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美两国的秘约---玉君牒礼(一)/网络游戏
(博讯2012年02月17日发表)

    
    引子
     (博讯 boxun.com)

    2012年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储君习近平,于13日至17日,对美利坚合众国进行正式访问。习近平这次访美被称“认识之旅”和“情人节之旅”,一是因为习近平第一次以储君身份访美,二是2月14日,正值西洋情人节,而这一天,习近平将在白宫分别同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副总统白登进行正式会谈和私人晚宴。
    
    以上都是公开的行程,光天化日之时,众目睽睽之下。当然,还有少不了的进贡礼单,名义上是两国互惠经贸往来。中国老百姓嘴上不说心里在嘀咕:怎么没见美国总统访中时,也带着大型企业采购团来交钱?这里的猫腻是什么?要解释这种中国特色的现象不难。
    
    中美两国之间平日里发生的经贸往来是正常商业行为,其中的顺差逆差与政府行为无关,主要由两国的供需导致。那么为何中国政府每年都要在借中国政府首脑去美国访问的机会,向美国进贡,向美国示好,向美国称臣?这是因为中美两国政府之间有着一个长达30多年历史的秘密约定,这个秘密约定被称为『玉君牒礼』。
    
    一,中美关系简述
    
    中美两国关系,自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以来,不是风就是雨,有时还屋漏偏逢连夜雨。还记得1996年3月发生的台湾海峡危机吗?眼看着台独倾向的台湾总统李登辉将要当选中华民国第一届民主直选总统,江泽民同志一时间括约肌功能失灵,忍不住于3月8日,向台湾方向发射数枚东风-15空包导弹,并举行一系列军事演习,摆出一副要武力进犯台湾咄咄逼人的态势。美国政府不甘示弱,于3月8日和11日派遣两航空母舰战斗群进入台湾海峡,以超级武力对应中国可能实施的对台军事进攻。同时,美国、日本、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国宣布从台湾撤侨。在强大的美国航母战斗群面前,中国人民解放军不得不偃旗息鼓。为了保住自己的脸面,中国政府编造了一个核潜艇的传说:『就在两艘航母离开美海外基地后几个小时,高高在上的美国间谍卫星立刻就发现一个不同寻常的现象:两艘常年在东海巡逻的中国核动力潜艇突然失踪了。』以此蒙骗大陆民众。
    
    讲中美两国的密约,不得不顺带提一下红色时代的毛泽东。中国共产党于1949年在大陆建国以后,原本想攻打台湾的毛泽东,被朝鲜金日成和苏联斯大林拖下泥潭,打了场国际共产主的战争----抗美援朝。史称“韩战”。在这场被迫卷入的战争中,中国牺牲了约百万的志愿军战士的生命,连带牺牲了毛泽东的唯一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儿子—毛岸英。
    
    对苏联怀恨在心口难开的毛泽东,不服老大哥的指手画脚,借口对方搞修正主义,终与之决裂。在苏联修正主义和美国帝国主义两个强大敌人的夹缝中,毛泽东顶风作案,大搞文化大革命,把中国折腾得一穷二白,人民受二茬罪吃双倍苦。1971年9月13日,被毛泽东逼到墙角的林彪因政变计划泄漏出逃,失败坠机而亡。由于算命没有算到亲密战友林彪的叛变,毛泽东的心情万分沮丧:我真的不如神啊。当时的中国,既穷又弱,政治上军事上,同时面对两大实力超强的美苏,毛泽东权衡利弊,三思撞墙之后,于1972年2月,选择向意识形态截然相反的美帝靠拢。1972年2月21日至28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两国在冷战最寒冷时期,选择建立互动关系以期制约苏联对中国和美国的军事威胁。
    
    1+1大于1,这就是冷战时期中美两国的大战略。在国家生死存亡关头,中美两国意识形态的根本分歧被冷冻,束之高阁。
    
    二,邓小平的近忧
    
    1978年5月的一天,通过政变从毛共手中夺取政权的邓小平、叶剑英和李先念聚在一起共谋国事。
    
    李先念神采飞扬:“四人帮的残余已经被清洗,党政军大权已经牢牢地掌握在我们手上,华主席势单力薄,不足为虑。这些功劳都要记在叶帅头上啊。哈哈。”
    
    叶剑英谦虚:“不敢当,不敢当。没有先念的协助,没有小平的谋划,我叶剑英也可能被四人帮粉碎了啊。”
    
    李先念幽了一默:“会不会也叫“四人帮”?”
    
    邓小平坚决地:“我看不是有可能,是一定的。不是他们打倒我们,就是我们打倒他们。毛主席在,我们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杀头不过头点地。毛主席不在了,他娘的别说是庐山上的一个仙人洞,就是岸英侄子在,我们也要反。”说完把半截香烟往烟灰缸里狠狠一掐。
    
    叶剑英担忧:“最近胡志明的崽子们有的过份,想充当苏联人的急先锋。”
    
    邓小平双眉紧了紧:“这正是我所担忧的。但这只是近忧,远虑是中美苏三方的战略博弈。我们今天讨论近忧,先把近忧给解决了。”
    
    李先念深知小平的能力:“小平啊,把想法说出来,我们俩支持你。”
    
    叶剑英跟着表态:“是啊,你就说你的想法吧。”
    
    邓小平开始扳他的手指头:“我们的近忧有二。第一,国内问题。我们要提出否定华主席的“两个凡是论”。他的“两个凡是论”,就是紧箍咒,把我们的手脚牢牢困在,动弹不得,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这样下去,中国,仍就是一个没有毛泽东的毛泽东中国,一个没有四人帮的四人帮中国。要彻底改变中国,就要先打破这个紧箍咒,就是华主席的“两个凡是论”。不要怕摊牌,这个矛盾是无法调和的,是无法回避的矛盾,没有中间路线可走,不能妥协。我们共产党人,在关键时刻,要敢于打敢于斗。”
    
    李先念的态度很明朗:“对,毛主席说了:不破不立。我们要破了这个紧箍咒。”
    
    叶剑英有点不舍:“只能委屈华主席了啊。”
    
    邓小平看了叶剑英一眼:“国内的问题我看好办,大多数人会支持我们的。把经济建设放在第一位,把国民经济搞起来,大家都有好处的。”
    
    见叶剑英点头,邓小平继续讲:“国家要搞经济建设,需要有个相对和平的外部环境。最近越南兄弟抛弃长期以来在中苏之间采取中立的立场,加速倒向苏联,我们不得不有所警惕。光警惕还不够,要有所动。怎么动,叶帅和先念有什么看法?”
    
    先念干脆得很:“打屁股呗,教训他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兔崽子。”
    
    叶剑英有所顾忌:“倘若南边一动,苏联老大哥北边搞点事情出来,我们如何应对?”
    
    邓小平扳了第二个指头:“这就是我们的第二个近忧,眼看着小兄弟造反,却无可奈何。因为有老大哥在北方撑他们的腰。”
    
    点了一支烟后,邓小平拿出了他的方案:“请美国牵制老大哥。只有美国,才能牵制苏联。”
    
    叶剑英有点着急:“主意是好,可美国人会听你的吗?”
    
    李先念插嘴:“如果能与美国建交就好了。”
    
    邓小平指着李先念说:“对,我们要想办法同美国建交。”
    
    三,邓小平的远虑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2/2012021709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