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胡锦涛和执政党忽悠中国又十年/郭永丰
(博讯2012年07月28日发表)

     民主中国首发
    
     作者: 郭永丰 (博讯 boxun.com)

    
    政治庸人胡锦涛,既平庸又守旧,一向谨小慎微、四平八稳、举轻若重,夹着尾巴做皇帝,一切按照权贵大臣的安排,循规蹈矩,墨守陈规,按部就班,一丝不苟,绝不作为。搞得天怒人怨,危机四伏,整整忽悠了中国和中国人民十年光阴。
    
    中共换届之际,无论胡锦涛在位十年多么平庸守旧,只要保住中共独裁江山,中共政权对其评价还是很高的,所以在其即将退位之际,对其大唱赞歌,且颇为言不由衷地歌功颂德,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尤其在这次香港回归大庆典上,胡皇帝出行,可以说犹若世界最昂贵宝物在强盗密林中的穿行,被严密包藏着,多少一流高手为之护驾,多少现代高科技武器为其进行防卫。由此也便可知做现代皇帝的奢华与排场,铺张与浪费,真正达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这个末代的还依然做不受人民欢迎的皇帝的人的狼狈之相以及本人的为难与尴尬之处,又是多么让人感慨万千了。
    
    一、胡锦涛只过了十年党皇帝的瘦瘾,还远远没有过充分
    
    前些年,胡锦涛刚上台时,很多人对胡锦涛期望值很高,也包括笔者。当时我撰文《中国大陆两颗熟透的桃子》,急需像胡锦涛的这样掌握政治权力的人领头及时摘下来。可等了这么多年,直到其即将卸任之际,竟然发现该人对这两个桃子不但丝毫不感兴趣,而且还倒行逆施,甚嚣尘上。
    
    当时,笔者还给一位经常找我的已认识十多年的老警察说,如果胡锦涛成功主导中国民主化大转型,实现台海统一,我们都可以推选他做大总统。当然,他之功劳,肯定有过于孙中山。可以说,在中国各朝代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中,一定无人可以伦比。就是在世界史上,他也会占据到重要的位置。警察则说,他已经是皇帝了,皇帝比总统少约束,对他来说,他肯定只愿意做皇帝了。他说,你想想,如果你在此位置上,也不会放着至高无上悠闲自在的皇帝不做,偏要去当那人人都可以骂和指责的平民总统的。
    
    我当时就想,果真是我,确实宁愿意做让人骂,并经得起大众检验的臭总统(有人称民主国家的总统为马桶)。因为对于我来说,任何虚伪和虚荣让我根本无法踏实活着。无论在何种位置上,我都喜欢踏踏实实,一五一十,尤其是能够得到大众所永恒认可的,这才会让我更激动并增强信心,感受到活着的真正意义和价值所在,我才会活得真正有滋有味。当然,如果因为这样还能够在人类历史上被重重地记录上一大笔,那才会让我更感荣幸和骄傲,即便那时我已到了黄泉,灵魂一定也会乐滋滋的。可对于胡锦涛这样的人来说,由于没有丝毫这类想法和大志,毕竟也习惯了以谎言和伪装欺骗人,既然好不容易煎熬到了这样一种位置上,胡锦涛之需要,就是稳稳当当地当好这皇帝,并在当皇帝期间,把青少年时代所憧憬的当皇帝的美梦感受充分,把瘦瘾过充足,才会真正心满意足了。
    
    不过,如笔者的人,自我秉性本身就排斥不说,一定是自然而然远离这种官场的。如不慎进了这种官场,一定只能靠边站,坐冷板凳独自难受,绝不可能官运亨通,还能达到此种显赫位置的,这纯粹就是痴人说梦。
    
    现在,胡锦涛都快退位了,有人还幻想着,本人早没了任何幻想,有的只是失望和绝望,甚至还有仇恨。仇恨中国人咋就都这么一副德性,除了歇斯底里地拼命追求虚荣和虚伪,还能有什么实质意义的才能和本事呢?而这虚荣与虚伪的东西,在阿谀奉承、奴颜婢膝的环境里只是让其下属捧场,实际也是极度空虚的。何况,真正最恨最讨厌这类上级的人,就是这些奴才们。有人说,最会吹捧且最讨主子欢心的人,其实才是最有可能致主子于死地的人,甚至在其死后,还会在其尸体上狠狠踩上无数脚的人。
    
    任何专制官场,下级必须给上级做好奴才,上级才是整下级最惨的人。所以,凡下级,最恨的人没过于自己的顶头上司。但为了保位置,并继续向上爬,凡下级都是最驯服听话乖巧伶俐的。不过有一个规律,也正如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式的人物,利用婚姻关系向上爬,第一个老婆是老上级的女儿,老上级级别低,当然远远满足不了其野心,所以必须抛弃前妻及其老上级,向新上级靠拢,结果就娶了新上级的女儿。之后发现还不够,又把新上级的女儿和新上级一起抛弃,又娶了更新上级的女儿,直到当上铁道部部长的最高职务。这种喜新厌旧,不断抛弃上级的做法,难道不正是恨透其上级的最佳案例?当然,也许这种案例只是过罢河拆桥式的,根本就没有故意迫害的意味,这还是最好的结局。
    
