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陈维健
(博讯2011年11月16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中共当局在释放艾未未以后终是于心不甘,于是对艾未未的艺术公司课以1500万高额罚款,其中845万为补税和滞纳金,677万为罚款。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强盗式的流氓行径,反到成就了一场公民抗争行动。在短短的十天内,从知名人士到底层民众向艾未未借款,获得了三万余人,869万的记录。
     当艾未未被 当局课以千万罚款时,不少人认为,对于当局的强盗式的行径应当坚决抵制,绝不能交款,如果交了款等于认可了,滋长了当局为所欲为的行径。毫无疑问,从道理上来说艾未未是不应该交纳这个毫无道理,明显地属于敲诈式的罚款。但是如果想一下,当我们的孩子或妻子被绑匪绑架了,向你拿赎金时你觉得是不卖绑匪的账好呢,还是想办法交赎金好呢,相信大多数人只要能够湊足钱,总是愿意交赎金的。艾未未被当局重金罚款与被绑匪绑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针锋相对,绝不妥协的态度果真英雄,会产生一种悲剧式的效果,但是这样的悲剧往往是一个人和一个家庭的担当 。但是向艾未未借款,人人争当艾未未的债主,却把悲剧式的对抗转化为喜剧式的抗争,把钢性的斗争转化为柔性斗争,把一个人与当局的博弈转为大众对当局的博弈。一直以来中国民间与当局的抗争都充满了悲愤的情绪,而这一次则一改常态,欢天喜地,每一个艾未未的债款人,内心都充满着喜悦,当他们寄出债款,把人民币织成的纸鹞飞进艾未未的家园时,产生一种从末有过消费当局所带来的娱乐。他们要看当局如何出洋相,要看当局如何恼羞成怒,而又怒无可怒。写文章,有喜笑怒骂皆成文章之说,写文章如是,那么斗争亦然。 (博讯 boxun.com)

    艾未未交纳罚金,当然是有违心愿的,是一种让步,一个承认当局强盗行径的让步,但作为一项政治斗争又是十分智慧与艺术。虽然这是一个让步,但它是以让为进的让步,这样的让步让当局的不义昭告了天下,让当局陷于被动的境地。当局本来是料你不会交款的,你想交,也交不了这样的巨款。当局的愿意只是敲诈,作难而已,没有想到你不但真的交款了,而且为了交款发起一场广泛的民众运动。在这里债主的人民币,一元也好,百元千元也好变成了一张张的选票,成了一次艾未未事件,是与非的全民公投。然而这样一场公投,当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毫无办法,无计可施,因为它不但不直接与政府对抗,反而是按政府的要求在做,因此政府无从下手。政府要怪,只能怪自己弄巧成拙,只能通过“环球时报”幸怏怏地说:艾未未的债主,再多对中国13亿人来说也只能是一小撮。这些话说得很是有气无力,如果扔一句话过去,哪么是不是要来一场真正的公投,让13 亿人都 来参加,看他又能如何回答。此话后“环球时报”又进一步地表示:艾未未借款是非法集资的行为。这句话就有一点恼羞成怒后的磨刀霍 霍了。
    艾未未在成功地借到八百多万元时,北京税务部门又变卦了,拒绝接受艾未未提供的银行存款单作为担保,并通知其公司的律师直接把款项转入税务机关的一个帐号上。当局的变卦是意料中的事,不变卦才意外呢。对此艾未未再次作出让步,按当局的指示存入保证金。这样的让步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债主运动的目的已经达到,“公投”的结果,人心公道,一目了然。艾未未被抓、被放,被罚都是一个政治问题,和经济一分钱的关系也没有,只不过是政治问题经济化而已。因此,罚款一事虽暂告一个段落,但是当局还会弄出更多的花招来,事件会如何发展下去,我们拭目以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当艾未未债主,是公民抗争运动一个了不得的胜利,这个胜利更多的意义在于,启发公民在与当局的抗争中走出了与过去不同的道路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1/2011111606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