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律师丁家喜:我要改变我的国家
(博讯2013年04月24日发表)

    作者:挪威森林 李化平
    一,
     前天晚上,2013年4月17日20点左右,丁家喜正在网上与我聊天。当时,丁家喜告诉我,许志永被软禁在家。他自己又被有司的人贴身跟踪。
    这样的生活,于我们,已成常态。所以,我们,都没有太当回事。
    聊着聊着,人就不见了。我也没有太当回事。
    是时,我在景德镇国际青年旅舍大厅公用电脑上。
    
    二,
    今天,2013年4月18日中午刘卫国律师发短信我:昨天晚上8点,丁家喜律师被国保带走。电脑、文件被扣留。晚上八点,许志永告诉我:丁家喜律师已经被刑事拘留。(一周内被刑拘的有丁家喜、赵长青,李蔚、王永红、孙含会、袁冬、张宝成、侯欣、马新立共9人。1人(齐月英)失踪。 )
    
    三,
    “他们没招数了。不要上他们的当”。给我说完这句话,丁家喜就被带走了。
    这些日子,太太非常痛苦,特务将她和我的合影中间PS孩子,并告诉我太太那是我们的孩子,是我的私生子。3月以来,太太不只是被同济大学解聘,还天天收到如此多样的刺激文件。
    一个政权,动用公权力,只是为了伤害一个坚持说真话言常识推动新公民运动的人的妻子。我给丁家喜说,有时好想杀人,我会用生命改变规则。
    
    四,
    楚人丁家喜,个子不高。特别会关心人。
    3月,特务以传唤为名关押我27小时,他就提示我,特务张磊要对我下毒手了。要我千万注意。我很坦然,我们很坦然。因,我知道,我们一直在他们的法律下公开表达、活动。
    丁家喜一直为我担心。我可以肯定地说, 作为律师的丁家喜,没想到他们现在就对他自己下毒手。当然我们知道这个政权不存在任何底线,也从来不存在过合法性。
    
    五,
    (2012年)6月30日,这个日子值得记念。在帝都,我和丁家喜律师见面了。当天见面的还有,417同时被刑事拘留的赵常青大哥。
    记忆里,丁家喜律师比我小。总是一副笑咪咪的神态。名如其人:温暖。平和。喜乐。那时,他给我说,要与我一起去新疆,跟我一起玩户外。。。。。
    去年七月,刘本琦夫妇被刑事拘留,丁家喜亲自到青海格市探望,并提供法律援助。
    
    六,
    年前,在友人别墅里,我们通宵达旦交流。你永远能感到他言谈非常有条理,思路则异常清晰。交流的方式非常友好,丁家喜律师有一种本事,他能让你愉快的接受他的观点。应该说,在商业律师领域,丁家喜律师已经成功地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我喜欢尊敬丁家喜、许志永这两个比我小的弟兄。他们不只是信仰坚定,内心充满爱,更有某种人格力量。
    在那个晚上,我们分享了“服务、担当、放下”这样的理念;我们同意,帮助它人成功是我们要做的。这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
    
    七,
    家喜被带走的那个夜晚,我做噩梦。好像是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要我谈谈河南一个村一天死几百条猪狗的事。迷迷糊糊的,这些死猪狗变成了死人的画面。。。。梦中,我看到那些特务、官员如猪狗一样的死去。那些特务、官员猪狗不如的被屠宰,血流成海..........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罪恶的制度,正在将大陆中国打造成一个人类史上最大、最疯的屠宰场。
    
    八,
    我们是一群理想主义,我们倡导自由公义爱,我们要改变我们的国家。我们所做的,就是希望中国的民主转型少流血。
    基于此,丁家喜全力倡导新公民运动。
    2013年11月份开始,丁家喜律师全力推动官员财产公示签名。鼓励更多的民众公开站出来监督公权力。可以说,为了推动官员财产公示,丁家喜律师夜以继日地工作,我们一起动用了很多的资源。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业律师,丁家喜律师展示了卓越的工作能力与动员能力。
    有司这次刑拘丁家喜律师,并不是因为丁家喜律师违犯了他们制定的任何法律。我个人认为,是有司恐惧丁家喜律师卓越的动员能力。
    
    九,
    新公民运动,不可能被打压掉。 良知,也不会被一个反人类的制度完全消灭。
    强权可以摧残个体一千次,群体得有人第一千零一次站起来。
    家喜,我,我们的弟兄姐妹,我们公民,会接力。会站起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4/2013042422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