    在前苏联,斯大林活着时,斯大林残害那么多人,赫鲁晓夫在当时难道不是斯大林的最得力的干将和最大的帮凶,为虎作伥的主策划师?可当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又是怎样对待斯大林的?正因为如此,毛泽东在晚年时,才会视自己最亲密的战友,实际确实是最有能力接班的人刘少奇下如此毒手和狠心的,非要用最野蛮残忍的办法整死才肯善罢甘休。其最明显的恐惧就是怕自己死后被人如此的清算,比如像斯大林一样地被鞭尸。也包括毛在晚年时,对朱德、周恩来等人所使用的阴招,何尝不都是这种原因所导致的呢?
    
    政治庸人胡锦涛,既平庸又守旧,一向谨小慎微、四平八稳、举轻若重,夹着尾巴做皇帝,一切按照权贵大臣的安排,循规蹈矩,墨守陈规,按部就班,一丝不苟,绝不作为。搞得天怒人怨,危机四伏,整整忽悠了中国和中国人民十年光阴。
    
    这就如同英国人威廉?古德温写的《政治正义论》所描述的,游手好闲是他的主要任务。他无法选择自己的任何措施。他必须顺从地听取大臣们的意见,并且必须心甘情愿地批准他们的任何决定。他不应该听取其他任何人的意见;因为只有那些大臣们才是他的人人皆知且符合宪法规定的顾问。他不应该对任何人发表自己的见解,因为那样会构成一种危险的且违反宪法的干涉行为。为了做到绝对的完美,他不应该有任何见解,而只是一面空白无色的镜子,用它来反映大臣们的见解。他会发言,因为他们已经教了他应该说些什么;他会签字,因为他们告知他那是必需的、恰当的。
    
    固然,即便这样,他一定也是心满意足的,毕竟这是至高至尊的位置啊,十四亿人民中,谁不想啊?可恰好就让他胡锦涛这么平凡平庸的人给做上了,其窃喜与兴奋的劲头,这还用说吗?多少优秀杰出的人才,出类拔萃的人,都极为驯服且奴颜婢膝地给自己做奴才、做帮凶、做走狗、做办事员,谁能轻易拥有这些?固然就少之又少了。当然,在这样一种位置上,十年真是太短暂了,人之寿命也实在太短暂了。就像历朝历代皇帝一样,即便自己多么邪恶极致,也都恨不得永生永世享用下去,所以便有很多皇帝在有生之年苦苦到处遍觅长生不老药,却就是寻觅不到。
    
    二、任何独裁专制的继任者一般都是傀儡,而且还是众矢之的
    
    在中国历史上,凡创业型-即开国皇帝一般都很有头脑和才干,否则,在与众多英雄豪杰的竞争打江山中,也绝不会最终取胜,真正打下属于自己的家天下。毕竟由于是家天下,便决定了其继任者就绝少有这种头脑和才干,并还能如同他们的父辈一样大干一番更宏伟的轰轰烈烈的所谓大事业的。虽然也有一些人,但一定就是极少数人。绝大多数继承者,多少都如同木偶一般,能够做稳傀儡到寿终正寝就已经很不错了。中共党天下的接班人,除了刘少奇、林彪、邓小平之外,何尝不正是这样呢?正因为刘林邓太有才干了,可以完全盖过原教主毛泽东,毛泽东才对他们要求极严苛,一旦发现不对头,立刻就要想办法整死他们,或赶他们下台。
    
    作为继承者,也有其一方面的能力和才干的,那就是比其前任更保守狠毒,虽然头脑简单,学识浅薄,但在镇压胆敢挑战这种邪恶体制及其皇帝宝座的弱小进步人士和政敌时(欺软怕硬是其天性),却是绰绰有余,才能显赫的。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人就掌握在他们的手里,随随便便捏死他们还不容易?所以,为了防微杜渐,高枕无忧,同时也在大臣的提醒下,早早就开始了最严密的防范,任何异动,一般都在萌芽阶段就连根端掉了,而且极全面彻底。所谓宁可错杀一万,绝不放过一人,就是这种体制下邪恶极致的惯常手法。
    
    在这样一种体制下,可以说是全民盼望当皇帝的。这就是“早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由来。“千里路上做官,就是为了吃穿”,做官不发财,做官不能使“一人升天,仙及鸡犬”,谁还愿意做官?这应是被蒙蔽、愚昧和欺骗的中国人的普遍心态。凡是削尖脑袋,拼死挤进这个邪恶官场上的人,一般都是这种秉性和低级趣味。
    
