建青等人的身影,并且径直向我的方向走来。
    
    他们是想利用我穿着囚衣接见的机会,制造不平等的化解环境。是政府对囚犯的改造取得成功的表象。是我自觉穿上囚衣接受政府帮教的典型(他们这些特务都随身携带录音、录像工具),我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我迅速脱下囚衣仍在一旁,正在快速走向我处的刘建青等人,嘎然止步。此时大厅里的接见已经结束,只剩我们一桌,刘建青尴尬地在大厅里徘徊许久,迟迟不肯坐下与我接触,是因为无法继续下面的程序。他们又到小卖部买了矿泉水,装模作样地在旁边的桌子上,喝着矿泉水消磨时间,好像在等着什么指示,终于刘建青忍耐不住,走上前来对我说“如果仅仅是看望你,完全可以派个小警察来,何必我亲自出马,这个道理侬应该晓得”,我当然知道他们希望出现的场面和结果,但是恨透了他们的我,怎么可能配合他们去完成下面的程序,最后他们只能灰溜溜地打道回府。
    
    软着陆欺骗无效,又要使用暴力压服的手段,新来的副大队长王汝刚开始粉墨登场,在此之前已经给过我下马威。我从来不参加囚犯的所谓政治学习,7月2日那一天与往常一样,我一个人在监室的床上坐着,严朝伟、小江西,刘公举等人进来通知我参加学习。遭到我的拒绝,他们不由分说地将我的双臂反拗,成喷气式形状,拖了将近80米自由(十五个监室,一个过道,一个监控室,二间办公室)进入王汝刚的办公桌前,被剃了光头,在二张不知内容的纸上被强行按上手印后又被喷气式拖回,强行按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参加会议。我浑身象被拖散了架,在混乱中我眼睛被打得充血。双臂无法举起,第二天肩部出现淤青。
    
    这次的暴行本来已经引起我的警觉,但是以后风平浪静,没有其他徵兆。所以我也隐忍了,没有在接见时告诉家属。
    
    9月份的接见,地方政府的如意算盘落了空,作为连锁店的监狱系统,必然会为此做点什么。
    
    作为罪犯的严朝伟等人成了监狱当局迫害我的执行人,公开说“你被严管了,我们代表政府管你的”我斥责他们无耻,严朝伟说“我是队长一条狗,让我咬谁就咬谁”。并且加大了寻衅滋事的力度,直接用拳脚挑衅。我明显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果任由他们按照这个程序走下去,在最后的二个月时间里,伤害是不能避免的。我必须在最后一次接见时揭露阴谋,控诉中共的罪行,以此扭转被动局面,否则我真的不能活着走出监狱。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5/2013052711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