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官民非流血冲突意味着社会剧烈转型期已来临——从7.28启东全民抗议事件看全国社会运动走向/雷达多
(博讯2012年08月08日发表)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雷多达
     (博讯 boxun.com)

    只发展经济或只深入经济改革而忽略政治改革,任何一党专政的政权都不会持续太久,三十年已经很漫长了。当下已经是时候了,公民有责任有担当,公民社会建设不能延迟,只要人们都在这一冲突过程中坚持和平理念和普世文明的价值观,坚持不向邪恶势力妥协,尽管受到一定的打击和压力,但都是值得的。所以,启东事件告诉人们,站出来,坚持住,和平的未来就在公民自己手中掌握。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当下,中国社会到了一个矛盾高发期,官民正面剧烈冲突也到了此起彼伏的地步,这也是全社会上下剧烈转型的一个信号,有冲突说明当下这个一党政府主导的社会治理能力低下,又因无法律可以参照和约束,冲突意味着政治、社会都将发生剧变,不过这样的剧变是不可避免的,只要不是走开枪流血的解决冲突之路,中国社会治理就可以依托自身的应变和良性修正能力,以公民自治为主导的公民社会和政治多元化就可以逐步实现,或许统治者可以早点崩溃,但整个社会不会崩溃,未来的政治民主构建和公民社会建设就可以期许。
    
    最近,中国东部沿海江苏南通发生的一起群体性事件就可以说明当下问题的严重性以及社会剧烈转型的趋势。7月27日晚至28日全天,江苏南通市启东市(县级)发生“7.28”群体性事件,即启东民众抗议市政府批复同意一家中日合资造纸厂项目,该项目实施后将会导致民用水源遭到污染。这两天至少有上万民众(一说数十万)上街抗议,28日全天新浪微博同步转发现场网友发出的独家照片和信息证实,抗议民众进入了启东市政府大楼内,当面向市委书记、市长抗议(网友在微博上指民众“活捉”了书记和市长),混乱中,市委书记的上衣被人脱去,书记和市长等官员都陷入无奈境地。同时,网友的照片还证实,市政府办公室受到一些民众的围观,发现其中有人参、高档红酒、五粮液、香烟等非办公用品,以及官员们的个人出国游资料,直指他们腐败透顶。28日当天晚些时候,新浪微博实名用户南通市公安局通过微博宣布:南通市政府宣布停止该污染项目,永久性停止。可是,在连续两天的抗议中,网友发现有些民众和记者被政府派来的警察殴打,据说还有无锡和宜兴附近的机动武警部队陆续调往启东,这更激发了民众的抗议,甚至上海民众都在抗议。启东与上海只有一江(长江口)之隔,上海民众关注这一事件也是感同身受,至少在新浪微博上,上海网友迅速批量转发启东事件以示同抗议,同步声援,全国网友也随即同步跟上,让地方区域性群体性事件演变成全国性的群体性事件。
    
    启东事件抗议基本上可以说是民众抗议获得成功,一个明显的标志是虽然民众进入政府,或许对市长书记不恭,但最后事情得以解决,整个抗议过程中未发生开枪流血,就足以说明流血冲突是可以避免的。其中,最关键的是有当地多数民众的广泛参与和社会施压,更不可缺少的是网络及微博信息、手机信息的总动员,也有政府因自身无能、自打嘴巴的无信和一败涂地。尽管此前政府如以前一样有粗暴和严厉的做法,一度下令禁止民众上街示威或抗议,但这一次却得不到民众的丝毫支持,政府不尊重民众,民众何曾愿意尊重政府?试想,一个平时就不让民众做主的政府,什么时候让民众乖乖地听话过?法律何时成为法治的工具?难道政府的命令可以阻止民众维权的脚步吗?根本不可能。经过分析,该事件的发生,说明有以下有六点问题值得思考:
    
    一是正视此起彼伏的大规模群体性抗议事件的发生。2008年以来,至少上万人参与的大规模突发群体性事件由西部经济慢增长地区(贵州瓮安、湖北巴东等)转移到沿海经济高速增长地区(从福建厦门、广东增城到江苏苏州、启东等地),此起彼伏,参与和围观人数已经到了政府无法控制的程度(比如每天上万人抗议,政府就无力应付),政府只得妥协,否则这个政府就可能导致无法维持。江苏启东事件,目前由警察和武警参与维稳,正规部队没有参与(不知道是否有正规部队穿着武警服装参与,暂未证实),一旦南通及启东附近周边县市或省份同时有两三起类似的突发群体性事件发生,当地政府就会明显失控,这可能也是将来县域或地方区域自治的一个试点。因为目前的政府责任人都是上面指派下来的,他们本身无能甚至是无辜的,但是一旦出事,谁也不能说无辜,从上到下都不能脱离干系,自然都要承担责任。所以类似启东这样的群体性事件一旦爆发,处理不慎,转移到省会城市,那么,现行省市级政府都有全部下台的可能。
    
    二是民众上街示威或者和平抗议政府践踏人权和强奸民意的过程中,难免会发生肢体或小范围暴力冲突,必然免不了伤亡事件。目前看启东事件,民众只是要求停止未经民意同意的可能导致污染的工程项目,但未有夺取政府权力和针对市委书记、市长等官员的流血暴力行为(政府因为其自身无能,或者相对比较克制,但也不排除一旦政府动武可能引发更大的社会危机,所以政府不得不克制)说明民众只是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和自己坚守的和平底线。这也是公民社会和法治社会的一个起码的基础,舆论不能说市民打了市长一个耳光就是暴力,杀人和开枪才是暴力(类似“六四镇压”),没有杀人和开枪流血发生,都是和平的示威和抗议,这也是不能不接受的,民众上街,不可能都像在人民大会堂开会那样风平浪静,那样真空状态,任何冲突,都会付出相应的代价,最好有谈判,有妥协,有对话,没有流血和伤亡,就是和平上街,和平抗议,就是公民社会的雏形。启东事件说明,小的肢体冲突和受伤,都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不能指望任何社会冲突都像走亲戚一样温良恭谦让。
    
