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与章天亮打赌,周永康不会因薄熙来案垮台/林山
(博讯2012年04月27日发表)

    作者: 林山
    薄熙来案是否会牵扯到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自王立军2月12日私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事件发生后一直为海外媒体所关注。各种有关周的传言层出不穷,其中为甚者有三: 一是传周企图在京谋图“政变”;二是传周已经被“软禁”;三是传周已在内部被“正式立案调查”,十八大前将会被“处理”。不遗余力传播此类消息最具有代表性人物莫过于在媒体曝光度极高的章天亮先生。章本人对此不但公开承认,而且引以为傲。在他最近的文章中还以自己对薄熙来案“二十次准确预测政局”的“权威口气”,坚信周永康“在劫难逃”,“下场不会比薄熙来好,而且保守估计在十八大之前的几个月就会见分晓”。本人虽与章先生素未谋面,但也和章先生一样,当年学的是政治学,故今日以学友身份公开与他打赌:周永康不会因薄熙来案在十八大前垮台。
     (博讯 boxun.com)

    我论定周永康不会因薄熙来案垮台的理由,主要是出于以下两大方面的分析。
    
    一、 所谓周在京谋图“政变”的传言不可能是事实,其理由是:
    
    第一、 中共党内以“政变”方式来解决权力斗争问题在党史上从来没有先例。即使1976年抓四人帮的做法有点类似像政变,但是华国锋当时是中共主席,军权又掌握在叶剑英手里;也就是说党和枪都掌握在决策动手的这一方手里,所以严格说不能称之为“政变”。因此从历史经验看,党内任何人即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会去采用这种前所未有的方法去“篡党篡权”,更何况周仅仅是中共九大常委中的一员,并非党的核心人物,根本轮不到会由他去开创这种先例。
    第二、 中共的“党指挥枪”原则,实际上是指党主席在指挥枪杆子上的特殊权利,从毛泽东开始至今日的胡锦涛无不如此(邓小平时代后期有特殊性,但其最高权力也为党内密约所规定)。任何一位非“党主席”想用“政变”方式夺权根本无实施可能性,即使成功也根本无法取得党内的合法性。章先生因周永康管政法而认定其有动用武警作为“政变”武力依靠的可能性,更是丝毫不懂武警本身属于中共所说“枪杆子”的一部分,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起同属现役军人,均属中央军委领导,岂能听命于周某人去抓胡、温?更何况武警、公安系统的高层领导人至今未有一人有异常调动,更说明利用武警公安力量发动“政变”属子虚莫有。
    第三、 社会上所谓“政变”的传言最早出现在今年3月19日。从其时间点来看,该谣言发生在3月15日中共中央宣布薄熙来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一职之后的第四天,而在3月9日薄还在人大重庆代表团驻地公开亮相,高调为重庆唱红打黑模式及家人辩护。在经历了这种带有极度戏剧性的重大政治突变事件之后,社会上出现各种谣传本不足为怪,更何况周又分管政法,周本人还在3月8日去重庆人大代表团肯定“五个重庆”的发展思路。联想到周、薄两人之前之后的各种“互动”,传言的制造者难免会有各种联想的空间。然而,自3月19日之后,周仍然正常出现在各种重要场合,包括在不在同时间频繁接见各国外宾,如3月23日会见了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马蒂,4月6日奥地利司法部部长贝娅特丽克丝•卡尔,4月12日来华出席上合组织成员国安全会议秘书第七次会议的成员国代表团团,4月17日会见古巴共产党中央书记维克特,以及最近4月24日会见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的最高法院院长等;另外,周还多次在他分管的政法领域发表相关文章及讲话。所有这些,在中共高层对如何处理薄熙来一案上已取得一致、大局已定的前提下,均可作为官方政治信号,说明周卷入甚至主谋“政变”的传言只是空穴来风,并非可查证之事实。否则按中共历史和政治伦理,断然不可能让周在3月19日后,在中国政治舞台上继续有如此“潇洒”的政治空间。
    
