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博讯2012年05月28日发表)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5月22日上午10点,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在云南省昆明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据维权网报道,早晨8点30分,曹海波的妻子张念抱着仅三个月的孩子在法院接待室申请参加旁听,半小时后法官给曹海波的代理律师马小鹏打电话,告知由于案件涉密,所以家属不得旁听。
    
    以言治罪在互联网进入中国之后大放异彩,因为网络言论而步入文字狱的人士不一而足。以言治罪显然与文明社会格格不入,即使是在中国古代的皇权专制社会,很多朝代都极少出现以言治罪的案例。从这个方面讲,言论自由程度并没有随着时光的推移而进步,一党专制比古代的皇权专制更能遏制言论自由,也更能打压知识分子。
    
    曹海波并非中共统治中国以后第一个因言获罪者,在文革时期,其实因言获罪者更多,很多人因为说错了话或是说了真话而不经审判被就地处死。原以为在改革开放以后,在平反了文革等政治运动时期的冤假错案之后,以言治罪的历史会一去不返,没想到在21世纪的互联网时代,因言获罪者接二连三,早在多年前,中国就已经成为了世界上关押这类人最多的国家。
    
    最开始,因言获罪者的刑期一般不会超过5年,被判5年就已经是非常重的。然而,到《零八宪章》出世之后,刘晓波的因言获罪便打破了之前的记录,自刘晓波获刑之后,异议人士动辄被判10年甚至10年以上有期徒刑。海外舆论对这类案件的关注程度虽然一直都很高,但是,中共当局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刘贤斌便是在强大的舆论关注下被判10年重刑的。
    
    很多因言获罪者同时又是人权捍卫者和非官方政治组织的参与者,从一系列因言获罪案例来看,当局对于单纯的言说者比对那些同时是人权捍卫者或非官方政治组织参与者的言说者更为痛恨。所以,后者被判刑的可能性更大,而刑期也可能更长。罪名无非是两条,一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二是颠覆国家政权罪。
    
    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一般跟参与非官方政治组织有关,当然,有些参与者最后被定的却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所以这样,主要是因为他们得罪当局的主要不是因为参与非官方政治组织。曹海波虽然创建了振华会,但是,这个组织到底是是不是政治组织,尚无明确的证据证明。
    
    依照中国的《宪法》,公民有结社的自由,然而,事实上,这种自由权利早就被官权所剥夺。结社自由显然并不排斥政治组织,因此,不管曹海波所创建的振华会是不是政治组织,从法律上讲都是无可厚非的。很多人曾在曹海波被警方抓捕以后浏览振华会的网站,结果发现上面并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内容。
    
    曹海波作为一位网民,平时喜欢上网,他于2010年11月在网上建立了QQ群,取名“振华会”,跟其他网友畅谈家事国事天下事。曹海波在振华会的网站上表示,大家都抱着向往民主宪政的信念,致力于中华民族的民主事业,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不懈努力。同时,他也在境外网站发表文章,内容包括他对三民主义的理解等。
    
    从上述信息看,曹海波所创建的振华会跟此前孙不二创建的中国泛蓝联盟非常相似,都是推崇三民主义的。虽然曹海波也写文章,但文章数量并不大,在2011年10月21日他被警方抓捕以后,很多人才知道他的名字。曹海波的妻子在第一时间通过网络向公众求助,但是,几天之后,曹海波又被警方正式逮捕。
    
    据曹海波的妻子张念透露,曹海波一直遵纪守法,被抓前白天忙着做生意,只是晚上在网上和网友们聊一些关于民主的话题。曹海波被抓时,张念已经怀孕6个多月,得知丈夫被抓,她只身挺着大肚子在昆明处理相关事宜,其痛苦和艰辛可想而知。
    
    从网上搜索的结果看,曹海波所创建的QQ群有几十个之多,群名都冠以振华会,其中包括各个地区分群以及振华会情报分析群和振华会投稿群等。其中,很多群的人数已经达到上限,可见,参与振华会QQ群的人数量不小。振华会原本并不起眼,只是参与其QQ群的人多,加上经常谈论民主宪政等当局忌讳的话题,所以才被警方盯上,曹海波最终被抓捕。
    
    时隔7个月之后,曹海波案开审。按说,曹海波只是一介平民,并不掌握国家机密,然而,在开庭之时,法官却以案件涉密为由将曹海波的妻儿拒之门外。以案件涉密为由拒绝亲属和朋友旁听,是当局惯用的伎俩。在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类案件庭审时,能够真正公开审理的几乎没有,然而,可笑的是,很多案件在宣判时,判决书上却称案件是公开审理。实际上,旁听席上几乎都是官方的人。
    
    此类案件的不公开审理可以说是一贯的,跟其它刑事案件明显不同,其它刑事案件往往都能做到公开审理,因为被告人一般都有罪。而曹海波这类案件却明显是冤案,一旦公开审理,将会有不少关注者前往旁听,官方的压力将非常大,而有关信息也无法封锁。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都是公民的正当权利,普通人都懂,那些警察、检察官、法官更不可能不懂,他们将曹海波抓捕、起诉、判刑显然是知法犯法。
    
    庭审当天上午11点,庭审结束,但法官没有当庭宣判。由于案件是不公开审理,所以具体细节外界无从得知。庭审结束后,张念母子被获准与曹海波在庭审现场会见。不过,两人谈话时间只有5分钟,随后曹海波被警察押送至昆明市西山看守所。可以肯定的是,不需要太久,法院的判决结果就会出来,在同类案件中当事人被判刑期越来越重的今天,曹海波会被判多少年难以预测。
    
    去年11月份,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曾公开表示,要开放社会组织注册和管理,前段时间,民政部部长李立国也表示将改革社会组织登记体制。很多人将汪洋和李立国的言论视为中国将要进行政治改革的信号,其实,从曹海波因为组建振华会和网上谈论民主宪政而被捕、受审的情况看,结社自由距离中国民众还太遥远,社会组织登记体制的改革绝非彻底的改革,政治组织依然不会有发展空间。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5/2012052810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