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由王立军叛逃引起的一堆电话(三)/网络游戏
(博讯2012年02月13日发表)

    
    第四个电话
     (博讯 boxun.com)

    郭强打给黄奇帆:黄总理,我是郭强,呼叫黄总理,我是郭强。
    
    弃帆:啊,是郭强同志啊,什么、你、你喊我什么?
    
    郭强:黄总理啊,你不是重庆人民共和国的总理吗?
    
    弃帆:啊,这,这,这都是老百姓过誉了,我、我怎么可以和总理比啊。
    
    郭强:黄总理别颤抖啊,虽然重庆的空气开始燃烧,但暴风雨还没有来。
    
    弃帆:哦,好的。我不颤抖,但我准备被批斗。
    
    郭强:不着急,黄总理,中央一时还是需要你的。你看,奚来身边哼哈二将,一文一武,武者学习林彪好榜样,反对奚来反对党,判党叛国,进了美领馆。文官的就是你了,希望你学习总理好榜样,一直往前走,不要朝两边看,牢牢记住总理的临终遗言:我没有反对党。
    
    弃帆:是啊,郭强同志,我原本在上海就是老老实实的一个人。党和奚来同志要我来重庆工作,我也就来了。我在重庆的每一天,辛辛苦苦,党叫干啥我就干啥。
    
    郭强:奚来同志让你去干王立军,你也就干王立军,是吗?
    
    弃帆:这、这,是啊,他是说让我去追人,务必把人追回来,于是我。。。
    
    郭强:于是你就带领70辆警车去跨界追人?创造史上最强市长记录。你让我想起总理派7架飞机去跨境追林彪啊。
    
    弃帆:7架飞机?追不上就用导弹打了?还好我没带火箭筒。
    
    郭强:黄总理在胡说什么?说正经的吧,脑筋急转弯考试题开始。
    
    弃帆:郭强同志,我大学已经毕业了。
    
    郭强:知道,但接受点成人教育还是需要的。
    
    弃帆:哎哟,羞死人了,成人叫欲。
    
    郭强:问题一,奚来是不是代表党?
    
    弃帆:考试我是老鬼(读:句音)了。答案一:不出事时代表党,出事后是党代表。
    
    郭强:嗯,出手不帆。问题二,你的名字“弃帆”是什么意思?
    
    弃帆:投胎时GPS定位搞错,把本应出生于纽约唐人街的我,错到了浙江诸暨。出生后我对中国国籍和黄皮肤心怀不满,整体哭喊吵闹外加大小便失禁和日 夜颠倒。父母一气之下,把“黄嗯来”改成“黄弃烦”。长大后发育后,因对名字中有“帆”的女性如翁帆张帆白帆等情有独钟,未经父母同意,擅自改名为“弃 帆”。
    
    郭强:你从小就表现出无组织无纪律啊。你擅自改名于家是不孝,王立军擅自叛逃于党是大逆。奚来同志真是看走眼了,怎么养了你们这两个不孝之子不逆大盗在身边啊。
    
    弃帆:请老师出第三个问题。
    
    郭强:没有第三个了。
    
    弃帆:俗话说得好啊,不孝有三,事不过三,三国演义,三进山城,三民主义,一毛不拔,二毛挑水,三毛流浪。跪求郭强同志出第三题。
    
    郭强:我靠,没见过你这种赖皮的。第三题听着:猜猜你自己在王立军叛逃事件中会落得何种下场?
    
    弃帆:成语说得好啊,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瓜熟蒂落,咔嚓一刀。
    
    郭强:不至于吧。
    
    弃帆:我是说咔嚓一刀,阉了。
    
    郭强:哈哈,你自宫吧,省得弄脏了我的手。
    
    弃帆:练葵花宝典,没办法。
    
    郭强:你小子保命要紧啊。真不愧为上海人,不吃眼前亏啊。
    
    弃帆:我服软还不行吗?
    
    郭强:话倒不假。你干的也就是技术活,和王立军杀人放火有所不同。
    
    弃帆:公公我明白的很。王立军叛逃事件一出,奚来难脱干系,就等着候着上边裁决。在最后定论之前,重庆这个摊子我帮裆中央看好了。等哪一天新人来到时,就是我这旧人卷铺盖之日,或入高墙,或发配边疆,我切菜当枪切菜当枪,筐里切筐里枪,筐里切筐里枪,一步一抖擞啊。呵呵。
    
    第五个电话
    
    韩寒打给方舟子:通知你一声,我加了个被告。
    
    肘子:麦田?
    
    憨憨:麦个屁田。矿山,渔场,军港,猜一个?
    
    肘子:王立军?
    
    憨憨:猜对了,奖励你一个韩粉。
    
    肘子:你告他干吗?
    
    憨憨:就是为了能够亲眼目睹他的英容笑貌。看哪,王者来临,什么韩啊方啊,都死到一边去。作为王粉的一员,刷刷刷,在二月的那个夜晚;刷刷刷,只为了王,只是为了王的三个名字,死也成都。我看见我作为王粉之弱智,也就看见了百年前韩粉之弱智。扫盲已百年,粉,还是粉。说好听是粉,再好听就是灰。王也有成灰的时候。不是吗,闯王?
    
    肘子:你成了王立军的粉丝了?
    
