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秘而不宣,比H7N9禽流感病毒更可怕
(博讯2013年04月03日发表)

    来源:21世纪
    
    
    导语:
    10年前的4月3日,非典疫情已经爆发,时任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在新闻发布会上仍声称“中国是安全的”。在后来的反思中,信息公开被认为是SARS最重要的“遗产”之一,也许从那时起,我们本应有理由不再害怕。
    10年后的3月31日,2013年愚人节前一天,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终于公布了2人因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的消息。这一信息公开,距离第1名确诊患者死亡时间足足过去了26天,距离第2名确诊患者死亡时间也过去了20天!
    时至今日,疫情信息公开为何仍遮遮掩掩?SARS可怕,H7N9病毒可怕,但比它们更可怕的是政府部门的秘而不宣。
    什么情况下这才不算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
    一家外媒在其头版头条位置做了这么一个设问:“请你来猜个谜:在一座主要城市的水源里发现了2813头死猪,什么情况下这才不算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
    答案:当这件事发生在中国的时候。
    20天前,20天后
    3月31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通报,上海、安徽相继发现3人感染H7N9禽流感,其中2人死亡,1人病情危重。此次人感染的H7N9禽流感病毒,是全球首次发现的新亚型流感病毒,既往仅在禽间发现;因此,尚未纳入我国法定报告传染病监测报告系统。
    
    20天前:上海市卫生局、上海市五医院曾辟谣网传
    2013年3月8日(此时正值全国两会期间),上海市卫生局、市五医院相继通过官方微博澄清,经卫生部门核查,没有一家四口突然发病、医院未上报及第五例病例出现。
    据市五医院介绍,市五医院曾先后收治一家三口。这3名患者年龄分别在55、69、87岁,在2月14日-24日期间先后来院就诊。经专家会诊,确认3名患者均为肺炎,并经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检验,已排除了非典、禽流感、新型冠状病毒等高致病性传染病。
    图:20天后通报信息显示,上海市患者李某,男,87岁,2月19日发病,3月4日死亡。
    
    20天后:官方通报“上海两人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
    3月31日,国家卫计委针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回答了公众关切的问题。
    Q:确诊者3月上旬已死亡为何昨日才公布?
    此次人感染的H7N9禽流感病毒,是全球首次发现的新亚型流感病毒,尚未纳入我国法定报告传染病监测报告系统。
    Q:此前有媒体报道上海出现一家三口感染不明原因肺炎,其中两人抢救无效死亡,是否与此次报告病例相关?
    2月20-25日,上海市某医院先后收治了患重症肺炎的李姓父子3人,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李姓父亲被确诊为H7N9禽流感病毒感染,另2位患者的诊断正在进行中。
    
    20天内:媒体曾追问“黄浦江死猪到底有没有疫情?”
    3月19日,《人民日报》要闻版以近整版篇幅刊发长篇报道《解析“死猪漂浮”疑团》,连发5个追问:“要是没有微博曝光死猪事件,政府部门是否会刻意瞒报?”“上万头死猪漂浮黄浦江,水质居然还能基本稳定?”“打捞死猪数量庞大,究竟有没有能力安全处置?”“死猪究竟何处漂来?数量如此众多,有没有疫情?”“如何走出‘出事——应对——再出事——再应对’的恶性循环?”
    
    香港专家:应检验黄浦江死猪是否存禽流感病毒
    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说,没有足够证据评论禽流感和黄浦江死猪是否有关,但鉴于上海27岁死亡男子是猪肉商贩,内地有必要采集死猪样本,化验是否存在该病毒。
    
    十年前,十年后
    我们可以发现,SARS危机时期,最早推动信息公开恰恰是非官方的公共空间的讨论。正是医务人员在网络发布自己的一手消息,才引起了信息的雪崩。消息的披露者并不是以自己的职务身份来考虑自己的言行,而是以公民身份来考虑的,这其实是最典型的公共领域交往运用。
    
    十年前:SARS爆发,时任卫生部部长仍声称“中国是安全的”
    2003年春节刚过,广州就已经出现了市民抢购白醋、板蓝根的恐慌,但官方并没有任何权威的相关信息发布,甚至广州媒体接到通知,要求严格遵守新闻纪律,不得擅自对“非典型肺炎”进行报道。直到2月11日,在疫情已出现近3个月后,广州市政府和广东省卫生厅才分别召开新闻发布会,并解释说疫情已经得到控制。
    甚至到了4月3日,时任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在新闻发布会上仍声称“中国是安全的”。
    
    十年前:央视节目因取名“你有权知道”直接被毙掉
    “大家担忧信息公开,把其当做洪水猛兽 ,怕一公开就乱了。”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周汉华回忆,2003年之前,信息公开还是很敏感的问题。
    “记得2002年,央视新闻调查做了期特别节目,取名你有权知道,结果审片人没看节目,光看这5个字,就给毙了。”周汉华说,上世纪90年代末,他刚接触“信息公开”课题时,名字都不叫“信息公开”,而是“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与管理”。
    
    十年内: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以公开为原则”
    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开始实施,保证公民知情权至少在国家法律和行政制度上有了规范安排。《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确立了“以公开为原则,以不公开为例外”的原则。
    作为多年研究政府信息公开的专家,周汉华坦言,尽管目前已经有了国家法规,但距离真正的阳光政府,还有比较远的距离。
    
    十年后:治国理政理念的转变
    非典疫情及由此引发的我们治国理政理念的转变,和一系列重大经济社会政策调整,无论是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来说,还是对政府改革和建设来说,都是一件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大事。
    ——2013年2月1日,《求是》刊发温家宝文章,回顾十年前“非典”
    结语
    不管是十年前,十年后,还是20天前,20天后——与其秘而不宣,不如开诚布公。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4/2013040300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