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解龙将军:佛教也是一个家族企业
(博讯2013年03月30日发表)

     释迦牟尼回家,在家乡获得皈依弟子如下:父亲净饭王,异母弟难陀 Nanda、优婆离 Upali、阿那律 Anarnddha、阿难陀 Ananda、提婆达多 Devadatta,亲生儿子罗喉罗。
    
     成道后第五年,又得女弟子如下:姨母摩诃波阖波提 Mahapajapati,发妻耶输陀罗,异母妹孙陀利 SunTdari,这批女子是佛教中最早的比丘尼。
    
    由此可见,佛教也是一个家族企业。
    
    关于释迦的生平事迹,我们除了从佛经中得原始资料外,很难再从别的书籍或记载获取材料。但可惜佛经的内容虽有不少历史成份在内,但亦搀有许多神话,两者之间,实在难得划清。大致来说,在佛经中凡叙述一事时,已违背人之常情及照一般人看来系属不可能者,则应把它看成是神话,是后人捏造者。例如佛经中所载释迦生于蓝毘尼园,是事实,但他的父亲带了“一亿”人民去看他,以及释迦生后便能走路讲话等,当然都是后人捏造的无稽之谈。为使读者对佛经记载释迦生平有所认识起见,特选录“佛祖统纪”中所载部份如下,此“统记”之内容系根据各佛经写成。在下文中凡无标出引用经名而用“”之部份内容,郋系引用“统纪”。
    
    据佛教说,释迦未出生前,曾住在欲界六天中的兜率天中,兜率天被信是诸佛下降人间世界成佛以前的必经之地。“时菩萨乘六牙白象发兜率宫,放大光明普照十方,以四月八日明星出时降神母胎,时摩耶夫人,眠寤之际,见六牙白象腾空而来,从右月劦入”。住在母胎中的胎儿释迦,据说也能讲道说法,“菩萨在母胎,行住坐卧无所妨碍,最早为色界诸天说法,日中为欲界天,晡时为诸鬼神,于夜三时亦复如是,成熟众生”。以上都是神话,把释迦及其母都予以“神化”了。
    
    当迦毘罗城城主净饭王 Suddhodana 五十余岁,摩耶夫人 Maya 四十五岁之际(年龄有异说),根据当时风俗,需回娘家生产。当行至拘利城外蓝毘尼园中时,即生下婴孩释迦。“夫人怀孕将满十月,……时夫人即升宝舆前后导从,往蓝毘尼园中,十月满足,四月八日、日出初时,夫人见无忧树花叶茂盛,即举右手欲牵摘之,菩萨渐渐从右脏出”。从石月劦出生,不单是神话,简直是无稽之谈!释迦生下后,即“自行七步,举右手作狮子吼云,我于天人之中最尊最胜”。长阿含经卷第一大本经中则称:“从右月劦出,堕地行七步,无人扶持,遍观四方,举手而言,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要度众生生老病死,此是常法”。后世的佛教徒也许觉得生而能行能言,到底有违常情,故此文说:“足行七步、口称独尊,言已便默,如诸婴孩不行不语,诸母养育渐至长大”。生后立走七步,口发大言等,当然都是后人为要崇敬释迦而捏造的。
    
    过去现在因果经卷第一称:“尔时白净王即严四兵眷属围绕,并与一亿释迦种姓前后导从入蓝毘尼园”,一亿人民相当于今日全台湾的五倍人口,他们都一起去到蓝毘尼园。请问一亿人民怎能集体行动?如何能进入小小的蓝毘尼园中?释迦生后,父亲为他取名萨婆悉达多 Sarvasiddhartha,意即一切义成、吉财验义等。释迦生后七日,母便去世,由姨母摩诃波阇波提扶养。净饭“王”共娶两姊妹,一即摩耶夫人,一即摩耶妹摩诃夫人。七岁起,释迦便从婆罗门学者跋陀罗学习各种典籍,学问,技艺。但佛经却称此学者实无能力教导释迦,所以“凡技艺典籍,天文地理,算术射御,皆悉自然知之”,亦即无师自通。到了十岁,释迦已被描写成力大无比。某次有一大象挡住城门,人无法行走,但“太子出城,以手掷象城外,还以手接,不曾伤损,象又还苏”。象的重量都在数吨以上,十岁小孩居然能把牠掷开,真是骇人听闻,实在无法叫人相信!十五岁时,“灌太子顶,付七宝印,立为太子”(毋宁说是继承人,龚按)。翌年,释迦出游,看到飞鸟啄食农夫耕后土地上的虫子,而大生悲哀之心云云。
    
