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许小年:怎么才可以断腕 必须将刀交给别人
(博讯2013年04月05日发表)

     2013年3月31日,由中山大学岭南学院与财新传媒主办的第二届岭南论坛在广州召开。为期一天的论坛上,改革、中国梦、增长质量成为最热门的关键词。
    
     “顶层设计,我本人就从来不相信。”许小年在随后的互动环节中直言不讳地说,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从来就没有顶层设计。“农业改革是顶层设计吗?不是的,是小岗村干出来的;城镇改革开放是顶层设计吗?不是的,是想赚钱和想发财的民营企业家启动的。”
    
    许回忆说,他也曾做所谓的顶层设计工作。1981年,研究生刚毕业的他来到国务院技术经济研究中心工作,这个机构专门负责对国家重大的项目进行论证。在这里,许参与了三峡工程、山西煤炭能源基地建设的论证等。那时候,这个中心还有一个项目组,任务是预测“2000年的中国”,为中央决策做参考。
    
    这群青年意气风发,对未来做了很多设想。然而,2001年,当他们再聚首,回头看当年的预测时,发现基本上是“十万八千里的离谱”。“唯一一个做得比较准的,就是中国的人口”,许小年调侃道。
    会场上笑声一片。
    
    “预测是无法测准的,人类的历史发展有很大的偶然性,加上人的认知能力有很大的局限性,任何聪明的大脑或者是聪明的人,都不可能对未来进行准确的预测,在此基础上进行顶层设计。”许正色道。在他看来,邓小平没有做顶层设计,而是将民间智慧集中起来,正是其伟大之处。他说,“小平同志讲的都允许试,不要设置障碍,这就是顶层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也持类似观点。他说,这么多年,自己一直在呼吁顶层设计,但现在感觉越来越渺茫。谁是顶层?顶层是否有权力?
    
    在他看来,中国进行的改革就是体制改革,而每一个体制背后都是庞大的利益集团。很多改革一到上层,就遭遇官僚利益集团抵制。
    
    郑永年说,“没有顶层设计,改革就无法进行。现在的问题是顶层通过怎样的设计,减少对顶层改革的阻碍。”
    “将刀交给别人”
    有观众提问,政府说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动力何在,路径何在?许小年很干脆地回答:壮士断腕是不可能的,“不信,自己做一个试验,右手拿刀砍自己”,他在台上比划着,“不要说断腕,砍一个指头都不行”。
    

“王安石失败了,张居正失败了,光绪皇帝失败了,他们断腕的决心大不大?”会场突然一片安静。“邓小平的成功在于什么地方?在于他突破了现有的格局,依靠民众来推进改革,依靠小岗村的农民,依靠年广久这样的民营企业家推动中国的改革。”
    

“怎么才可以断腕,必须将刀交给别人!”许小年在空中画了一个圈,“这个刀就是13亿中国人。把关权力的笼子交给13亿人,不仅仅使得改革有公信力,而且是改革成功的唯一希望。”

在许小年看来,这个“刀”是泛指社会公民对政府的监督和制衡,比如说要让大家知道政府在做什么,也要让市场经济得到司法体系的有力支撑。
    
    而在郑永年看来,在中国当前的体制下,创新比改革来得更加重要。
    他举例说,在国有银行体制改革中,如果让大型的银行贷款给中小企业,失败的机会多于成功的机会,因为没有动机。但如果允许民间的金融机构产生,它们自然会给中小企业贷款。
    
    “改革是很难的,”他认为创新才是最大的红利,“在既得利益之外培养新的利益,这样做是很容易的。这将对既得利益构成巨大的压力。”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4/2013040522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