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民营企业的困境/独光达
(博讯2011年11月15日发表)

     今年四月以来,在私营经济的发源地温州出现了企业老板“跑路”现象,有80多位企业老板失踪,仅在9月份就有25起,甚至上演了企业家跳楼的悲剧,9月27日,温州正得利鞋业老板因被逼债而跳楼。
    
     不仅温州,在浙江省的其他地方及广东、福建等地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博讯 boxun.com)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企业大多效益良好,信誉度高,只是因为被高利贷所逼使得自身不堪重负而选择逃跑。
    
     这些企业都是清一色的私营企业,由于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只能从私人手里借高利贷,其利息要比银行利息高出4、5倍甚至10倍之多,由此可见企业负担之沉重。
    
     中国的私营企业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为了与当时的公有制主体国营企业与集体企业相区别,中国政府将其命名为民营企业,从而为民营企业规定了出身和地位。
    
     民营企业一经诞生,就显示出其强大的生命力,迅速成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源泉,成为纳税、就业的主力军,推动了GDP的连续增长。在全国的大部分地区,来自民营企业的税收占了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七十以上,而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这一比例甚至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多年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声称要建立市场经济制度,市场经济是自由竞争的经济,其重要标志就是所有竞争者在竞争中必须面对相同的规则,但是对民营企业,中国政府一直实行歧视性政策,在市场准入、税收、信贷支持、资源配置、法律保障等方面,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国营企业相比,只能是“三等公民”。由此导致了民营企业生存条件之恶劣。他们拼命挣钱、依法纳税、被强制行贿,却得不到应有的保障和尊重。
    
     曾经有一位民营企业家坦露;向银行多次申请贷款,所有条件足够,但无一贷成,行长告诉他;银行根本不是市场经济的企业,而是行政“工具”,给国企贷款,安全省事,亏了也可以核销,民企只是“陪衬”,项目再好也难贷成。有的民企即使能够获得银行贷款,也是手续繁多,还有多种隐性支出,“有时银行比高利贷还黑”。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民间借贷应运而生。
    
     中国政府宁愿把大量的外汇储备借给美国,向海外大量投资,将巨额的资金用来维稳,也不愿在民营企业处境最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而国家财富的绝大部分都来源于对民营企业的税收。
    
     银行的钱被国企贷走了,百姓手里的钱也被股市圈走了,中国巨大的资本市场并不向民营企业开放,为了生存,民营企业只好忍受高利贷的盘剥。
    
     为了控制民营经济的发展,近年来政府开始推行国进民退的政策,将民营企业从高利润行业挤走,前些年的陕北石油案与近年的山西省煤矿并购就是例证。
    
     虽然中国的民营企业为中国经济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中国政府绝不容许民营经济控制国家的经济命脉,在电力、电信、能源、军工、大型装备制造等领域,仍然实行垄断政策,不许民营企业染指。
    
     不仅是经济上的歧视,还有政治上的歧视。就在今年的两会上,中共的2号人物吴邦国就公开提出了“五不搞”,其中一条就是:不搞私有化。共产党的鼻祖马克思也说:“资本一经产生,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流淌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这些“血和肮脏的东西”,却哺育了当今世界上最庞大的共产党政权。
    
     作为资本家,民营企业家从诞生之日起,就与执政当局之间存在着一条天然的鸿沟,政府从来不让他们分享政治权力,为了笼络人心,政府允许一些民营企业家担任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但从不允许他们进入党的委员会,不许他们进入权力核心,不能参与大政方针的决策,而且,他们在人大与政协里面,也远远不能构成多数,更何况人大与政协只是徒具形式的橡皮图章。
    
     现存的政治制度不允许民营企业家成立独立的政治组织,所谓的企业家协会只不过是政府的附庸与花瓶。当民营企业家遇到困难、受到伤害的时候,没有任何组织来保护他们,也不能为他们申张权力。
    
     面对日益严重的腐败现象,民营企业家的处境将更加艰难,面民营企业的失败所导致的经济振荡必将会引发潜在的社会危机。
    
     独光达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11/2011111516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