    到了十七岁,释迦便娶耶输陀罗 Yasodhara 为妻,但佛经却称:“太子常修禅观,未尝与妃有夫妇道”。不过耶输陀罗以后却生了儿子罗目侯罗。如何而生的呢?佛经称:“初太子出家之日,指妃腹曰,却后六年汝当生男,至是在胎六年而生”。根据这些记载,我们可以说,如不是太子生来性无能,不能行周公之礼,便又是佛经作者故意在“净化”释迦了。佛经又称:“太子有三夫人,一、瞿夷,二、耶惟檀(即耶输),三、鹿野,以有三妇,为立三时殿,殿有二万采女”。另佛本行集经第十四称:“时净饭王为其太子立三等宫,以拟安置于太子故,第一宫内所有采女,当于初夜侍卫太子……其第一宫,耶 输陀罗为最上首,二万采女围绕侍立……。复有师言,侍太子者,诸采女等合有十万,以为三宫,二万悉是释剎利种,所余八万,并是众杂异姓诸女”。“如是太子在最妙最胜采女百千之中,前后围绕,受诸快乐,……相嘱相笑,相抱相呜……五色绮靡,四目女便娟,能令太子欢娱受乐……如是如是,太子在于女宝之中,受诸欢乐”。一个小城(部落)的首长净饭王,居然能集“十万”采女让儿子欢娱快乐,可说是天大的怪事了。有许多采女供释迦欢乐似乎是事实,但数目却大有问题,这又是佛经作者在说谎骗人了。整日夜在众美女间欢娱的年轻释迦,以后突然脱出迦城出家修行,变成了一个极端的禁欲论者,想必与这些女人大有关系。因此,佛教以后极端轻蔑女性,把她们看得有如毒蛇猛兽一般,比丘(和尚)一律禁止结婚,并不准接近女性。某次,释迦曾警告诸比丘,要他们宁可抱住一株正在燃烧着的树木,但切勿拥抱年轻美貌的女子!(见中阿含经第一木积喻经)。
    
    关于释迦出家的原因,佛经中有一故事,即“四门之游”。长阿含经卷第一大本经:“太子即乘宝车诣彼园观,于其中路见一老人,头白齿落,面皱身偻、拄杖羸步喘息而行。太子顾问侍者,此为何人,答曰,此是老人。又问,何如为老,答曰,夫老者生寿向尽,余命无几故谓之老。太子又问,吾亦当尔,不免此患耶。答曰然,生必有老无有 豪贱。于是太子怅然不悦,即告侍者回驾还宫,静默思惟念,此老苦吾亦当有”。以后两次出游中,“逢一病人……问曰,何如为病,答曰,病者众痛迫切存亡无期,故曰病也”。“于其中路逢一死人……太子复问,此为何人,答曰此是死人,问曰如何为死,答曰死者尽也”,最后一次,“于其中路逢一沙门,……御者答曰,此是沙门,又问何谓沙门,答曰,沙门者,舍离恩爱,出家修道”。
    
    于是释迦恍然大悟:“善哉,此道真正永绝尘累,微妙清虚,惟是为快”。最后,“太子于后即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在东门见老人,南门见病人,西门见死人,北门见沙门,此即四门之游。释迦平日曾见过老人,病人,死人,沙门,当无疑问之处(他的父亲便是老人),但佛经为了强调他“深居”宫殿,与常人有异起见,竟称释迦看到了老人而还不知“何如为老”?见了病人,又问侍者“何如为病”?我们可以说,除非释迦是痴子、傻子,不能辨别老幼、病痛、死人,不然又是佛经作者在玩戏法了。
    