    三是由政府导致的群体性抗议事件,在一个地方几天或者最长一个月时间一般都会结束,民意占了上风以后,政府仍然会付出惨痛的代价,伤筋动骨一百天,至少两年内政府都是弱势政府。如果全国各地都此起彼伏发生抗议事件,就说明全国到了社会更新和政府更替的时候了,政府会完全不能得到主导权,那么可能在半年或一年时间内,因种种社会危机而引发的社会剧烈变化,或者社会不安定,但也不能因此视为混乱或社会不能向良性转变。社会危机不可避免,关键是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把社会治理跟上,如何把公民社会建设跟上。社会危机过程中,最理想的是用半年或最长一年的时间内,度过危机,恢复社会正常,那么中国大陆也可能转型成为民治民有民享的类似台湾政治制度的民主国家。根据共产党一党统治六十三年的专政历史,以及完全照搬苏联失败统治制度的恶劣影响,如果半年或一年之内能够转型成功,确实称之万幸了。这里有个提示,一旦政府失控,和发生社会危机,民众都要有这样的共识:早日解决危机为妙,各方人士都要努力运用政治智慧和和平力量,尽快准备解决方案,一步或两步到位,不能拖上一年以上,否则中国就会陷入混乱和更无序的相互伤害的灾难之中。
    
    四是中共治下的县域统治,基本上都是失败的,除了经济增长外,基本上都是因为权力垄断政策和土地买卖的原因使政府和官僚一夜暴富,得以政权维持。所谓县域统治,政治和经济权力基本上都是一个人说了算,权力腐败和政治组织的烂掉都是同时发生的。政治权力一天天烂掉,谁到任县委(市委)书记和县长(市长)都是一样的,腐败是必然的,民众也是无处诉求和无可奈何的。法院和检察院,司法和监察,都是书记和市长说了算。一旦县域发生群体性冲突,市委书记和市长一旦派了警察无用,那么他们就毫无别的办法,他们连收买民众或向民众妥协都不会,只得按照民众的意思办,比如启东事件,民众要求污染工程停下,他们就停下,但不会对话,不会让利,不会问责,不会解释,不会率先撤回警察,不会把真相全部透明,更不会给予恢复公民原有的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所以,一个人说了算的统治早该结束了,如今到了突发事件数目大量增加的时候,政府只有退后,或者让位,别无他法。将来,县域政府组成,只设一个县或市政府,废除党委机关、人大机关、政协机关和纪律检查、宣传部、组织部等非政府机构,可设立独立的民意代表和立法机构,以及象征司法独立的法院,此外一律撤销,这就是说如今现行政府及党委的多数机关都要废除,这样才能保证人数最少、管得最少、用人清廉和监督到位的有限政府运转,政府只负责法律规定分内的事务,不需要插手经济事务,其他事务归社会自治和法律管理,这样下来,民众还需要供养庞大的政府吗?这样下来,公民社会和宪政、法治就有了启动和实践的平台。
    
    五是群体性事件中防止随时出现的暴力镇压。公民维权和抗议事件爆发,参与人数明显很少时,一定会受到政府的镇压,持续事件不长也一定会受到镇压(还要提防中共各地维稳政府所擅长的暗地里镇压、报复和秋后算账)。一般情况下,春夏、夏天和夏秋比较容易引发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民众可以在露天下坚持到几天几夜,人数天天增加,镇压的可能性就小。或者说,这个时候明显的暴力镇压或许不大可能发生,但按照一党专制的逻辑,他们会秋后算账。这点也可能发生,不能掉以轻心或轻易妥协。镇压的出现并非完全是坏事,其政府的执政风险也很大,可能由此导致其全盘皆输,整个政府系统由此发端,一路崩溃下去。因为一党专政没有未来,一党专政只有失败,苏共如此,中共也是如此步其后尘。当然,这里面的时间不一样,有长有短,但结局总是一样的。
    
    六是维权事件频发和全民参与程度说明中共自身难保,它执政的时间明显不长了。中共自1989年以来,提出所谓集体领导,其实就是集体不负责任,如今更是在邓小平死后,所谓政治局委员和常委,都是各管自己的势力范围,因利益不同而存在,互相难以合作,这样的集体不负责任就是内部分裂的征兆。因为政治局权力资源有限,遇到突发事件或利益强烈冲突时,必然会在内部因分配不均加剧冲突,更加互不信任,互不相让,他们必然从内部分裂,这个时候,就是他们集体不负责任导致分崩离析的时候到了,或许是2012年下半年之后,因为下半年的人事换届冲突最为厉害,这一关很难过去,中共到时真成了过河的泥菩萨自身难保。
    
    综上,只发展经济或只深入经济改革而忽略政治改革,任何一党专政的政权都不会持续太久,三十年已经很漫长了。如今,民众等不下去了,原本早日启动政治改革早日利国利民,但一党专政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根本不去作任何努力,所以社会剧变就由不得一党的倒行逆施了,社会一定要进步,就一定要发生惊天的变化,当下已经是时候了,公民有责任有担当,公民社会建设不能延迟,只要人们都在这一冲突过程中坚持和平理念和普世文明的价值观,坚持不向邪恶势力妥协,尽管受到一定的打击和压力,但都是值得的。所以,启东事件告诉人们,站出来,坚持住,和平的未来就在公民自己手中掌握。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8/2012080818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