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邪路——胡锦涛“三自信”令世界贻笑大方/牟传珩
(博讯2012年11月25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举世关注的中共十八大已经闭幕。胡锦涛十八大报告,预告习近平时代仍要继续坚持“中共特色社会主义”的僵化道路。十八大一中全会最终推出了一个年龄老化、立场保守的常务委员会,中国股市立刻应声大跌。特别是胡锦涛借中共“十八大”报告,以誓言不走“邪路”,来否定“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以及“自由主义民主”的所有民主化主张,令世界舆论为之瞠目。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路”30年
    
      胡锦涛十八大报告判定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正路,背离了这条道路就是“邪路”的宣誓,较之其他领导人的提法更明显地包含了对普世价值的污蔑、诽谤意味,赤裸裸地展示了他坚持僵化意识形态的立场,直白地绽露了他骨子里敌视“选票箱”的特权心结,同时也把胡锦涛这些年来躲在红墙大内里时隐时现的强硬与僵化脸谱刻画得栩栩如生。
    
      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从邓小平主政以来的中共官方意识形态始终强调的旗帜,这被十八大报告称之为“正路”。以中共意识形态理解,传统社会主义是既不允许资本家剥削,也不允许工人有独立工会的制度;资本主义是允许资本家剥削,也允许工人有独立工会的制度;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只允许资本家剥削,不允许工人有独立工会的现实。如此一比较就不难发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正路”,比哪一种“主义”都不合理。这条路说白了就是在“党的核心领导地位决不容许动摇”前提下,打着“社会主义”招牌,推行不允许工人有独立工会的市场经济,即只引进资本家剥削,不接受独立工会制约;只要政府管制,不要民间社会对治的“中共特权主义”发展模式。这种发展模式已经导致了政府严重扭曲市场,权贵与资本合谋掠夺社会财富的灾难后果。正是眼下这种不受任何监督、约束的资本加特权的双重贪婪,已经全面渗透了国家机体的骨髓与一切社会生活领域的细胞。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周东华教授就曾表示,共产党理念全面丧失,任何中央的决定最后都变成权贵利益,无法逾越利益集团的控制,然后沿着权贵设计好的资本渠道流向自己口袋。
    
      如此中国30多年来高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旗帜,坚持“改革开放”的“正果”,就是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国资流失、工人失业,疯狂圈地、农民失田,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官民对抗、警民冲突,和以牺牲社会公平与正义为代价的“消极稳定”。因而导致了当今的“中国特色三大怪”:腐败分子反腐败,越反腐败越腐败;保守势力讲改革,越讲改革越保守;维稳机构搞维稳,越搞维稳越不稳。由此也导致了中共统治的执政危机——每一次中南海权力交接都是在击鼓传炸弹。
    
    
    中共三代“绝不易帜”的理由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党的“一元化”领导,是导致权力异化、腐败滋生的根本原因。在中国“一党天下”的现实中,公共权力在“执政为民”的幌子下,实际上只能由少数人以不受监督的“绝对领导权”方式来行使。正是因为这种特色,才导致了中共一党垄断一切政治资源的特权(党领导一切)和享有优势经济资源的特供(享有特供的信息、服务与产品)。由此就形成了中共当权者得以维护和发展自己地位不受挑战的“中共三特”——特色、特权与特供。特色维护特权,特权享受特供,特供又体现特色。特色、特权与特供,三位一体,本质就在中共特权。这就是从“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到“科学发展观”一脉相承的中共历代“绝不易帜”的理由。
    
      这些年来,中共在国际国内用于迷惑公众舆论的最大谎言,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业绩,提升了中国国力。其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向是个伪命题。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实践,其实一直是在引进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经济的。当代中国的经济业绩是靠引进资本主义的市场、资本、技术与管理赢得的。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推翻的客观事实。然而,中共正是在引进资本生产方式创造财富的同时,由于其绝不放弃分配财富的绝对领导特权,所以才把经济发展赢得的财富集中在少数权贵富豪手中,把政治腐败、官民对抗推向了悬崖。由此可见,所谓“中国特色”,其实就是“中共特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应该是“中共特权资本主义”。今天,胡锦涛十八大报告要坚决捍卫的这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就是为了维持这样的中共特权利益,而一定要拒绝轮权、分权与限权的宪政道路。
    