    关于释迦出家的原因,当然并非如此简单,据我的分析,约可得以下几种:(1)当时厌世主义盛行,人人都以出家修道为理想,且受人尊敬,释迦也效法此道。(2)法经中规定人生最初梵志期,必须离家访师学道,释迦似还未尽过此阶段,因此,当他出家后便急急地先访问了几位婆罗门师。(3)释迦的国小而弱,常受大国欺压,他也许早已洞察到统治这个小国的困难,借着出家而脱离了这个多事的地方。(4)如净饭王于五十岁时得儿子之年正确,那么父王在儿子出家之时,已将近八十岁左右,势必急需让位于儿子,故此,释迦万不能再延迟不走。(5)释迦自幼缺乏母爱,与姨母所生之子间可能常有不快之事发生。例如提婆达多 Devadatta(净饭王之子,阿难的兄弟)自幼起便对抗释迦,及长后更反对释迦,拟自另立教团。释迦家庭无温暖可言,促使其悲世出家。(6)若释迦真的有三妻,(剎帝利姓至少可娶二妻),妻妾间如有纷争,那又是一个原因了。(7)若净饭王置备众多采女供释迦娱乐之事确实,那末,我们可说此事起了反作用。释迦于尽情纵欲后,渐感不胜其苦,而急急脱离了这个环境。佛经先称:“尔时太子,在于宫内,充足五欲娱乐游戏,无有疑难,尊重贵胜,唯独一人”。
    
    但佛经接着称有一神明名叫作瓶天子,他要助释迦脱离这个环境。“尔时作瓶天子,复于一时发如是念,此之护明菩萨大士,在于宫内,极意欢娱,今时已至。护明菩萨宜早出家,我今可为彼大士故劝请,令出厌离五欲舍家出家”(佛本行集经卷第十五)。神明出现之事是假,释迦已经厌恶这种环境而舍家出家可看成是事实。我们可再引用佛经予以证实。某晚,释迦忽然醒来,见诸女子的形状简直非人,“太子即从座起,遍观妓女及耶输陀罗,皆如木人,譬若芭蕉中无坚实,或有倚伏于乐器上,臂脚堕地,更相枕卧, 鼻涕目泪,口中流涎,又复遍观妻及妓女,见其形体,发爪髓脑,骨齿髑髅,皮肤肌肉,筋月永肪血,心肺脾肾,肝胆肠胃,屎尿涕唾,外为革囊,中盛臭秽,无一可奇……我今当学古昔诸佛所修之行,急应远比大火之累”(过去现在因果经第二)。
    
    以上对女人的各种污秽描写,方可说就是佛教的“妇女观”。以后佛教和尚在修行时,常用此种观念想法来挡阻女色的诱惑,佛教称此为“不净观”。其实,释迦本人及其弟子中的若干人是有“结婚”经验的。以后他们厌弃家庭,飘然一人出家修行,因此,他们对女人能作“不净观”。但以后的和尚们,特别是从小便出家的人(中国佛教称此为童贞出家,以别于中年出家者),既无“结婚”的经验,而硬要他对“妇女”实行不净观,真不知从何“净”起?太残忍了!释迦尽情享受了肉欲快乐之后,身体疲乏,导致精神不振,顿觉人生无常。于是,突然一变,想出去追求心灵上的宁静喜乐与平安了。这个从“肉”到“灵”的大转变,或可看成是释迦出家的最重要原因。
    
