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沧浪客:看“落马”官员做学问的滑稽样
(博讯2012年12月23日发表)

    
    可笑之至!一个因“问题”而留党察看、撤销职位的部级官员,进图书馆看看书,还与普通读者礼遇不同,搞特殊身份,享受“特供”。天底下哪有这门子的事呢?居然还专门提供一间办公室,睡觉的床都搬进去了,真是有辱斯文!
    
    很难不让人怀疑,当这类高官权势正旺之时,是不是不止提供一张睡床,还须提供床上形形色色、风姿绰约的美少女呢?
    
    享受“特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好意思写出来,以昭告天下:自己脑袋里还有几滴墨水的,并非等同于时下大腹便便、囊中空空的流氓官员之流。不才之见:五十步笑百步耳!
    
    就这篇所谓的图书馆“征文”应景写作,不才便能看出作者的内在素养,差不多也囊中空空。还假装文人,附弄风雅,为大方之家徒添笑料耳!
    
    得了吧,什么《社会主义四百年》,还几次印刷,还出版几十万册,真以为你那是什么有价值的作品?赵本山和宋丹丹的一个小品中,本山叔笑丹丹出书《月子》,出版后派发给乡亲,乡亲疯抢,抢完后就去家里糊墙壁,那可是左一层糊,右一层糊……
    
    官员写书,尤其是写所谓“学术味儿”的书,本身就十足可笑。在官场混迹了一辈子的人,哪有时间和情趣读书写作?更何况那么大的吓死一个省的官职,更是读书无暇。18岁就参加革命工作,在滚滚红尘中身不由己,弄个哲学博士裱装自己,天底下的人,都知道那玩意儿是怎么弄来的。
    
    更可笑的是,都失势了,这些图书馆清水衙门“喝西北风”的官员们,并没有“世态炎凉”,落井下石,冷眼以对,仿佛自己等了一辈子的机会,终于来了。怎么这些中国人,都这般高抬仰视官员呢?官员如同活菩萨,大驾光临时,全体人员集体下跪,尊为“神恩”。即使是一个将被降职惩罚的菩萨,也俯首供奉,押宝一般等这菩萨某一日“翻天”,神助也许可以多多少少降诸己身。
    
    柏杨死了,“丑陋的中国人”却依然活着。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2322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