    憨憨:有嘛问题?怎么不可以吗?怎么就不可以了?这么多00后90后成为我的粉丝,就不兴我憨憨成为王的粉丝。谢谢很多人看我们吵架,从新年开始到现在,一直吵这个事情,如果你们还不烦的话,那我们就继续吵,直到你们烦为止。本来是这样商量好的,可惜,王去领事馆了。这一去,惊天地泣鬼神,韩粉变王粉,方粉变王粉。我明天也去领事馆转转,看看能不能转点韩粉来。
    
    肘子:谁同你商量好了?你告王立军就是为了见他?
    
    憨憨:对头,怎么不可以吗?我提告,他必须出庭。从北京到上海的来回头等舱机票,由我的韩粉们出。如果国安的叔叔阿姨们想一起来陪同前来,我开本山号去接他们,费用由冰冰出。哈哈,王者一出,我俩成猪。在这次闹剧中,由于我们猪一样的发挥,深感愧对观众。
    
    肘子:猪再怎么发挥,当然也只能是猪一样的发挥。我们俩挂着人头卖猪头,呀卖猪头,呀咿呀郎儿亲,啊咿呀得儿亲,就好像两只猪,啊我俩一条心。
    
    憨憨:哎--,我的文章证明,我们的口水战毫无意义,还不如人家去一趟成都。
    
    肘子:你就依了我吧,承认你那些狗屁文章是你老爹帮你写的。
    
    憨憨:打死我都不承认。我听说法院内定了个方案,分别测韩粉和方粉的智商,如果谁的粉丝智商高,就判谁输。因为智商高的人不好骗,而且情绪不稳定,容易罹患忧郁症。得了忧郁症之后,最好的结果是去领事馆申请签证,最坏的结果是去领事馆申请庇护,不好不坏的结果去领事馆门口看进去一个大妈24小时后出来一个副市长。
    
    肘子:这主意有些道理。可怜了那些奉你为偶像的粉丝。
    
    憨憨: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偶像,虽然有八十万韩粉;也过着非常平淡的生活,虽然每有千万年收入。但这不是写书的收入,是卖书的收入。我还教导我的粉丝,尽量不要去对方的微博或者博客上谩骂,在自己的微博和博客上骂骂就可以了,这样骂的话就不会被删掉了。
    
    肘子:假的就是假的,我看不到你那里有真的东西。
    
    憨憨:哼,在那你说我假的日子了,捅出个真的篓子出来,你们就高兴了?就不管我的文章真还是假,都去重庆看真的热闹去了,你们这样做,我真的很生气。懂吗,我生气是真的。
    
    肘子:真生气也好,真赖皮也罢,写点真的文章来看看。
    
    憨憨: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以十元一本亏本销售700页的手稿集《光明和磊落》,希望我的亏本,能够证明我的光明和磊落,如果十元一本还是不能证明我的光明和磊落,那我就五元一本,最后五毛一本,直到环境保护组织告我破坏森林为止。光明和磊落啊,有光,有日,有月,还有那三块石头,落到井里头。
    
    肘子:有人夸你杂文写得好,小说写得差。我看好与差都是个假。
    
    憨憨: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三重门》,我准备改为《三罗生重门》,或者《三生罗重门》,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为了那忘却的纪念。
    
    肘子:这几天写了什么假文章了?
    
    憨憨:有啊,看这篇。这篇文章的原名叫《美利坚太阳花》,因为美利坚三个字没有版权不允许使用,故改成《彼岸花》,也就是年前回应麦田的文章里说的正写了一半的那篇。很遗憾年后美好的打架气氛被一场美剧摧毁了,我再也不能挺立在舆论的最高点。虽然正值冬天,可我不怕冷。亲,为何上演重庆美剧?
    
    肘子:这么冷的天,还想站在最高点。听说你广告代理掉价了?
    
    憨憨:都是你这个小人,无耻小人,为何不与我妥协,非要革命,你看你把我的钱都革掉了。原先计划得很好,先谈革命,谈自由,再谈民主,谈真假,最后谈老婆,谈孩子,多好啊,多么幸福的讨论啊。谈你千遍也不厌倦,谈你十年也不无聊,谈着谈着,我孩子就大了,他就接着谈。这才是最和谐的社会:我谈,我卖书,你们买书;我孩子谈,我孩子卖书,你们孩子买书。这更是最和谐的社会:我谈,我卖输,你们买输;我孩子谈,我孩子卖输,你们孩子买输。我没有伟大的理想,我是个小人物,即便他们把聚光灯照着我,但我仍旧坚持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写作、卖书和卖输。
    
    肘子:想得多美啊,想让韩粉们祖祖辈辈都做你家老老小小的憨憨们的粉丝,买你们家的书,买你们的输。怪不得要改做反革命份子了,要出版自由了。
    
    憨憨:我要告诉爱国爱文学的网友,看新闻联播读书后你会发现,其实对国家前途的关心就是对自己的关心,买我的书就是提高文学修养。
    
    肘子:我也要告诉爱国爱文学的网友,一位副市长去美国领事馆呆24小时,这是哪门子美剧?倘若一定要是,也只是假美剧。
    
    憨憨:我觉得去法院告没劲儿,没创意,改去领事馆。
    
    肘子:干脆去美国法院吧,感动全世界:那二傻。
    
    二审王立军
    
    (未完待续)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2/02/2012021301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