    二、 如果周谋图“政变”一说不成立,那么其它任何理由,无论是与薄的关系过于密切、传说中的贪腐以及党内派系内斗失势等均不足使周在十八大前因受薄案之牵连而非程序地下台。这一结论又是建立本人以下几点分析基础之上:
    
    第一、 薄熙来事件对中共的自身形象和执政地位已经造成建国以后罕见少有的伤害,因此目前中共只可能采取“止损”措施,而不可能再进一步将事件扩大化。薄案爆发对中共的最大负面影响是让世人了解中共党内政治局委员层面高官居然会有如此严重的政治、经济、甚至刑事犯罪的问题,而在事发之前一切都被在隐藏在绚丽的光环之下,看不到有任何蛛丝马迹;因为事件又牵扯到美英两国,更使事件背后所反映出来的中共现有体制的缺陷性和党内政争的内幕被暴露被在全世界的光天化日之下,成为海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所以,在目前情况下,修补、维护中共的形象以确保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成了中共的当前最高利益所在,也必定是中共高层处理薄熙来一案的最高指导原则。由此便可得知,中共绝不愿意再将薄案之牵扯面向更高层面发展,在薄熙来的惊天大案之后,再去主动处理一个政治局常委级别的官员,使自己在国内外陷入更不利的政治局面。
    第二、 即使像章天亮所说,周是薄在政治局常委中的后台和靠山,而周、薄联手旨在企图对付胡、温及将来的习近平,目的是在于在十八大薄的上位控制政法口,那么随之的薄垮台,周自然也已在政治上处于极端不利之地位;反之胡、温已经通过对薄迅雷不及掩耳的处理手段而掌控了大局,由此也为习近平顺利接班扫清了障碍,此时周对十八大的影响力也因其自身难保而断然全无或影响式微,那么胡、温又有何种政治上的必要性而再大动干戈,必置周于死地从而陷中共大局于进一步的危机呢?更何况周永康本来在十八大就内定退出常委一职位,现在离开十八大只剩下数月时间。政治局常委在政治待遇上不同于总书记,一旦退出让位,政治上的影响力会骤然巨减。当年的李鹏、朱镕基均是例子。因此通过正常程序让周在十八大“体面下台”显然更符合中共当前的最大利益。
    第三、 薄熙来一案对中共在政治上的冲击目前还在继续,政法这一块恰恰是中共“维稳”所最依赖的阵地。因此,中共在十八大召开前只会进一步加强、稳定政法战线,而不会轻易去“临阵换将”、“动摇军心”。另外,从中共的舆论看,中共已经将政治谣言作为“海外敌对势力”企图搞乱中国的证据之一,而周谋图“政变”的传言显然是各类“谣言”中的最巨者。按中共的逻辑,凡是被敌人集中攻击的就代表其政治上是正确的。所以一旦“政变”谣言破产,周在政治上不但不会因谣言受损,反而会因此而得分,这是海外反周者所万万想不到的。
    第四、 凡熟悉中共建国后的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各次重大的党内斗争,其整肃对象的范围都是从上至下,鲜有从下至上,其原因之一就是派系制衡。就像当年毛泽东所说过的,“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中共历来党内派系林立、盘根错节,在毛、邓过世之后,党内各派更加无法形成一派独大的局面,因此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错综复杂的局面,发展到今天更增加了彼此间的重大利益相交。虽然各派系之间存在着激烈的利益冲突和利益争夺,但彼此均存在互相制衡的手段和力量。因此即使党内有人欲借薄事件扳倒周永康,但在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已经过去数月之久的今日恐怕亦已经力不从心了。
    
    综上所述,我可预言周永康在十八大前可稳居目前“高位”,直到十八大时按程序“体面下台”。为此我愿意和章天亮先生打赌,如果谁的预言失败,谁将为今日之误导读者之言论而公开向读者道歉,章君你看如何?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4/2012042705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