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姜维平
(博讯2012年11月04日发表)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从首次曝光的三份证词看,李俊案是薄熙来和王立军精心策划的一个黑打冤案,有消息人士称,此案真相在万维网第一次披露后,使海内外读者看到了民众被官媒忽悠所形成的对唱红打黑的错误认识,而且,使中南海高层知道了与薄自己汇报的不同情况,尤其是胡锦涛看出了薄熙来拉拢军队,想搞军事政变的阴谋,这一点至关重要,他提示胡温习李,如果不坚决及时地处理薄熙来,并纠正他倡导的极左路线,薄拉拢张海洋等军头,操控成都军区,随时都可能“陈桥兵变”,而民企老板李俊及其俊峰集团不过是一个棋子。
    
    张海洋为薄找秘书
    
    张海洋是张震的儿子,与薄熙来从小光腚一起长大,这故事已是旧闻,重庆媒体消息人士说,张海洋任成都军区政委时,与薄关系十分密切,但碍于军内的监控系统,也需要小心遮掩,薄与张密谋事项,由319枪击案提供了机遇,不仅军队与地方公安联合办案,成都军区和重庆公安局的人频繁接触,而且,薄熙来斥巨资给专案组上亿元,用金钱贿赂的办法,把他们搅在一起,案子没破,却加深了他们的私情。设在八一建材市场附近的专案组,精力没放在破案上,而是吃喝玩乐,暗中结盟,企图兵变,此前,薄下令给成都军区赞助了20多亿,名义上是营房建设等,实际上是腐蚀和拉拢军心,让部队捆在自己的政治战车上,待机而动。
    
    反过来,张海洋为薄熙来找秘书,因为“薄泽东”野心大,班子人员多,但关键位置还得自己人,而最可靠的,除了旧僚车克民和吴文康之外,就是张海洋物色的这位秘书,他来自成都军区,是张的亲信,消息人士说,张海洋自己的秘书姓刘,也为领导跑前跑后的张罗,薄与张约谈了几次,终于商定某人为政治秘书,王立军夜奔美领馆之后,薄去昆明搬兵自救,假如成功,张及其被薄熙来接受的大秘都能派上用场。薄的计划是用五年时间搞民生,争取人心,收买文人,大造舆论,然后,再待机举事,登高一呼,由嫡系张海洋控制下的军队与胡温抗衡,但人算不如天算,在李俊被抓捕后不久,胡亲自下令,调动了张海洋的工作。
    
    军地两个联络人
    
    李俊案的专案组类似“319枪击案”的阵容,有重庆公安局的警员,也有军方的骨干,据称,张海洋与薄熙来密谈多次,一般都在李劲松开办的四星级的劲松酒店里,为了不被查觉,薄这边先让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联系,部队那边由成都军区副司令阮志国出面,行动十分小心,他们找一个包间,支开左右的人马,事先,王立军派郭维国还要查看安全情况,防止政敌监控,但薄熙来忘了,成都军区司令员是王建民,他是张的对立派,背后有胡温支持,这一切岂能不在掌控之中?
    
    知情人说,阮是张的心腹,早年当兵进了军乐队,腮帮子大,底气足,吹小号出了名,后任总后勤部的审计局长,审计别人很卖力,自己也不干净,借营房基础建设之机,捞点钱是常态,没人举报,不料吹捧张海洋,站错了队,把一生的事业吹破了,薄案事发后,自杀身亡。有消息说,今年3月9日,薄熙来在京开会期间,私乘徐明的飞机回重庆求兵,就是阮副司令亲自到机场接应的,他们随后密谋一旦出事的应急预案,但此行之梦已被胡温习李联手粉碎。
    
    阮志国外号阮胖子,皮肤白,心却黑,是美食家,饮酒海量,深得薄张喜爱,如果薄政变成功,他自有官职,而李俊案,就是薄熙来为了让张海洋及其部下发财捞钱而搞的冤案,故办案军方负责人就是阮副司令,阮利用成都军区保卫部负责人梅浩等众多人马,一方面为部队捞回了4000多万元,却开具了多张发票,就是想巧立名目吃黑钱,另一方面,具体办案人,以捉放曹的办法,以李俊为人质,企图勒索民企的银子,事后未拿到私利,又找薄王,再次抓捕李俊,因其逃亡成功而为天下笑。这说明阮与薄的死党一样,都是缺乏智谋和理性的酒囊饭袋。
    
    张海洋陷入困境
    
    原本,胡锦涛对张海洋比较信任,又看在张震的面子上对其礼让三分,但张太重哥们意气,不讲原则,把薄熙来当成了国君,不仅与其明来暗往,称兄道弟,而且把不该接受的重庆纳税人的钱,收进了成都军区,使地方财政亏空,而部队大面积滋生了腐败,国防投资加上薄熙来赞助,使成都军区暴富起来,各级军官以多报账,报假账等名义,贪污受贿,情况严重,胡把张调到二炮当政委,接着拿下了谷俊山,就是震慑军内贪腐,但张安然无恙,这是因为张震名声太大,影响深远,胡得罪不起,不过,张的侄女在广州成立一家房地产公司,企图说服李俊让出一块地皮给她赚钱,因故未果,这或许也是张迁怒于民企的原因之一,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张海洋表面上比较谨慎,有些私事都由阮胖子出面,他自己藏在后面,他的刘秘书和做军医的太太也办事比较小心。尽管如此,他的把柄依然操控在胡的手里,既使不挨整,习近平也得提防他。
    
    2011年6月,薄熙来亲自带队进京唱红逼宫,第一站就是二炮,这对张海洋不利,他高调出面接待,这给胡锦涛很大的压力和警示,他会知道,既使把这两个私交密切的官员分开来,他们也与自己离心离德,有人说,张不应当过早暴露政治倾向,要兵变就深藏不露,待机猛发,而另有人说,在党指挥枪的大形势下,在中国搞军事政变是不可能成功的,但薄熙来和王立军认为,京城有周永康支持,全国有几十万武警和警察,重庆公安又有一流的装备,说不定抓住成都军区,互相呼应,一举可以迫使胡习让位,圆了“皇帝梦”,但他们遗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得民心者得天下,薄在重庆靠司马南和孔庆东等人的吹捧,虽然花里胡哨的,貌似公平正义,却否定了邓小平改革开放30年的经济成果,又以黑打抢钱为途径取悦民意,并破坏了已有的法律程序,故与人类历史潮流相违背,连一点真正的民心和军心也得不到,怎么能成功?王立军2月6日夜奔叛逃,揭开薄案黑幕,看似偶然,亦是必然。总之,薄的垮台见于王立军事发,而始于李俊案。因为它擦亮了胡锦涛的眼睛。
    
    2012年10月1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香港《新维月刊》2012年10月号首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11/2012110412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