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京上演的一齣“文革”死灰复燃丑剧/淳于雁
(博讯2013年05月25日发表)

     前些日子刚收到北京老友记转发的一辑视频,内容是一群疑似“乌有之乡”毛左分子,在海淀区表演的一齣“文革”死灰复燃丑剧。演出者感到十分解气过瘾,旁观者觉得非常滑稽丑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事缘北京主流网站之一腾讯微博主办的“燕山大讲堂”第218期,原定于5月15日下午二时,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举行,邀请经济学家茅于轼老师主讲《产权为什么重要》的课题。主办方谅悉“毛左”势力策划闹场的消息后,先是通知改变讲座地点到海淀区的翠宫饭店,后又临时决定干脆取消,延期召开的时间、地点另行通知。有备而来的“毛左”们和不明就里的网友听众,来到饭店才知道当天的讲座因故改期了,难免埋怨主办单位不及早发布消息,让他们白来一趟。有些听众便提议前往就在不远处的西格玛大厦腾讯微博总部,问个究竟所以然。他们来到所在大楼后,腾讯的职员堵住电梯不让上楼。于是,“毛左”们便在楼下大厅里,按预定的计划部署,一如“文革”时期“群众专政”的模式,就地现场举行茅于轼缺席的“批斗大会”。
    
    从视频的镜头所见,“毛左”分子多为年纪较大的老年和中年人,其中的十几位“积极分子”立即展开事先做好的多幅红布横额,主题是“打倒汉奸茅于轼!”,还有“只有毛泽东思想才能救中国”、“人民领袖人民爱”、“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之类,吹捧毛泽东的标语。有些横幅还有毛泽东的半身像,如斯诺拍的毛某在延安时穿工农红军蓝灰色军装、头戴红五星八角帽、实行红色恐怖专政时期的“发迹象”,还有常见的毛某在天安门城楼上挥手展笑的“姿态像”。最新鲜的是他们高举毛泽东和习近平两人的“标准像”,意味着习近平已经取代薄熙来,成为他们心目中的“毛泽东第二”,他们“杀回马枪”实现“文革”复辟的大救星了。不管习某愿不愿意,他们就“赶鸭子上架”认定了。这伙“毛左”分子在场声嘶力竭高呼口号,发言恶毒攻击茅老先生,还得意忘形现场合影留念。一直折腾到一些警察来场巡查,逐个检验身份,他们才离开大厅。
    
    “毛左”势力锁定茅于轼老师视为攻击目标,已经有较长一段时间了。茅老是有正义感的敢言学者,不时在个人微博和受邀演讲时,发表针砭时弊的见解,包括对“毛共”时代一系列政治运动的看法评价。尤其是2007年他给友人辛子陵出版的书《红太阳的陨落 — 千秋功罪毛泽东》,写过一篇序文《把毛泽东还原成人 — 读〈红太阳的陨落〉》,对毛某一生从想当皇帝的政治野心,恐怖威慑的残忍统治,祸国殃民的滔天罪恶,一直讲到生活作风的腐化糜烂,刻画得尖锐犀利,入木三分。对此“毛左”势力多次谴责声讨,扬言要提起公诉法办茅于轼和辛子陵;茅、辛回应表示欢迎,可以通过公堂对簿陈述,弄明历史真相。因法院不予受理,始终未见下文。
    
    回顾自毛泽东1976年死去以后,他头顶上的光环也跟着黯然消失了。没有了他那滥杀无辜乃至忠良的绝对权威,体制内便逐渐出现“非毛”的相对客观重新评价,指出他在“一言堂”独裁期间的种种错误。例如“反右派斗争”运动,虽然毛某的主要打手邓小平当年还活着极力阻挠,因其自身在“文革”中尝到苦头,无奈之余也承认“扩大化”的错误,不得不认同由总书记胡耀邦主持,大面上做了有限度的纠正,基本上否定了过去“毛共”坑害50多万右派分子,这场严重践踏人权的反人类暴行。又如毛某自己认为一生最大成就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来被党内定性为“极左路线”的十年浩劫,受到全盘否定,所有被整肃的干部,不论被整死的,还是留下一条命的,全部一律平反,官复原职。被毛泽东活活虐待致死的“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永远开除党籍”、时为党中央第二把手兼国家主席刘少奇的“专案”,毛泽东给他的定罪和惩处,后来全部被推翻,完全恢复名誉,恢复党籍和生前党内外一切职务,就是否定“文革”和批判毛泽东,最具典型性和最有说服力的案例。如今,有些在“文革”时“群众斗群众”实行“群众专政”的积极分子,现在不但不反思悔悟,还上演给僵尸“招魂”的群魔乱舞闹剧,难怪在场一旁观望的网友和大楼职员,都觉得他们的表演令人噁心、极为可笑。
    
    当前的“重新评价毛泽东”,打破了连“死老虎”的屁股都摸不得的禁忌,乃“邓共”上台实行“改革开放”方针政策以后,就从党内、体制内逐渐开始的。这是符合历史潮流的发展规律,不可逆转的大势所趋。茅于轼、辛子陵既非“始作俑者”,也非揭露批判最全面、彻底、尖锐者。毛死以后,国内早就陆续出现大量不同程度“非毛”和“批毛”的呼声言论和揭露著作。所谓“重新评价”,简而言之,就是把“毛共”时代对这个“始皇帝”只能说YES,不能说NO,谁敢说NO,不是抓起来枪毙,就是送到劳教营虐待等死的做法,改变一下,让大家对这个老毛也可以“NO一NO”。如此而已,岂有他哉。奉劝那些“毛左”分子朋友们:收回你们的“文革梦”吧,你们那种“批斗大会”、“群众专政”的时代已经既往矣,一去不复返啦!当然,如果阁下继续坚持“带着花岗岩脑袋”,要跟“僵尸”跟到底,那是你们的自由,别人无从干涉;不过,也请你们尊重广大的别人,要与那具“僵尸”告别、彻底决裂的自由。彼此都享有平等的自由,你说你的“YES”,我说我的“NO”,这才是大家追求的真正“中国梦”,应有的政治生态环境吧。
    
     (2013年5月25日 原载《澳洲日报》《不老屯漫笔》专栏)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5/2013052509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