    释迦于二十九岁时脱出故乡后,即先后访问了两位婆罗门学者,讨论宇宙人生问题,但据说他们的答复都不能使他满意。于是,遂一人遁入伽耶城 Gaza 附近森林中开始独自苦修,“日食一麻一米,以续精气,端坐六年,形体羸瘦,寂默一心,内思安般”(一天只吃一麻一米的描写,不如把它看成是一种“禁食”,龚按)。但以后又觉得单靠苦行亦非解脱之道,遂入尼连禅河中沐浴,又从牧女善生 Sajata 处饮得牛奶,重振精神,坐在菩提树下发誓说:“我今若不证无上大菩提,宁可碎是身,终不起此坐”(方广大庄严经)。以后在心灵上曾与恶魔波旬 Mara 发生交战,毕后,“于二月七日恶魔退散之时,……明星出时,霍然大悟(即八日大晓也),得无上道为最正觉。”时年三十五岁。换言之,释迦把他已知的婆罗门教及各派思想等,予以整理取舍后,对宇宙、人生等起源及解脱等问题,有了一套自己的主张与解释,佛教称此为“开悟”。于是,释迦变成了佛陀 Buddha,意即“悟者”,“觉者”。同时期的耆那教教祖菩提子亦被称为 Buddha,亦是“开悟者”的意思。所谓“悟者”、“觉者”,仅祇指对佛教教理“明白了”、“知道了”而已。开悟与成道当然不是变成神。
    
    “成道”后的释迦先在鹿野苑精舍讲道,收了憍陈如等弟子五人,佛教称此为“初转法轮”。轮 Cappa 是古代的一种兵器,意为转动佛法救人。在以后二、三年中,络续有以下诸人皈依:(1)耶舍 Yassa 及其父母,并耶舍亲友五十人。(2)外道首领迦叶 Kassapa 弟兄三人,以及他们的弟子一千人。(3)王舍城频婆娑罗王 Bimbisara。(4)舍利弗 Sariputta,目干连 Moggallana 以及他们的弟子二百五十人。(5)释迦某次回家,在家乡获得皈依弟子如下:父亲净饭王,异母弟难陀 Nanda、优婆离 Upali、阿那律 Anarnddha、阿难陀 Ananda、提婆达多 Devadatta,亲生儿子罗喉罗。(6)舍卫城长者须达多 Sudatta。(7)成道后第五年,又得女弟子如下:姨母摩诃波阖波提 Mahapajapati,发妻耶输陀罗,异母妹孙陀利 SunTdari,这批女子是佛教中最早的比丘尼。
    
    此后四十五年中,释迦的脚踪北自迦毘罗城,拘萨罗国,南至摩揭陀国,西往拘琰弥 Kasambi,东赴瞻波 Campa 等地深入各阶层布道。但每逢雨期的两、三个月中,经常住在竹林精舍过夏安居生活。北地台卫城与南地王舍城是他传道的中心地,因该地居民甚多。释迦的传道地以中印度地方为主,不分男女老幼及四姓阶级。他的日常生活是每晨托钵各处乞食,至午后始回,弟子们大都在黄昏前才可来访问。他又经常一人退入森林中,作冥想静坐。在他的传道中,当然也免不了遭受诽谤攻击,从弟提婆达多曾放醉象拟杀害释迦,迦毘罗城灭亡一事亦使年老的释迦十分悲痛。
    
    到了八十岁,释迦年老多病,在末罗国拘尸那揭罗城 Kusinagara,从金工周那 Cunda 得了些梅檀树耳果腹,病情转重而撒手去世,有说系吃臭猪肉而生赤痢死去。享寿八十岁,时在元前四八六年三月十五日(年月日有异说),佛教称作入“大般涅盘”Maha Par inibana。释迦死后“时诸比丘悲恸殒绝,自投于地,宛转号咷不能自胜”(游行经)。七日后,由弟子摩诃迦叶等主持火葬,遗骨被分成八份,由八个国家建塔纪念。释迦共有十位大弟子,是初期原始佛教的重要人物:舍利弗、大目犍连、摩诃迦叶、须菩提、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人迦旃延,阿那律,优波离,罗目侯罗,阿难。在敦煌千佛洞第一百三十八窟之中央有一释迦坐像雕塑,其后壁之彩画有十大弟子之立像,能在其侧记有大目犍连神通第一等铭。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3/2013033008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