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谢选骏:1989年六四屠杀悼歌 24周年五题
(博讯2013年05月24日发表)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社会是一种‘累积性的活动’,而城市正是这一活动过程中的基本器官。”——这是毛泽东一类的流寇完全无法理解的,他直到1960年代进城当头目已经十几年了,还叫嚣要“重上井冈山”,殊不知城市早就把他腐化了,如果他敢于离开城市,就会像黄巢和李自成那样抛尸旷野,而绝无可能重振旗鼓的。
    
    (二)
    
    “城市人类以缩小个人生活范围的代价换来了权力和环境控制能力的极大的集团型发展。”——另一方面,城里人因此也特别需要个人主义,来保持心理的平衡;越大的城市,就会发展出越为强烈的个人主义和独立精神:个人主义和独立精神乃是对于狭小生活空间的弥补和反制。
    
    (三)
    
    “城市的作用在于改造人……对话是城市生活的最高表现形式之一……对话使人们互相亲近,使人们逐渐脱离了野蛮和暴力,而具备了某种温和的举止,具有了人性与正义,因此他们满足于权利和义务的均衡,与同仁和下属互相迁就,并且服从自己的领导和上司……它推动社交圈子的扩大,以致最终能使所有的人都参加对话。”——1980年代的中国好不容易蹒跚走向了这条对话之路,就被1989年6月3日晚间开始的街头屠杀运动给中断了;看来中国注定还要经历一次隋朝末年那样的人民起义,才能重新走上对话的道路。
    
    (四)
    
    “除了开放性这个特点以外,广场表现不出任何其他统一性;几乎任何功能这里都包括了,几乎任何类型的建筑这里都能找得到。”——但在“开放性”的意义上,“天安门广场”却是最为欠缺开放的元素的,因此“天安门广场”实在没有“广场”的性质,“天安门广场”只有“天安门墓地”的性质:“天安门墓地”不仅有“毛房”,还是屠场;然而除了封闭与镇压,它一无所有。
    
    (五)
    
    “有一种社区既不懂得超脱又不懂的反抗,既不懂得诙谐讥嘲又不懂得标新立异,既不懂得机制的斗争又不懂得公正的解决”——这就是1989年6月3日晚间开始的街头屠杀运动以后的北京——“与这种社区相比,死城的沉默反而显得更加的庄重而威严;这样一出戏,必定不会有什么好的收场。”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5/2013052412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