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西安有去无回的派出所/康素萍
(博讯2012年12月06日发表)

    西安有去无回的派出所/康素萍


    
    第一次,2011年3月3日。把我从国家信访局接出,于次日2011年3月4日送归至属地西安市小寨派出所。训诫之后,说让我回家,却强行架我上了上陕西省地质矿产局西安探矿机械厂的车,直接拉到山里关了13天,此期间生活上虐待、精神上摧残、人格上污辱且把我打瘸……
    第二次,2011年7月22日。把我从北京接出,于次日2011年7月23日拉回至属地小寨派出所,说是给我解决问题。训诫之后,说让我回家,却强行拧着胳膊塞进探矿厂的车里拉进三爻拘留所拘留10天。拘留所释放当天当时当刻又强行将我拉进陕西省地质矿产局西安探矿机械厂招待所非法拘留一个月(2011年8月3—9月3日)。在此期间期间,除过生活上虐待、人格上污辱、精神上摧残外,还私设公堂威逼恐吓逼供、罗列莫须有的罪名诬陷强加于我,以及多次扬言要把刀子要封口要对我全家下黑手等等……
    第三次,2012年1月13日,把我从北京久敬庄接济中心接出,于次日2012年1月14日送回至属地小寨派出所,说让我回家过年同还说要发给我过年费,并且协助我解决问题。然而在对我训诫之后,由陕西省地质矿产局西安探矿机械厂的上级主管陕西省地质矿产局保卫处处长接出送往陕西省地质矿产局西安探矿机械厂招待所非法拘留8天,此期间不给吃饭不给睡觉还挨打,并且于2012年1月17日午后由厂工会的郭鹏丽非法没收我的临时身份证至今尚未归还给我。2012年1月14日~21日期间,5个人按住我1个人打。厂工会的郭鹏丽先后数次非法搜身、搜行李、辱骂殴打我。强行抢走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偷走我的身份证原件。还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门框、门棱、墙壁上猛烈的撞击,致使我的头部多个核桃大小的青紫状包块破损出血、疼痛难忍、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我至今仍有头疼、头晕、恶心、偶尔伴有呕吐……还把我打翻在地后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踩、跐、捻、搓、拧我的胳膊和手臂,并且挥拳打我的左眼部、腮帮子和面颊部至青紫状,导致全身多处大面积软组织挫伤。还抠掐我的脸、嘴、鼻、口唇内外、牙龈等破烂出血、红肿……还多次谩骂侮辱我等等。郭鹏丽扬言:不要怕,大胆的出手,是省政法委让干的!领导说要出气、要解恨、要把康素萍逼疯!我饥寒交迫、浑身疼痛、奄奄一息的躺在阴冷冰凉的地板上口喊救命。郭鹏丽说:‘别理她,死个康素萍如同死个蚂蚁一样!’惨无人道、灭绝人性!我在忍受肉体迫害的同时还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这是双重的迫害、摧残!
    第四次,2012年3月13日把我从北京久敬庄接出,于次日2012年3月14日拉至属地小寨派出所,十几个政府公务员扇形把我围了……我在走投无路之下被迫于小寨派出所服毒自杀。昏迷后被送去西安医学院急诊室洗胃。昏迷期间情况不详,苏醒后发现我被(五花大绑)用杯口粗的绳索成大字形捆绑在病床上,输液针扎在脚上但是却未曾滴注液体,因为滴液阀是关闭的。之后在不打针不吃药的情况下依然要把我捆绑在床上,并且说他们知道怎样捆绑可以让我爬都爬不起来……不给吃喝不让上厕所,并且就在当晚2012年3月14日---2012年3月15日凌晨之间在急诊病房里模拟上演了一幕他们所说的闹剧之后草草收场了……
    第五次,2012年11月8日,我从北京市马家楼接济中心被接出遣返原籍,于次日2012年11月9日12点再次被拉进西安小寨派出所,很快放我回家。但是又在当晚2012年11月9日晚23:45西安小寨派出所民警率队一行几十个人闯入我家中强行把我架走,关了11天,关押地点:西安市长安区满江红山庄。
    今天2012年12月6日,我需要去西安市小寨派出所办理身份证,鉴于以往的种种遭遇我的命运未卜担忧会有去无回……敬请关注我,关注事态的发展,谢谢您!
     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访民康素萍
     2012年12月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0609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