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易宪容:“去房地产经济” 整个国家经济出现全面转型
(博讯2012年12月07日发表)

    
    据报道,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在本月召开,2013年中国经济增长的短期目标也会这次会议上确定。不少分析认为,按照十八大报告设定的目标及十二五的规划,2013年国内经济增长目标可能会设定在7.5%的水平。这样,既可保持经济政策连续性,也可有一个好开局。
    
    不过,在本文看来,2013年中国经济增长底线及走向,可能会跳出以往及当前政策思路,以全新面目应对市场与世界。就如习近平总书记第一个宣誓演讲那样同样会给人耳目一新。
    
    因为,未来五年甚至十年的中国经济增长与发展,尽管十八大报告给出了原则性的精神,尽管李克强同志一直在强调城镇化作为未来经济增长之动力,但是笔者仍然相信未来经济发展不会走向前十年的经济“房地产化”之路,也不会以房价飚升来推高的GDP的增长。
    
    “去房地产经济”的支柱性应该是2013年新政府上任后开局最为重大政策调整,否则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在,不少国家房地产泡沫破灭所导致的国家经济风险与危机,新一任政府领导人对此应该是看得十分清楚的。
    
    而“去房地产经济”的支柱性不仅在于让高房价推高GDP的经济增长方式全面改变(十八大报告所指的GDP增长的中速性),而且还在于弱化企业与个人的住房投资功能,要求产业结构全面转型及国家经济发展战略重大调整。比如未来经济发展的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及新农村现代化就已经透露出这种转型基本信息。在这样的背景下,再加上受国内外经济形势之影响,2013年中国经济增长底线可能有所调整或全面下移。
    
    何也?因为,前十年经济增长条件与环境与现在相比,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而这种变化会直接影响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底线全面下移。比如2000年以来中国出口超高速增长的时期可能基本上结束,这不仅在于由于制度障碍清除所释放出来的贸易比较优势差不多使用殆尽,而且在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外需的严重不足不可能在短期内得以恢复。
    
    外贸出口由超高速20%以上的增长已经降到现在10%以下的水平。如果未来几年能够保持这种增长水平已经是不错了。
    
    从国内经济形势来看,前十年国内GDP快速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房地产快速发展、建立在全国各地住房价格全面飚升的基础上。在这十年中,表面上看国内住房市场的价格上涨不是太快(甚至于许多年份都低速上涨,这是国家统计年报的数据),政府也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住房市场的宏观。
    
    但是这十年来国内房地产市场实际价格永远是在快速飚升的,房地产市场只要有些许的调整,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政府立即会出台托市政策(比如2008年9月与2012年5月)。而房价快速飚升与房地产暴利,自然让大量各种资源涌入住房及相关的市场。
    
    别以为当前不少城市的住房市场又开始出现销售回暖,但实际上这只是与这些城市2011年调整年份相比,而从2010年来中国住房市场调整,不少城市所反映出的周期性是完全不一样的。
    
    国内住房市场只要出现些许的调整,那么不仅住房市场本身,而且与住房市场相关的行业与产业,产能过剩也就必然。比如采矿、钢铁、建筑材料等行业的产能过剩调整并没有结束。也就是说,国内企业“去库存化”还没有结束,它往往滞后于PPI转折两个季度左右。国内企业去库存化可能延迟到2013年一季度左右。
    
    同样国内二三城市的住房市场的“去库存化”不仅没有完成,而且面临的巨大的风险。因为,不仅从全国的情况来看,国内住房销售还没有走出负增长的阴影(1-11月份负增长1.2%),而且2011年住房销售严重负增长在一线城市(北京、上海、浙江及深圳等地),这种现象,2012年已经开始在向国内二三线城市转移(比如河北、山东、内蒙古等)。
    
    由于中国住房市场巨大,差异性严重,这就使得国内房地产市场许多巨大风险完全被隐藏起来了。如果房地产“去库存化”不能够完成,那么房地产泡沫引起的系统性风险就随时可能爆发。特别是中国的住房市场从来就没有经历过一次真正周期性调整,房地产泡沫破灭所带的风险可能会更高。
    
    因此,新政府上任后,如果来消化全国这个巨大的房地产泡沫,就需要以房价飚升带动的GDP增长全面下移,而不是保持现有的水平上。因为,面对这些风险,新一任政府应该更注重如何来防备这种风险,并把这种风险可能导致对经济损害降到最小程度,而不是再把这种风险扩大及延长。
    
    还有,前十年经济增长更多的采取增加投资获得,而不是通过技术进步提高劳动生产率及通过制度改革来释放生产力,这就使得国内边际资本产出率越来越低。有人计算过,从2000年到2010年,中国边际资本产出比大概在2.4上或到6。这也意味着以前投资2.4元增加1元GDP,而现在则要投资6元增加1元GDP了。
    
    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空间缩小,而且也越来越不可能持续。如果这样的经济增长方式不调整,一定会带来严重的产能过剩。如果这样的经济结构不进行重大调整,那么未来中国中长期经济完全可以陷入一个长期低迷性的状态,国内经济高速稳定增长也可能就此结束。
    
    也就是说,十八大后,新一任政府将面临着整个国家经济出现全面转型与重大调整的节点。在这个节点,政府可能把整个经济增长的底线下移,而不是如何关注经济政策延续性。
    
    因为,这种GDP增长底线全面下移,就要求国内地方政府重新来审视以往的经济增长方式,来改变未来经济增长思路,以此来实现经济增长目标的转变、经济结构转型、经济发展战略调整等。2013年中国经济增长会保持在一个不高、但质量会有所提高的基点上。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0704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