    
    胡锦涛们坚持的“正路”就是邪路
    
      现在,胡锦涛十八大报告再次解密,他们要推动经济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的出发点,依然是将强化执政地位作为其最主要的政治目标来捍卫,而不愿接受现代权力分离与制衡体制,这就为官商集团的联姻和腐化提供了无法铲除的土壤。由此中共当权者要继续维护其“三特”的社会制度,已经导致了市场经济的平等自由交换与中共特权强制垄断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日趋激化。因而,这条道路必然一方面遭到极左势力对其“修正主义”的抨击;另一方面又遭到自由主义者对其“假民主”“假改革”的批判和来自民间自发的群体抗议事件一浪高于一浪的回报。
    
      仅仅从反映主要矛盾的制度层面上的通俗化理解:当今社会的普遍不公,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腐败丛生就成为伴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脱不下的影子,由此也就决定了胡锦涛的“正路”正是一条根本走不通的邪路。十八大只能大肆吹捧市场经济的业绩,却丝毫都不敢触碰特权政治给社会带来的灾难性的后果。然而,这些年来,中国民众正是在自己权利不断被不公平剥夺的邪路中,顿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真实含义。以客观而论,如此“中国特色”所独有的,多是民主世界所没有的。可以说,凡是与普世价值不相容的“中国特色”,基本上没什么好东西。有特色的好东西,一定会转化成普世的好东西。所以有人说所谓“中国特色”:半是无奈,半是胡来。由此可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绝不是正路。
    
      如果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今后执政的思维框架,也只能退守到如此社会主义正路“引号”里寻求作为,就必然一方面遭到极左势力对其“修正主义”的抨击;另一方面遭到自由主义者对其“假民主”“假改革”的批判。正是由于它在理论上陷于了自我矛盾的逻辑错误,因此不仅难于统一中共党内思想,而且注定难逃腹背受敌的政治宿命。
    
    
    宪政民主乃天下正道
    
      真正的“正路”应当是从一党独大的“和谐社会”向政党竞争的正义社会发展。一个国家只有制度性地保障党派平等竞争与劳资对等谈判,才能真正实现社会和谐,维系社会公平与正义。在一种相对好的制度下,会确保“一人一票”的普选制度;确保公民社会与政府权力有效对治;确保工人有权组织自己的工会。现代社会发展的真正“正道”,就是以普世政治文明为基准的权力分立与制衡宪政道路。中国未来的希望,就寄托在左中右思潮的大包容和各种政治力量共同妥协的新文明民主宪政制度中!只有这样的制度,才能包容与消化各种社会冲突。中国本当就应“中庸”立国。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义理。中庸之道即是正义之道!宪政民主乃天下正道;人权至上乃普世义理。这才是中国今后应当追求的“正道(中庸)”之路。
    
      如今全世界都看得很清楚,中共十八大后的中南海,又是保守势力主局,自上而下的改革毫无希望。中共新的领导人将继续迷信暴力可以维稳,注定致使现存社会整合机制无法对社会结构的失衡、各种诉求变化做出及时反应,社会各群体、个人只能以非常规方式主张权利,表达诉求。如今“左派”知识分子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腐败问题上越反越腐表示谴责;自由派知识分子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实质上拒绝政治改革倍感愤怒;中国网络与民间同时风靡“草泥马之歌”。现如今,党内党外、上上下下,多个角度,多条阵线上,已经共同吹响了向往正义社会宪政大变革的时代集结号。当此之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还能挺多久的命题?已经成为了悬在中共“习李”时代的政治问号。
    
    
    胡锦涛“三自信”令世界贻笑大方
    
      近些年来,中共没开大会的一大铁律就是:会前释放一些“改革”声调与加大严控社会力度同时并举,让民众在被捆绑的绳索之下望梅止渴。今年7月31号,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就刊发了《中国真正的挑战是未来5-10年》文章,正式推出今后一个时期,要重点防范“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路领袖、弱势群体”的“新黑五类”。日前已成为被监控和防范敌对势力的重点内容。
    
      眼下,中国经济滑坡,股市暴跌,正义沦陷,人权缺失,官民对抗,忿怨四起,恶性公共安全事件与民众抗争事件齐头并进,遍地开花。在此严峻形势下,中共十八大权力交接犹如惊弓之鸟,只能借助于全国部署维稳“台帐”与24小时监控机制来“击鼓传炸弹”。在此情势下,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仍宣称“全党要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然而,别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共召开一次大会就要草木皆兵,高压管控,空前紧张地在京城出动140万保安维稳,280万公安武警“誓死保卫”,竟然还敢夸口“三自信”,岂不令世界舆论贻笑大方?
    
    
    2012年11月16日
    《公民议报》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1/2012112509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