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吕耿松:中国的“信访GDP”
(博讯2012年07月16日发表)

    
    GDP是英文GrossDomestic Product的缩写,中文译成“国内生产总值”,它是指在一定时期内(一个季度或一年),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中所生产出的全部最终产品和劳务的价值,常被公认为衡量国家经济状况的最佳指标。GDP本来是个经济学概念,但在中国却变成了一个政治概念: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和官员整天都在为GDP忙乎,所以一些老百姓以其谐音讽刺性地将它叫做“鸡的屁”。
     (博讯 boxun.com)

    GDP是中国官员向上爬的敲门砖,还是罪恶的渊薮:为了GDP,他们疯狂掠夺农民的土地,强迁城镇居民的房子;为了GDP,他们破坏地理环境,掏空国家资源;为了GDP,他们奴颜婢膝,出卖国家利益;为了GDP,他们弄虚作假,官出数字,数字出官。总之,为了GDP,他们什么坏事都会做。
    
    但是,GDP毕竟是个经济学概念,它是老百姓创造的社会财富。所以,中国的GDP,虽然是官员的“政绩”,但功劳是老百姓的。笔者前几天接待一个浙江安吉县的访民,发现她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光向中央有关部门寄信就为国家贡献了1200多元GDP!这位访民叫夏树理,2006年4月因举报县“经济开发区”开发商强拆她弟弟的房子和挖她家的祖坟,与弟弟、弟媳一起被县政府和开商构陷入狱。她弟媳是个研究生,弟媳的导师是省政协委员,他把这个冤案捅到了当时的省政法委书记夏宝龙那里,湖州市中级法院才宣判夏树理姐弟三人无罪。2007年6月夏树理出狱后,就开控告制造冤狱的安吉县领导和开发商,但一直没有结果。那天她到我家来时,我发现她的一个信封里装的都是挂号信收据,就叫她拿出来给我看看。我一看,见有特快专递的收据有29张,普通挂号信的收据有68张。我说:“哇,你有这么多挂号信收据!”她笑笑说,这只是一小部分,家里还有一纸箱这样的收据。我看了看这97张(包括清单)挂号收据上所记载的日期,发现最早的是去年7月18日,最迟的是今年6月3日。也就是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时,夏树理和她丈夫李兴华向国家信访局、中央纪委、全国人大等国家机关和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等中共巨头至少寄出了97封信。我给她算了一下邮费:特快专递每封22元,29封共638元;普通挂号有8.2元的,有8.4元的,有11.2元的,平均算9元一封,要612元,加起来共1250元。
    
    我接待过数十位访民,每位访民都有一大包复印材料,这些材料都是寄给省、市和中央各级党委、政府、人大、政协、纪委、政法委及公检法司等国家机关的。在这些访民中。夏树理的访龄算是比较短的,她才上访才七八年,而大部访民有10年以上访龄,如天台的徐江姣有17年访龄,绍兴的丁银娟有16年访龄,而安吉的沈志华则有20年访龄。我曾听徐江姣说过,她的挂号信收据有一大包,被天台县信访局的人抢去弄丢了。如果按夏树理一年97封计算,徐江姣应该有1649封挂号信寄给中央了。按每封10元计算,她付出的邮费有16490元了。据统计,全国常年上访的访民约有50多万人,如果都象夏树理那样,仅邮费一项,国家每年可在这些访民那里获取6.25亿GDP。我想,国家为什么不给访民解决问题,非得让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上访呢?让访民创造GDP大概是原因之一。这是一种中国特有的“信访经济学”,我们的执政者实在太有才了!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7/2012071613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