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金正日的遗产 /成晓河
(博讯2011年12月19日发表)

    
    导语:他的突然离世给朝鲜留下了诸多遗产。他走后的朝鲜是一个经济上贫穷落后、外交上日益孤立、军事上却拥核自重的国家。
     (博讯 boxun.com)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成晓河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于本月17日去世,终结了关于他健康状况的所有猜测,朝鲜从此告别了一个强人的统治,提早迎来了金正恩时代的到来。金正日从1994年开始主导朝鲜内政外交,历时十六年之久,他的突然离世给朝鲜乃至世界留下了什么遗产?
    
    遗产一:有核的朝鲜
    
    金日成执政期间,朝鲜就已开始核方面的研究。苏联东欧巨变后,朝鲜求核自保的愿望变得更加急切。迫于国际压力,朝鲜在1991年12月同韩国发表了朝鲜半岛非核化的联合宣言,承诺不实验、制造、生产,接受、拥有、储存、部署或使用核武器,不拥有核再处理和浓缩铀的设备。在经过一系列错综复杂的外交争斗后,朝鲜与美国在1994年签署了“以冻结换补偿”为核心内容的框架协议,朝鲜同意冻结并最终消除他的核设施,美国则同意向朝建造两国轻水反应堆并在建设期间为其提供重油。在金日成作古时,朝鲜在国际条约的约束下已进入到了非核的进程,因此,金正日及其他朝鲜领导人反复强调的“朝鲜半岛无核化是金日成主席的遗愿”实属有根有据。
    
    金正日执掌大权后,尽管美朝关系有所改善,美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甚至造访平壤,但两国关系正常化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美国允诺的重油也无法按时按量到位,轻水反应堆的建设也成了令人心烦意乱的胡子工程。2001年以强悍保守著称的小布什上台执政后,美朝关系重新紧张。小布什抛出“邪恶轴心国”论后,朝鲜马上以威胁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重新核设施”相应对。中方在朝核问题上态度的重大转变把美朝“二人转”升级为有朝、韩、中、美、日、俄六个国家参与的“群英会”。2005年“六方会谈”通过了“9.19共同声明”,朝鲜同意在“承诺对承诺、行动对行动”的前提下,放弃一切核武器及现有和开发计划。声明墨迹未干,朝鲜在2006年10月试爆了第一个核装置,2009年5月又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在核不扩散渐成历史潮流之际,金正日铤而走险,使朝鲜从无核国家一举成为有核国家,其动机有三:第一、对六方会谈表示失望,认为会谈谈不出对朝鲜有利的结果;第二、美国对朝鲜的敌意政策无改弦易辙的可能,朝需核武器威慑美国;第三、朝鲜半岛南北力量对比进一步朝着有利于韩国的方向倾斜,朝需以核平衡半岛力量的变化。
    
    尽管金正日把自己外交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投放到朝核问题上,但他通过斗智斗勇、千辛万苦获得的核装置没有给朝鲜带来太多的安全,反而给朝鲜和邻国带来太多的挥之不去的麻烦和苦恼。
    
    遗产二:贫穷的朝鲜
    
    朝鲜经济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要比中国富足。三八线以南的韩国在很多经济指标上也只能望尘莫及。但苏东巨变使朝鲜经济蒙受重大损失。朝鲜赖以发展的、来自苏联东欧国家的经济和军事援助迅速灰飞烟灭,其赖以生存的、向这些国家的商品出口也因为贸易方式的急剧转换(易货贸易转变为现汇贸易)而快速下滑,朝鲜经济从此一蹶不振。在中韩贸易2010年跨过2000亿美元大关之时,朝中贸易额还不到区区30亿美元,朝鲜糟糕的经济状况可见一斑。
    
    朝鲜多山地,平原稀缺,可以用来耕种粮食的土地十分有限。因此,从建国到现在六十多年,朝鲜政府尽管在农业方面下了很大气力,但却一直没有办法在粮食上实现自给自足。由于山地多,防洪设施弱,气候一出现反常,朝鲜的农业就首当其冲,遭受灾害。又由于工业能力有限、外汇短缺,无力生产或进口足够的化肥,朝鲜农作物的单位产量比较低。笔者曾在今年八月上旬曾造访朝鲜,同样的玉米,在中国这边牛高马大,而在朝鲜一侧则低矮瘦弱。虽然靠“土肥”催生的作物绝对的绿色,但如果数量还不足以果腹,“绿色”也只是聊以自慰的调侃。
    
    2012年是金正日生前确立的“开启强盛大国之门”的一年,朝鲜要在“主体钢”、“主体纤维”、“主体化肥”等方面实现量的突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要朝鲜仍坚持“先军政治”和计划经济,“强盛大国”的大门还真不容易打开。今年10月,联合国负责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阿莫斯扬言,朝鲜有大约600万人面临粮食短缺风险,亟须国际援助。
    
    朝鲜很穷,“吃上白米饭、喝上骨头汤”还是普通老百姓的梦想。在朝鲜,一瓶在中国卖6元人民币左右的百威啤酒,在朝鲜的价格扶摇直上到12元;朝鲜本地产的大同江牌啤酒价格则飙升到一瓶19元人民币。“朝鲜酒贵”是真事。
    
    遗产三:孤独的朝鲜
    
    金日成时代的朝鲜外交上比较活跃。尽管在六十年代朝鲜与中国、苏联的关系经历了戏剧性的起伏变化,但到七十年代,它已能在虎视眈眈的中苏之间左右逢源;朝在1975年加入了“七十七国集团”和不结盟运动,国际社会能够经常听到平壤的声音;1991年,朝鲜又加入联合国,能在更大、更高的舞台上表达自己的诉求、结交更多的朋友。
    
    然而,朝鲜第一次核试爆后,其外交处境每况愈下,原先的友好国家纷纷疏远了朝鲜。作为朝鲜传统友好国家,中国不得不对这样的行径进行严厉的谴责,并连同其他国家一起支持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针对朝鲜的制裁决议。尽管近年来中朝关系有所改善,但朝核问题一直是制约中朝关系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素。
    
    朝鲜已同163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但真正能与朝鲜进行正常经贸往来的国家屈指可数。2009年9月第五届平壤秋季国际商品展览会只有包括朝鲜在内的16个国家和地区的131家公司参加,其中中国参展企业54家;2010年5月召开的十三届平壤春季国际商品展览会只有15个国家和地区的278家公司参加,其中中国大陆和台湾参展公司就达169家,占据展会的大半壁江山。朝鲜的这两类展会其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广交会,但参展国家如此之少、展会规模如此之小,足以说明朝鲜在国际社会中较为孤独的地位。
    
    尽管近年来朝鲜在改革开放方面有所动作,但比较而言朝鲜改革开放的步子比较小,不仅落后于越南,而且也远逊于曾经固步自封的古巴。金正日曾试图通过重启六方会谈,打破外交孤立的局面,但由于朝鲜半岛对立对峙的现实以及朝核问题自身的复杂性,六方会谈至今无法重启,朝鲜的对外关系也无法得到明显改善。值得注意的是,朝鲜仍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对国际游客大加限制的国家。游客入朝前将会得到这样惊悚的忠告:“不要乱说,不要乱拍,否则你可能被抓起来!”
    
    对金正日盖棺论定为时尚早,但他的突然离世给朝鲜留下了诸多遗产。他走后的朝鲜是一个经济上贫穷落后、外交上日益孤立、军事上却拥核自重的国家。如何把这样一个朝鲜成就为真正的“强盛大国”则是下一代领导人马上要应对的挑战。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2/2011121919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