    而作为傀儡,据官媒的报道,说江泽民懂八国语言,可能是八国的“你好”都会说了,毕竟与数百个国家经常亲密交际着,只懂得八国的“你好”,真的也太有才了。而胡锦涛的才能则是记性特好,秘书写的稿件,在极端不方便的场合,实在不能展开稿纸盯着念时,也能到现场倒背如流一字不差地念出来,虽然表情极呆板呆滞,也确实太不得了了。听说在其做小媳妇时就苦学英文,还是清华大学水利系毕业的高材生,在国际交往中,却从未听到有人恭维其记性好到,也能如江泽民一般在国际媒体面前炫耀几句英语口语。
    
    三、专制体制决定着必须培养废人,并让废人上台执政,在更容易犯罪的位置上犯大罪
    
    这种政体始终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之上,并认为某一个人特别有资格担任某个重要的职位,而他的资历也许根本就不比社会上最普通的人优越多少。这种政体始终是建立在非正义的基础之上,因为它把一个人永久性地抬高到社会其他成员之上,并不是根据这个人所具有的任何优点,而是非常成熟武断和偶然地。它始终持续而有力地向一般人民宣读一种不道德的教训,向他们展示壮观、富丽和豪华,而非美德,并把此作为人们普遍尊敬和推崇的指针。同最专制的君主国家一样,那个人不适合他所受的教育,以至于变得既不值得尊敬也没有用处。在他幼年时期,就被剥夺了一切可以保护他不受愚昧、软弱和虚骄袭击的能力,之后他又被不公正且残忍地置于一个产生这些缺点的环境当中。最后,他的存在就意味着一群奉承者。一系列阴谋诡计以及奴颜婢膝、黑暗势力、喜怒无常和金钱腐败的存在。所以孟德斯鸠说得好:“在君主政体之下,我们不应该期望看到有道德的人民。”
    
    凡是独立垄断一切奢华、称号和财富而有损于整体的人,都会堕落到大众之外;虽然他可能受到群众的羡慕,但他却将被明智的人怜悯,而且自己也会对自己常常感到厌倦。所以,把人们抬举到贵族的位置,可以说是把他们推到道德上非常危险的位置,而促使他们走向堕落;使他们成为世袭的贵族,除去少数特殊偶然的例子外,就是使他们永远远离了才智和美德。([英]威廉.古德温《政治正义论》)
    
    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仔细对比以上所说,何尝不正是如此呢?而我们,由于这种体制本质的反人道反人类反进步性,便决定着任何合适的继承人必须只有是一位坚定的倒行逆施者才会脱颖而出,才会最终被正式选拔上,而真正能够大有作为可以大干实事者,要么不被看重,要么仅仅只是被利用一下。如中共的几任比较有作为的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朱镕基和温家宝等,如果这些人过于放纵,也许都是胡赵的下场。朱镕基在江泽民手下反腐败,最终由于反腐败太彻底,动到江皇帝的头上了,结果不得不在郁郁寡欢中退位,温家宝总理没敢彻底,只是嘴上在各种场合鼓吹一下,也在内部会议上挨批,任何实质的行动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如他般弱势的总理,即便硬要实质,也根本实质不起来,也便只有偃旗息鼓,继续卧薪尝胆了。
    
    邓小平之所以指定江泽民和胡锦涛,主要就是看中他们的死硬臭的本性,否则,也不会那么早地指定到胡锦涛身上。如今的习近平,江泽民之所以指定,也是根据邓小平指定人选的经验,以及与自己沆瀣一气臭味相投的缘故,还有胡锦涛的经验,才坚定指定习近平作为胡的接班人的。否则,就绝不会轮到习近平了。如今有很多喜欢幻想的民主派人士,又在开始指望习近平开明向善,积极主导民主大转型了,笔者对此没有丝毫幻想,或者该人确实主导民主转型成功了,当然笔者也乐见其成。但眼下,笔者认为必须要看其实质行动,不能只看其美好的说辞,或连比较好的说辞也没有,就单相思地硬性幻想下去,这也太可怕了。
    
    如果在大位上,习近平确实如温家宝一样坚定推行政改,中国确实就会有希望了,否则,就绝不可能。其继任前在很多场合的讲话,就极为让人失望。根据2011年,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党建研讨会上,习近平如此的讲话,“党的指导思想和基本理论与时俱进的历史进程启示我们,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定要以科学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一定要胸怀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坚持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就可以完全看出,习近平可能比胡锦涛更愚顽职守。还依然拿着一个根本就不成熟,实际也不可能成熟的理论,以及绝对就不可能实现的所谓共产主义,继续忽悠欺骗中国人民,就颇为让人大跌眼镜。也就是说,关于政改,在继任前最关键的时期,他都不会学习温家宝空喊一次口号,或应付地表白可以支持一下。如果在其得了大位,还指望其有实质意义上的行动,就只能是痴人说梦了。
    2012年6月30日于深圳贫民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7/2012072820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