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六四与李旺阳离奇死亡 拷问良知/林保华
(博讯2012年06月23日发表)

     香港泛民與建制派的對立,往往出現在對六四的看法,尤其選舉期間,泛民政治人物拿六四來拷問建制派,幾乎無往而不利。這不但是六四的屠殺陰影已經深植在香港市民腦海裡,中共無論怎樣洗腦都洗不掉。還因為六四前後幾乎每個香港政治人物都出來譴責鎮壓與屠殺,現在這些政治人物要改變立場,就要面對過去的鏡頭與白紙黑字;加上他們在英國人統治下講究法治、證據,缺乏“假道學”的訓練,無法像馬英九總統那樣深有裝無辜、裝誠懇的人治教養;而香港的民辦媒體也不像台灣的黨國媒體那樣隱惡揚善;所以這些建制派政治人物在拷問下大多狼狽不堪。他們越解釋越混亂,越描越黑,反而贏得“變色龍”的稱號,所以後來多選擇避而不答。 今年紀念六四火力強勁 拷問候任特首梁振英良心 今年六四23週年,因為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導致六四與法輪功問題有點鬆動,因此泛民的火力自然加強。不但臨時籌組起來的六四紀念館吸引大量人流,包括中國遊客;而梁振英甫當選,市民對“狼心”的戒懼,更要他表態,拷問他是良知還是殺心。 梁振英的被拷問,還在於他在1989年六四屠殺翌日,曾經於報章刊登署名廣告,表示“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香港支聯會出版的六四專輯中,有一輯就是當時報刊有關廣告的影印本,所以梁振英完全無法抵賴。但是在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之後,梁振英為了給自己擔任特首鋪路,居然討好北京,表示當年下令屠城的鄧小平比劉曉波更值得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簡直令人心寒。 在競逐特首期間,民眾已經一直以這個問題拷問梁振英的良知,他冷漠以待;到六四那一天,記者更是在候任特首辦公室門口等候,梁振英進出都要被問及,總計被問了4次,他都拒絕回答,害怕多說多錯。特首辦主任羅范椒芬在立法會就為他緩頰說:在“一國兩制”之下,梁振英作為候任特首,即使他有個人看法也未必方便公開評論六四。她自己對事件亦有感受,認為六四是悲傷的事;還嘆氣後表示,要視乎大家對六四如何定性:現在根本沒有定性,所以平反什麼呢? 六四燭光晚會上,就此問題,支聯會罕見的宣佈對梁振英“宣戰”。大會宣言誓言會為捍衛人權與新政府抗爭到底。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說,未來新政府必定會軟硬兼施,向支援中國民主運動施壓,支聯會做好準備,他還大喊:“梁振英,儘管放馬過來!” 英文的《南華早報》6月7日刊登對梁振英的專訪,對有18萬市民出席六四燭光集會,他接下羅范椒芬的“感受說”表示“我沒有說我不受感動( I am not saying I was not touched)”,但拒絕對出席人數作出評論。他還表示市民日後可繼續悼念六四,算是對支聯會的擔心做出回應。李卓人則要他“感動就不如行動”,向中央反映港人支持平反六四的訴求。 燭光晚會上,大約有一半是年輕人,可見香港年輕人的覺醒。問題是香港的六四燭光已經“星火燎原”到中國的大地上,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要求知道六四真相,要求平反六四。連鄧李楊中的李鵬與楊尚昆都早做推卸的行動,六四前夕,六四期間擔任北京市長,六四後做鎮壓報告的陳希同也居然出版《陳希同親述》,推卸他的責任。如果連他們都推卸屠殺責任,香港這些政治人物還有必要為鄧小平陪葬嗎?梁振英如果當時說,鄧小平應該獲得諾貝爾屠殺獎,那麼他現在就是英雄了。 六四英雄李旺陽受訪後離奇死亡 引發香港二萬五千人大遊行 本來,六四燭光晚會結束後,有關六四議題會暫時冷卻一陣,無奈樹欲靜而風不止,六四前夕,香港記者找尋當年被判刑的六四英雄,報導他們的事跡與當前的處境,香港有線電視記者林建誠訪問到現在在湖南邵陽的李旺陽,卻引來新的風波。 李旺陽是邵陽工自聯主席,1989年6月9日被捕,後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重判13年。2000年出獄後,翌年再度入獄,2011年5月獲釋。服刑期間,李旺陽遭受虐打,導致失明、失聰,身體極度虛弱。出獄後,李旺陽在邵陽大祥區醫院治療,但有國保(公安屬下國內安全保衛支隊)人員看守。在李旺陽朋友幫助下,李旺陽得以離開醫院,接受兩小時的採訪。也因此觸怒當地的公安,6月6日就傳出李旺陽“自殺”的離奇死亡消息,但是有太多的疑點。邵陽是湖南黑社會最活躍的地區,當地的公安是什麼樣子,也就不難理解了。 這個消息震動全國、震動全球,更震動香港,因為是香港把他“挖”出來的,採訪他的林建誠更是痛不欲生,認為是他的採訪間接害死了李旺陽。當然,事情並非如此,害死李旺陽的是這個制度,尤其是凌駕於法律之外的所謂“政法委”,他們的無法無天,草菅人命,早已引起全國公憤,所以人們為何把現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當作是六四以後中國最可憎的屠夫,因為他手裡有太多血債。而如今胡錦濤還在保他? 王立軍、薄熙來、陳光誠事件後又出現李旺陽事件,如果北京不採取斷然措施,後果將十分嚴重。但是北京顯然漠視事件的嚴重性,邵陽當局居然在沒有家屬同意下燒掉了李旺陽的遺體,公然毀屍滅跡! 事發後香港市民已經立即輪番到中聯辦抗議,連非土共的體制內人民代表與政協委員也不得不發表講話要求徹查事件,否則9月的立法會選舉可能崩盤。六月十日,香港30多個團體更組織大規模遊行為李旺陽申冤,2萬5千人參與,打破香港市民為個別受害人物舉行抗議遊行的人數記錄。 如果香港人沒有站出來表態,這種恐怖行為將隨時會降臨香港,因為香港開始了“黨人治港”。面對香港人的怒火,梁振英被問及對李旺陽事件的看法時,到6月9日前為止,接連11次表示不會做出公開評論。如果這不是表示他與周永康有同樣的心態,就是表示他的黨的“組織紀律”不許他公開評論事件,甚至可能會“上行下效”。這就會理解支聯會為何要向他公開宣戰,也顯示香港未來危機所在。 遊行期間,香港的朋友已經用iPhone隨時傳來圖片與說明。相信類似的信息也很快傳到中國各地。香港市民的高調抗議會如何牽動中國的民心,帶動中國的抗議活動,值得密切關注,也考驗胡錦濤“為維穩而維穩”的路線是否為中國人民所接受,尤其因此而包庇周永康這個惡人。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看》雜誌 第115期 2012/06/21~2012/07/04

    www.watchinese.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站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http://redchina.ning.com)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6/2012062310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