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查建国再评环报高调的政体改(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3)
(博讯2013年01月28日发表)

    
    继1月22日环报发强化两会的社评后,第二天23日环报又发题为“编织紧扣中国实际的‘制度笼子’”的社评。配合习近平22日在中纪委全会上关于“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讲话,打出其高调政体改的“笼子论”这第二张牌。(“加强两会”是第一张牌))社评讲“的确只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反腐败才能收获正果,同时带来与权力相关各种问题的一揽子解决。”认为这“必将是中国政治改革实际迈步的过程。”可这关权力的笼子是什么呢?环报依旧是高调下无东西,不讲了。我下面从授权、分权、监权三方面讲讲我对关权力的“笼子”的看法:
     一,授权。权力由谁授予,权力者对谁负责。权是自封的,这种权力自然只对自己负责,或只对自己内部的上级负责,对外只有主人的权威,而无公仆的敬畏。现代政治中的权力是全体国民每几年一次公平自由独立大选授予的,干不好下届选举请下台,这选票就是关权力的第一层大笼子。
    二,分权。权力要用权力来制衡,这是硬碰硬,恶对恶的强力第二层笼子。现代政治就是权力分割术。一党专权用多党制制衡;党政分离、党企分离、党教分离、党军警分离,这是用政权与党权互相制衡;政权内部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这是政权机构内的权力互相制衡;议会再分众参两院,这是对立法权再分权以再次的制衡;地方自治是中央与地方分权的互相制衡。
    三,监权。广义上讲前面的授权、分权都是监权。狭义上讲监权一是制定法律监权,二是用权利监权力。民主之核心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多数选出的政权掌管公权。民主的缺点是多数人选出的公权力可能(或说是必然)对少数人的私权,对个人的私权进行侵犯。因而光有民主不行,还要进一步实行宪政来限制公权,保护公民个人私权。这一限一保即是宪政,这也是第二次颜色革命的主要任务,如现在的俄国和埃及的现状。制定的监权法律有宪法根本大法和专门反腐的具体法之分;有恶法和良法之说;宪法也要有修宪,具体法也要有完善之动;法也有“制”与用之“治”之别。将公民的权利放出一党制的笼子,用其监权制权更是当前民主转型之重任。人权中的政治权利如结社、言论新闻、示威抗议之自由都是监权的利器和笼子。
    长期实行一党制的执政党会自己给自己编笼子来关自己吗?环报1月23日社评给出答案:“中国不可能编出一个同西方一模一样的‘制度笼子’……中国必须……编织我们自己的笼子,……”。西方宪政民主国家关权力的笼子本身就不是一模一样的一个模式,哪个不是符合本国国情而又有普世标准的笼子?我上述授权、分权、监权之要点就是这个普世的标准。而环报口中“自己的笼子”是不能动“一党制”前提下的笼子,这样的编笼子,这样的反腐,这样的政体改可以走多远呢?
    北京查建国 2013年1月27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3/01/2013012809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